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7-25 21:00:00 2313667

王轩茗.“没用”的大学

燕园春秋
Advertisement

前些日子,某一网红因发表了“大学无用论”后议论四起。该网红直接将读大学的目标定义为只是单纯为了赚钱,倘若不读大学也可以赚钱,那读大学也将失去其意义,其昂贵的学费亦是一种背道而驰。此言一出,立刻出现了众多拥护者以及批评者,但以笔者所见,这种观点虽非笔者所认同,但有它存在的理由,所以笔者选择尊重其存在。

在笔者接受教育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总是听见家长对孩子们说:“你看/读/玩/做这些又没有用,不要浪费时间”。由此所联想的“大学无用论”,发现了一体成型的、对万物可用的二分法──能赚钱就有用,不能赚钱就是无用。这两者之间惊人的相似,似乎透漏着我们教育体制之下的一种“怕丢脸”的心理状态:读的科系要能赚钱、读的大学要有名气、做的事情要能帮助未来铺路,经不起一丝一毫精力以及时间的浪费,否则就会被嘲笑。

这种二分法是如何产生的?在我看来,答案只有一个,即在于大多数人认同的“成功”或者“好”的衡量标准。在该网红的言论里,其衡量标准是赚钱的能力。同理,若在教育里探讨二分法,毫无疑问,“成绩”便是定义“成功”或“好”的衡量标准。在这种定义之下,世俗简单粗暴地把万物分为两者,即有助于达到成功与否,从而判断该举动为有用或者无用。

对于世俗而言,大多数人的价值取向才是“正常”的,乃是“大道”,除此之外的皆为异类。但事实上,生而为人,有不同的思维方式,正所谓“一种米养百种人”,每个人潜意识中都会坚持自己所信的为真理,甚至试图鼓励周围人与自己拥有同样的信仰,以成为自己生活圈子中的“大多数”来证明自己的正常。

如此一来,谁能够确保自己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不是少数派?以教育为例,是否全人类都可以精于算数?抑或精于吟诗作对?恰恰因为这一种无法得知自己是否为少数派的缺陷,才又有为了确保自己无论何种时候都得以抒发价值的主张出现,从而确保所有族群的存活以及公平性,并在此基础上确立了多元社会的重要性。

人类社会的运行方式发展到了超出基本生存的意义,便如同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所提及,加入了许多超出物理层面的心理层面上的元素。正因为加入了各种人所追求的不同价值取向,才导致了现代社会在任何事情之上其实都难以直接判定人事物的对错。古时候人们所认为的理所当然,也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基于新的考量因素而被颠覆了。

回归课题,教育的意义到底为何?它决不能是为了让学子们学到所谓“有用”的知识,而是培养出可以从更多方面以及更深层面去决定他们想要的未来的一群人。这一群人没有被任何传统框架束缚,他们有青春做后盾,去表达诉求,去形塑下个时代的价值观;用他们“离经叛道”的思想,在尊重与包容的出发点上,去创造属于他们自己的理想社会。从这个角度出发,教育不仅仅是学府才能够提供于你的,而仅仅象征了更好的资源所在。得不到这个资源不代表你不能从社会中获取,得到了这个资源也不代表你终将高人一等。

敬所有大学生与非大学生,以多元的角度看待并尊重世间万物。尽可能不放过从万物学习的机会,感恩自己遇到的见到的一切塑造成今日的自己,才更能不负此生吧。

作者 : 王轩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5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