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8-05 20:00:00 2319867

黄大志.华人心系“祖国”的反思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中国的崛起,正在快步赶超全球第一强大的美国,令海外一些华人异常亢奋、挺中情绪高昂不已。大马大部分华人属第三到第五代的移民后裔,祖辈等不到的,而这一代终于等到了,世代长期的精神寄托即将实现,能不亢奋吗?

在亢奋之余,某些华人不顾自己是大马公民的身分,甚至支持画到沙巴和砂拉越海岸边的中国南海九段线。你问为什么,他们也说不出理由,只能说中国说是它的,就应支持,还说大马马来种族主义分子欺负华人已经到头了,支持中国就是希望强大的中国会帮助我们华人出这一口气。

笔者认为上述这类华人只代表极少数,而且思维属于较偏激、情绪化以及看事物较为片面而不看全局的人。然而,这些极少数的人,却代表了一个思潮。在国际事件发生危机的关键时刻,这个思潮可能会产生羊群效应,影响其他大多数的华人。为了我们华社能接触到一个较为宽阔的视野并取得反思,我想说一说德国日耳曼民族的一段历史故事。

熟悉欧洲民族史的人都知道,日耳曼民族在公元4到6世纪的两百年间曾发生民族大迁徙。其起因有二,一是4世纪末匈奴人后裔对其东部领土的侵袭,避而逃亡者众多。二是罗马奴录制帝国国势开始衰弱,散居罗马帝国境外的日耳曼各部落乘机侵占帝国领地,扩充领土和畜牧经济。但是泛日耳曼民族并没有中华大一统那样的思想,他们逐步建立了一系列封建制国家。除德意志外,其他像奥地利、荷兰、瑞士、丹麦、瑞典等向来都拥有自己的国家主权,并不臣服于较强大的德意志联邦帝国。此外,在德国的东部和东南部,日耳曼民族一千多年来也零星的移居到其他东欧国家和地区,因为聚族而居,基本保留了自己的民族特征。

纳粹德国在欧洲发动二战侵略战争时的策略是,对拥有主权的日耳曼民族国家,采取强行吞并或武装占领,保持中立的瑞典和瑞士除外。对散居东欧和苏联的日耳曼族,纳粹则尽量拉拢他们的支持。在俄国,18世纪中叶有一大批日耳曼人应沙皇的邀请,迁入伏尔加河流域以遏制来自东方的鞑靼人。除了俄国,日耳曼人也有相当人数移入罗马尼亚、匈牙利、捷克和巴尔干半岛。位于捷克境内的苏台德山区,11世纪开始大量移入了日耳曼人,并成为捷克境内的一个大利益集团。他们通常是商人、以技术见称的工匠,一般比当地人富裕,文化水平也相对较高。

希特勒开战的时候,鼓吹大国崛起和宣扬日耳曼民族优越论,不少东欧的日耳曼族人被吸引进入纳粹德国的第三帝国梦,参与纳粹党和军队镇压其他的民族。1938年,当希特勒强迫捷克割让苏台德区之后派兵进驻时,该地日耳曼族人曾经列队热烈欢迎。但好景不长,1945年德国战败,东欧日耳曼族人开始遭受所在国的迫害和逼迁行动。

决定二战后东欧日耳曼族人命运的是1945年美苏英三巨头举行的两个会议:“雅尔达会议”和“波茨坦会议”。“雅尔达会议”美英和苏联议定各自战后划分欧洲的势力范围。针对苏联史达林提出重新划定德国东部领土疆界和东欧势力划分的要求,鉴于苏联红军大军压境,美英为避免另一场毫无胜算的战争,不得已接受了苏联的多项条件。其中之一就是德国东部的大片领土将被划入波兰版图,而波兰东部部分土地则归苏联所有。

“波茨坦会议”发表了一项宣言,宣告东欧日耳曼族人必须遣返德国本土,但规定迁返应以有序的、人道的方式执行。宣言虽然没有明确说明遣返原因,但历史学者普遍认为有三个因素:即惩罚日耳曼族人与纳粹德国的合谋、杜绝日耳曼族人今后成为“第五纵队”的可能性,以及史达林视日耳曼族人对苏联掌控东欧各国会造成一种障碍。

这场人口大迁徙规模浩大,进程也非按照宣言规定有序或以人道方式展开。较文明的捷克人尚且冷酷无情,其他国家的情况可想而知。原本定居在捷克苏台德地区的300多万德裔人,在二战期间曾有35万人加入纳粹军队,在驱逐后只剩3万人!根据1950年迁徙后的统计数据,估计有1200万日耳曼族人被驱逐出境进入德国,估计50万人途中遇害。到达德国境内时除了少数幸运者之外,迁徙者可说一无所有。由于纳粹德军在侵略苏联期间曾干下种种的暴行,苏军的报复行为可说是最残酷的!

波兰驱逐的德裔居民主要是划入其新领土内的600多万人。曾加入德国进攻苏联的匈牙利和罗马尼亚,分别驱赶了62万和78万德裔人,幸亏反德情绪不高,遣返工作较有秩序及带和平氛围。另外前南斯拉夫也约有50万人被遣返。18世纪迁入俄罗斯伏尔加河畔的德裔人命运最悲惨,他们被放逐哈萨克草原之后,任由自生自灭。由此看来,部分德裔人参与了纳粹对犹太人和斯拉夫人的暴行,但随后也成了暴行的受害者。这些境外德裔人到了战后一片凋零的德国,得适应新环境,学习德语和改变生活习惯,不过他们的到来总算弥补了德国二战期间大量的人口损失。

德裔人二战后的命运给大马华人留下了一段历史故事和启示。但必须澄清的是,笔者引用德国纳粹党当权发生过的战乱以及战后日耳曼族人被逼迁离家园,纯属巧合,并无影射中国执政党的含义。文章要强调的重点是,历史像一面镜子,它能反射过去,也能照耀未来。在未来还没降临之前,人们应该追朔历史,反思过去,尽可能的回避未来的不幸!

在此呼吁华人政党与华团领袖在大马种族主义压迫下维护华人利益之余,应放眼世界和理性的看清国际形势。在放眼世界的当儿,不能只看到中国呈现的商机,而是以大马各族和谐相处的未来和共同利益为根本思路。同时,在促进和加强华人的本土化意识、划清中国和自己国家马来西亚的界限方面,肩负起提升和教育华人本土公民意识的重任。

作者 : 黄大志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05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黄大志.政治走进了没道德原则的胡同

    2020-03-07 07:40:00

  • 黄大志.政客风云与马来人主导政府

    2020-02-29 07:50:00

  • 黄大志.华人的面子文化

    2020-01-12 07:5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