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专题

2020-08-06 07:00:00 2319728

【窥看国家动物园兽医部/02】最能体现大马多元文化的兽医部团队

焦点
Advertisement


国家动物园的兽医团队。左起黄立凯、末纳因南利、苏海丽莎及卡薇达。
国家动物园的兽医团队。左起黄立凯、末纳因南利、苏海丽莎及卡薇达。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辛柄耀
●视频:本刊 林芷桑

国家动物园兽医部从1963年一开园就已经设立,不过当时没有驻院兽医,直至1969年才有驻诊兽医,从开始的1位,扩大至目前的4位,现任的兽医总监末纳因已经在动物园服务20年。

这个队伍体现了大马多元文化,集合了3大种族。4位医生中的华裔医生黄立凯,在兽医系毕业后就来应征当动物园兽医,最感兴趣的动物却是冷血动物。

采访当天,他刚好要为一条蟒蛇抽血化验,还笑问记者:“没有看过蛇抽血吧?”

他解释,蛇的血管很小,不如人或其他温血动物般可以从皮肤上看到血管,所以要为蛇抽血的话通常都是从靠近肛门的血管抽取,并且要看运气,不可能一次就成功。

果然他试了几次之后,才成功看到针管里有血流入,但也无法注满一支针管,因为这不是一条大蟒蛇,抽血量不能太多。

在动物园工作,最挑战的治疗工作是什么?他说:“帮动物麻醉。动物是很敏感的,看到我们拿着麻醉枪就会四处躲避或乱窜,让我们难以瞄准。所以我们自制了一种麻醉枪,用一支塑胶管做枪管,把上了麻醉药的针筒用口吹出去,犹如土著用来捕猎动物的工具。

“麻醉药的分量是根据动物重量決定,我们会根据记录来计算。如果不确定就会问照顾动物的饲养员意见来用药。这看起来好像不难,但一点也不容易,很考个人的肺活量,肺活量大,针才能射得更远,刺入皮肤、身体。”

不过,为了预防一些突发状况,兽医组也配备真枪麻醉枪,如动物受伤或动物逃离笼子,就必须出动麻醉枪来控制情况。

在旁的卡薇达马上说:“幸运的是,至今都没有发生过这种突发状况!”

饲养员韩旦熟练的捉起小蟒蛇,让兽医抽血。
饲养员韩旦熟练的捉起小蟒蛇,让兽医抽血。



抽血之前必须帮它冲洗。
抽血之前必须帮它冲洗。



黄立凯在苏海丽莎协助下,帮蛇抽血。
黄立凯在苏海丽莎协助下,帮蛇抽血。



黄立凯说,帮蛇抽血要在靠近它肛门的部位抽,而且也不是一次就成功。
黄立凯说,帮蛇抽血要在靠近它肛门的部位抽,而且也不是一次就成功。





动物园里最聪明、狡猾的动物──人猿

除了麻醉枪之外,在手术室内有几个百宝箱,工作人员每天都必须检查,确保里面的急救药物及配备在用后都有补给,以便发生状况时兽医拿着箱子就出诊。每个箱子的重量约10公斤。

卡薇达说:“以前我们接到动物受伤或出状况的通报,提了箱子就马上走,是跑着去的那种。动物园的范围很大,我们都是用对讲机沟通,用最快的速度跑过去,少点力气都不行。现在比较好了,接到通报我们坐电动车去。”

黄立凯对冷血动物特别感兴趣,蛇就是其中一种。有次两条蛇打架,其中一条被咬伤,必须马上治疗。

“要治疗就必须麻醉,但蛇被麻醉后是不会呼吸的,因为它没有横膈膜,所以在麻醉后要不断按它心肺,帮它做人工呼吸,必须两个人一起做,麻醉药也要算得很精准。”

他觉得,冷血动物跟常接触的哺乳动物很不一样,无论是食物或治疗方法,这些在一般兽医诊所很少机会接触到。

相反的,他对大家都认为非常可爱的大型动物,如大象、长颈鹿、熊等“有些害怕”。

“站在大动物旁边或者下面,都会有压迫感,如大象,担心它一脚踩下来。我曾经被长颈鹿踢过一脚,幸亏只是小长颈鹿,但也很痛!”

如果选最聪明的动物,黄立凯说:“人猿,它很聪明,即使我们已经把麻醉枪藏在身后,但它也知道,所以一看到我们就会把手脚缩起来,躲在身后,不让我们吹针。再不然它还会装死,假装已经被麻醉了躺在地上,等我们上前时就捉弄我们,所以它绝对是动物园里最聪明、狡猾的动物!”

谈到难忘的治疗个案时,他说:“有一次一只浣熊打架受伤了,开始以为是皮外伤不以为意,过了一段时间后却发炎,不吃不喝一个星期。当时为了医好它,真是出尽法宝,给它爱吃的食物,它碰都不碰,我跟饲养员想尽各种方法去逗它,帮它治疗,足足两个星期后它才肯吃东西,然后慢慢康复。”

他认为,动物园兽医最大的挑战,就是必须训练有素,因为在这里要医的不是一般的家宠。

“给老虎、海狮、蛇抽血,给动物麻醉,都必须经过训练后才可以下手去做。这些知识在大学或其他地方无法学到的。每次医好一些难治的动物时就会感到很有满足感。”

百宝箱里面装的都是药物、工具,接到通报需要治疗动物时,兽医们提了箱子就马上走,所以经常都要检查药物及工具都已经重新补给。
百宝箱里面装的都是药物、工具,接到通报需要治疗动物时,兽医们提了箱子就马上走,所以经常都要检查药物及工具都已经重新补给。



苏海丽莎展示他们所使用的麻醉枪。
苏海丽莎展示他们所使用的麻醉枪。



黄立凯示范如何使用自制麻醉枪。
黄立凯示范如何使用自制麻醉枪。



【视频】最能体现大马多元文化的兽医团队!

延伸阅读:

【窥看国家动物园兽医部/01】发现兽医部秘密基地
【窥看国家动物园兽医部/03】鸟便秘了要怎么医治?
【窥看国家动物园兽医部/04】瘦狮子Manja,名副其实的娇宠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6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不打扰旅游/01】生态旅游真的对动物好吗?子非鱼,焉知鱼之恐惧?

    2020-04-22 10:02:00

  • 【不打扰旅游/02】保护生态环境=保障未来 珍惜马来西亚的美

    2020-04-22 10:02:00

  • 【动物保育之一】野生动物濒临绝种,保育别太迟

    2020-03-26 07:00:00

  • 【河流治理之一】美丽河流污不停

    2020-03-19 07:00:00

  • ​【珍奇宠物之一】养宠物之道Ⅰ:不因珍奇而饲养

    2020-03-05 07:00:00

  • 【你还在翅吗?之一】鲨鱼的口VS人类的嘴 有鳍者最悲催

    2020-01-01 07:0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