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娱乐

2020-07-28 08:00:00 2314717

大马动画电影为何成功(下)立足本土市场·奖项加持后盾搭桥世界

娱文热
Advertisement

《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是有幸角逐《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片”的32部影片之一,为大马动画片写下新的里程碑。
《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是有幸角逐《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片”的32部影片之一,为大马动画片写下新的里程碑。

报道:谢丽芬

对一部动画电影而言,奖项与海外市场是否相辅相成?一部电影的票房成败,需要有怎样的市场计算?

马来动画电影《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BoBoiBoy Movie 2》和《Ejen Ali》在大马缔造骄人票房后,便有条件去谈海外卖埠市场,如果再有国际奖项加持,更为电影加分。但也有部锁定中国为主要市场的动画《影子王》,尚未制作就在中国创投得奖连连,进而和中影动画产业有限公司签约,合拍这部宣扬皮影文化的3D动画电影。

《BoBoiBoy Movie 2》出品人纪勇彬表示,“如果电影在本地都不卖座,叫海外观众怎样相信你?”《Ejen Ali》导演乌沙玛再益雅新则表示,“希望我们的制作被更多人看到,像是成功打破语言、文化隔阂的宫崎骏日本动画,或者是今年扬威奥斯卡的韩国电影《寄生上流》。”

《BoBoiBoy Movie 2》生存之道控制成本

大马动画电影《BoBoiBoy Movie 2》陆续被俄罗斯Laurus影展、意大利佛罗伦斯影展及2020年纽约动画电影奖认可。
大马动画电影《BoBoiBoy Movie 2》陆续被俄罗斯Laurus影展、意大利佛罗伦斯影展及2020年纽约动画电影奖认可。

■《BoBoiBoy Movie 2》

得奖纪录:

2020年俄罗斯Laurus影展“最佳海报”和“最佳预告片”

2020年意大利佛罗伦斯影展“最佳动画电影”(入围)

2020年纽约动画电影奖“最佳动画电影”(入围)

Animonsta Studios首席运营官纪勇彬表示,2016年的《BoBoiBoy: The Movie》上映时收1600万令吉票房,“我们电影上映的前一个星期有《Zootopia》,下一个星期是《功夫熊猫》,他们都有1200万票房。”他表示,当时曾亲眼目睹小朋友要看《BoBoiBoy》,父母却硬把他们带去看《Zootopia》。“如果没有这两部动画电影前后夹攻,我们的票房能否多出600万呢?”

后来他们在《BoBoiBoy Movie 2》上映前特地“计算”,不要夹在动画片中间。他更指生存之道就是控制成本,“因为我们没投资者,都是单打独斗,甚至连政府资助也不拿,要证明可以自给自足。”结果《BoBoiBoy Movie 2》大收2957万令吉,“我们花了10年时间在大马建立强大基盘,《BoBoiBoy 2》成本是700万令吉,票房收逾3000万令吉,一半给了戏院,缴交娱乐税20%,能拿回800万令吉,能赚钱已是奇迹。不用靠海外市场,已可以自给自足。”

《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
报名奥斯卡入选32部初选作品

《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动画影展摘下“最佳电影奖”,打败很多欧美动画,才让Les' Copaque公司董事经理布哈鲁汀兴起报名奥斯卡的念头。
《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动画影展摘下“最佳电影奖”,打败很多欧美动画,才让Les' Copaque公司董事经理布哈鲁汀兴起报名奥斯卡的念头。

■《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

得奖纪录:

2019年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动画影展“最佳电影奖”

2019年北京《金翼奖》年度最佳动画奖

2020年《第92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动画片”(初选)

Les' Copaque公司董事经理布哈鲁汀(Haji Burhanuddin)表示,大马首部3D动画电影《Geng: Pengembaraan Bermula》2009年2月推出时,票房意外大胜同期开画的2部奥斯卡提名电影《贫民百万富翁》 (Slumdog Millionaire)和《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那年共收620万令吉票房,成为当年的大马电影票房冠军。

《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去年9月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国际动画影展(简称ANIMAZE)摘下“最佳电影奖”,打败世界各地共65部动画电影。布哈鲁汀表示,“我从来没想过报名奥斯卡最佳动画,但看到我们在ANIMAZE打败的动画电影都去报名奥斯卡,证明我们的水准不差,才临时决定报名,还特地派两名员工到洛杉矶交作品,最后成功入选32部初选作品,让我们觉得很骄傲。”而电影原本排期3月在中国上映,因为冠病疫情已无限期押后。

拓展更大市场 撒播大马动画种子

《Ejen Ali》代表大马成为越南ASEAN Film Week 2020入选电影,并于7月20日在河内、23日在砚港和24日在胡志明市放映。
《Ejen Ali》代表大马成为越南ASEAN Film Week 2020入选电影,并于7月20日在河内、23日在砚港和24日在胡志明市放映。

■《Ejen Ali》

意大利Cartoons on the Bay-Pulcinella Awards最佳动画片(入围)

