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专题

2020-07-30 07:00:00 2315454

【职场性别歧视/01】女人30的职场困境

焦点
Advertisement



逆龄女团选秀《乘风破浪的姐姐》找来了30名30岁以上的女演员与女歌手参与选拔,最终选出5人组成大龄女团再次出道。

这场独树一帜的选秀,因参赛选手有早已名成利就的影视明星如宁静、张雨绮、万茜、锺丽缇、伊能静、黄圣依等人,一度成为广受瞩目的综艺节目。

然而其他选手更多的是高不成低不就,要不就是从未被关注过的艺人,事业不顺加上由于年龄的问题,面对转型和欠缺机会的尴尬。

无论这节目是否高开低走,却成功引发了30岁以上女性在职场上因性别和年龄遭遇的瓶颈相关讨论。

当我们深入地探讨,会发现许多女性在30岁之后遇到的职场困境,也许可能是早就在童年时期埋下的种子,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根发芽,最终成了横亘在我们眼前难以跨越的大山。

●报道:本刊 叶洢颖
●图:本报资料室、受访者提供

在正式进入话题之前,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

国家统计局2019年第三季度的报告指出,目前我国人口有3263万人,男性为1685万人,女性则是1578万人,男女的比例维持在107:100。

而根据马来西亚人力资源部在官方网站公布的2019年数据显示,我国劳动力是1507万3400人,其中920万2400人是男性,女性占了587万1000人。

该部门依据工种比如管理层、专业人士、工程师、行政类等等分类计算,先映入眼帘的是在企业占据金字塔顶的“管理层”一栏,担任高职的男性53万2800人,女性仅仅16万1700人。

再看“学历”一栏,拥有大学学位的男性占96万3800人,女性却是106万9700人。既是高学历人群中人数较多的那一方,为什么位居管理层的比例差距那么大?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蒙纳士大学艺术与社会科学学院性别与宗教研究助理教授雪伦.亚邦表示,职场性别歧视的问题一直存在。

进入2020年,男女仍同工不同酬

在2020年,世界各地包括马来西亚的女性还在争取同工同酬。所有的歧视甚至在面试一份工作之前就开始,称之为制度性别歧视(institutional sexism)。

“尤其是当你是年轻的女性,(面试时)会面对很多不恰当的问题,(比如)结婚的意愿,会预测所有女性是异性恋,都要结婚生子,企业会视女性为累赘(Liability)。”

她说,社会将育儿以及护理长者或患者视作女性的责任,每当需要一个人放弃工作或做兼职以回归家庭时,女性多数是辞职或兼职的那一方。

“我们正在争取90天产假。但是养育孩子不是3个月的事情,女性会用3至5年来照顾孩子,当她们回到职场时会遭遇到雇主的歧视,在一些特定的领域会被问到‘你已经跟市场脱节’诸如此类的问题。”

换言之,若非某些特殊领域的人力资源非常匮乏,对于回归的女性表示欢迎,否则许多女性将因生儿育女而导致履历上出现3至5年的空档,再就业并不容易。

于是,我们仿佛已经找到为什么30岁以上女性职业瓶颈以及女性高管比例不高的原因。

让女孩留在学校的时间长一点

雪伦指出,除了职场歧视,女性还面对性骚扰,这得追溯到女性的成长过程被灌输的价值。

“女孩在成长过程中,经常会被告知你该怎样才是好女人?一个正经的女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如果带入宗教因素,情况会更恶劣。”

针对妇女及家庭部副部长西蒂再拉提出必须重新检视前朝政府禁止童婚的计划,是否意味着我国的女性权益和儿童权益倒退?在电话另一端的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我认同你的说法。

“在国家的层面是很重要的,其实政府有实行的责任。最重要的是性别主流化,性别歧视、性别刻板印象等等问题是横跨各个政府部门如财政部、交通部,尤其是涉及劳动力的人资部等全部政府部门,这不仅是妇女部的问题。