越南ASEAN Film Week 2020入选电影

乌沙玛再益雅新对于《Ejen Ali》能成为史上最卖座大马动画,甚至赢了“前辈动画”《Upin & Ipin:Keris Siamang Tunggal》和《BoBoiBoy Movie 2》颇感意外,“因为观众多数会对续集电影比较有信心,像是《Munafik 2》、《Hantu Kak Limah》等等,我们上映时还遇上《冰雪奇缘2》(Frozen 2)、《野蛮游戏: 全面晋级》(Jumanji: The Next Level)等强片前后夹攻。”

乌沙玛再益雅新表示公司很幸运,创业作就有首要媒体集团支持,他不追求奖项,反而希望开拓更大市场。“《Ejen Ali》已在印尼、新加坡和汶莱上映,希望还有机会在其他国家上映。”并希望10年后,除了《Ejen Ali》,公司还有其他成功的IP,制作能被更多人看到。

《Ejen Ali》去年底在大马上映时,一度强压《冰雪奇缘2》取得票房冠军宝座,但后来累积票房还是不比《冰雪奇缘2》,只能成为最卖座大马动画,却无缘成为大马史上最卖座动画电影。
《Ejen Ali》去年底在大马上映时,一度强压《冰雪奇缘2》取得票房冠军宝座,但后来累积票房还是不比《冰雪奇缘2》,只能成为最卖座大马动画,却无缘成为大马史上最卖座动画电影。

《影子王》创投期间已先在国际载誉

■《影子王》

2019年康城影展“首届龙跃计划”10大中欧重点电影

《第9届北京国际电影节2019》“一带一路北京电影节创投人奖”、“蓝海创意奖”

2019年《第8届国际原创动漫大赛》丝绸之路国际艺术节《新光奖》“最佳创业奖”

马来西亚平衡点影业有限公司2009年曾帮Disney Buzz制作,一度轰动大马,董事长陈玉基表示,“我们合作了4年,从前期到制作,每年更新合约。”后来他们和韩国公司合作《DDee》,觉得动画有市场,就跟芬兰公司合资开Anima Point,《愤怒鸟》(Angry Bird)、《Lego:Star Wars》都曾获提名。“一部动画经常有十多家公司参与,我们多是做前期制作。”但他表示,公司至今最有成就的作品是《影子王》。

陈玉基表示,《影子王》在创投期间就一直在国际上拿奖,“有了海外市场肯定,希望上映时能取得骄人票房,向《哪吒之魔童降世》看齐。”他们去年7月已和中影签约合拍《影子王》。这部耗资1亿人民币(约6000万令吉)的电影将动员400至600人投入制作,预计将于2022年底上映,大马会承制60%后期制作。

陈玉基(左)和平衡点影业首席营运员兼《影子王》监制韩俊发很高兴《影子王》在海外得奖连连,并指这部中马合拍动画会有60%在大马后制,希望上映时的票房能向《哪吒之魔童降世》看齐。
陈玉基(左)和平衡点影业首席营运员兼《影子王》监制韩俊发很高兴《影子王》在海外得奖连连,并指这部中马合拍动画会有60%在大马后制,希望上映时的票房能向《哪吒之魔童降世》看齐。

价钱有竞争力优势

身为马来西亚影视后期和动漫制作协会会长的陈玉基表示,“和其他国家的动画市场相比,我们的优势是价钱比较有竞争力。很小部分的《哪吒》和《姜子牙》是由马来西亚团队承制的,但我们只是代工,不是制作,而且我们会双语,容易跟欧洲国家和中国沟通,在大马制作的电影也会获30%政府回扣奖励。”

说到去年3部马来动画的票房一再被刷新,他表示,“代表马来西亚动画电影有市场,也可以给观众多一个选择。”他更道出宣传发行的重要性,“要做大马、中国,还是好莱坞市场,都有不同的市场定位。有些人是把电影做好才来宣发,但我的建议是先把宣发做好才来制作,否则不只对投资人不负责任,也会让观众失去信心。”

纪勇彬表示他们制作《BoBoiBoy Movie 2》时特地不找投资者,也不拿政府资助,以证明可以自给自足,结果电影大收2957万令吉,而生存之道就是控制成本。
纪勇彬表示他们制作《BoBoiBoy Movie 2》时特地不找投资者,也不拿政府资助,以证明可以自给自足,结果电影大收2957万令吉,而生存之道就是控制成本。

■结语

积累滋养方式绘梦大马动画成长

大马动画看似前途无量,乌沙玛再益雅新却表示,“不要以为动画市场大好而进场,除非你有满怀热情。”他指大马动画还在成长期,虽然大马有约100多家动画公司,但能突围的不多。纪勇彬则表示,“我有梦想要把大马的动画带给全世界,但这是马拉松式的长跑,可能我死了也看不到成绩。”陈玉基则表示,“马来西亚的市场不大,生存之道是打开国际市场,所以获得奖项肯定很重要。”而大马动画市场的风光是否只是一时好景?还待这些动画耕耘者继续努力经营,让大马动画绘出美丽天空。

作者 : 谢丽芬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28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大马动画电影为何成功(中)‧海外电视网络基本盘叩开世界的门

    2020-07-27 07:00:00

  • 大马动画电影为何成功(上)‧入屋累积观众群‧画出视觉梦想

    2020-07-26 09:3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