“但你会发现他们部门之间是有‘鸽子洞’(pigeonhole)的,会认为只要跟女性相关的,都归于妇女部管理,这是不对的。女性的课题不只是女性的问题。”


“童婚”这一课题,一直是社会难以愈合的伤痛,这一切源于重男轻女以及养育方式的观念。

“男童会获得更多的食物,能接受更高的教育而不只是基础教育。我们知道教育(程度)还是在职场上竞争的最有力指标。你中五毕业、初三毕业,或是从未上过中学,你很难找到好工作,终其一生都在挣扎求存。这些都是息息相关。”

雪伦叹道,一名女童怎能在年幼的时候结婚?到底社会通过女孩传递什么讯息?

“因此有人提出一个非常聪明的口号,就是:让女孩留在学校的时间更长一点。因为当女孩受教育程度高一点,就能得到较好的工作机会。但那些企图将女孩们早早推入婚姻的人,并没想过让女孩成为劳动力,只想她们终生成为全职妈妈和妻子。”

这样的结果将会导致女性更弱势,失去生存技能的她们,变成只能依赖别人尤其是丈夫而生的菟丝花,继而提高沦为家暴受害者的可能。

“当你的经济来源依靠丈夫,即便是生活在一个家暴的环境或婚姻,也不敢轻言离开,因为你没有别的选择,没有接受足够的教育,无法找到工作。”

然而,女性无法加入职场,仅是女性的困境?

根据上述人资部的数据显示,我国的劳动力是1507万3400人,大约占我国总人口的三分之一,倘若女性全数回归家庭之后,这巨大的劳动缺口该如何弥补?

此外,雪伦提到,好几份研究显示许多男孩会选择放弃学业,女孩则继续在大学深造,但一些学校依然会出现男女失衡的情况。

“从全球的角度来看,好奇是孩童的天性,他们会问很多问题,无论是男孩或女孩。但为什么女孩长大后看起来会对科学失去兴趣?女科学家取得额外研究经费的几率比较低?”

遥远的平权之路

雪伦反问一连串问题,当家庭需要其中一方全心照顾,绝大多数放弃工作的会是谁?当家庭经济能力有限,教育资源大多会倾向谁,谁是会被牺牲的那个?

当家庭聚会,需要到厨房帮忙,平日做家事的是谁?无论是何肤色、宗教、种族、胖瘦,走到街上被实质或口头性骚扰比较多的人又会是谁?


雪伦.亚邦指出,那些企图将女孩早早推入婚姻的人,并没想过让女孩成为劳动力,只想她们终生成为全职妈妈和妻子。
雪伦.亚邦指出,那些企图将女孩早早推入婚姻的人,并没想过让女孩成为劳动力,只想她们终生成为全职妈妈和妻子。




“这些你看起来都是小事,大家都不会去质疑的小问题,但其实都是紧密相关的,包括为什么童婚的女童会比男童要多等等,这些都是歧视。”

这种性别歧视在世界各国都不鲜见,哪怕是发达的欧美国家依然有同样的工作。同样的时长,却因为性别而出现薪酬不对等、女性高管比例少等等问题。

由此看来,平权之路道阻且长,我们何时才能到达彼岸?



延伸阅读:

【职场性别歧视/02】当个乘风破浪的姐姐

作者 : 叶洢颖(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7-30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当铺前世今生/01】当铺看尽人生百态

    2020-07-23 07:00:00

  • 【看见清洁工人/01】僱主频换 他们成了永远的“资深新人”

    2020-07-18 11:06:00

  • 【网剧驾到/01】网剧在发烧

    2020-07-09 06:00:00

  • 【了解医疗垃圾/01】医院如何分类医疗垃圾?

    2020-06-25 06:00:00

  • 【MCO期间家暴不曾歇/01】外有病毒,內有暴徒 Stay Home ≠ Stay Safe

    2020-05-14 07:0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