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旅游

2020-10-11 09:45:00 2329368

【也门】​一千零一夜,“也门”芝麻开门

旅游
Advertisement

夕阳西下,一缕金光在西边出现,映红的城墙创造出永不褪色的惊艳,萨那方圆一平方公里丝毫都看不到一栋现代式建筑物。
夕阳西下,一缕金光在西边出现,映红的城墙创造出永不褪色的惊艳,萨那方圆一平方公里丝毫都看不到一栋现代式建筑物。


很久很久以前,在古阿拉伯的海岛上,有一个萨桑王国,国王名叫山努亚,因发现皇后行为不端而将其杀死。从此,国王认定天底下的女子都一样,为了报复,他开始每天娶一个女子,次日便把女子杀掉。宰相的大女儿为了拯救千千万万的女子,自愿嫁给国王。她每天晚上都给国王讲一个故事,但只讲开头不讲结尾,国王为了听故事的结尾而把杀她的日期延迟了一天又一天。她的故事无穷无尽,一个比一个精彩,一直讲到一千零一夜,最终感动了国王,豁免她一死……

那一千零一夜,大概也讲述了许许多多曾经发生在这块土地上的故事。

“芝麻开门!”我的喊声刚落,也门之门(阿拉伯语:Bab al-Yemen)就应声打开了。在这里,每个人都是阿里巴巴,一声芝麻开门,也门之门任何时候为任何人打开。

我小心翼翼、步步为营地穿越城门。首先,我看到一个广场,老人、男人还有老男人都聚集在这里闲聊,每个人的腰系上都佩戴着一把弯刀(阿拉伯语:Jambiya),犹如四十大盗的头子般怒目圆睁脸露凶光,平台上有小贩摆地摊售卖一些我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手工艺品,喧嚣的叫卖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驮着面粉包的毛驴在貌似阿里巴巴的主人旁辛勤地喝水;背着传统水瓮的卖水人在黑压压的人群里叫卖;售卖阿拉丁地毯的阿拉伯大伯半躺在地上喝茶;裹着头巾的男人们躲在一旁窃窃私语,仿佛计划着一场大掠夺;传统药草的芬芳与刺鼻的香料,在巷子里结合成独特的民间风味,飘荡在熙来攘往的人潮里。

从广场散开有几条小道,几条小道又散开成几条或更小或更大的石道,每一条星罗棋布、纵横交错的大小通道,纷纷被一栋紧挨着一栋的红砖白边楼房给整齐的沿着排开,狭窄封闭的羊肠小道则穿插在只看到高墙的楼房,隐秘的转弯及歧出的便道似乎都隐藏在视线不及之处,待我步步靠拢时才突然显形铺展,然后集结成天底下最复杂的迷宫,堆积如山的金银珠宝和阿拉丁的神灯大概就在某一处恭候。

城里的千家万户,似乎都栖息在一座挨着一座、盖得密不透气的赭红色土房里,方圆一平方公里丝毫都看不到一栋现代式建筑物,单是这里就有不下10万栋古色古香的建筑物,挺拔的宣礼塔高耸入云,可兰经的吟唱,顿时让我坠入中古世纪的时光隧道,时间仿佛瞬间停止,游手好闲的阿拉丁躲在不远的街角处,飞毯在古老的上空呼啸而过,不经意抖落古老传说的尘埃。

也门是名副其实的世界上最原始最古老最传统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度。
也门是名副其实的世界上最原始最古老最传统的阿拉伯伊斯兰国度。
传统农民无法脱离农耕生活,只好把稻田一一搬到自家的秘密花园。
传统农民无法脱离农耕生活,只好把稻田一一搬到自家的秘密花园。
走入萨那老城,如同走入一座童话世界里的魔幻蛋糕城。
走入萨那老城,如同走入一座童话世界里的魔幻蛋糕城。


打开萨那老城时光之门

萨那(Sana'a)不是进入也门的唯一一道门,但萨那老城或许是进入一千零一夜的一道时光门。早在1986年正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的萨那老城,是也门一座历史悠久的活老城,当地居民据说已在城里住了两千五百余年。

在8世纪期间,萨那老城已是阿拉伯半岛上最重要的伊斯兰教传播中心,其中的政治和文化遗产包括上百座清真寺,二十多所哈玛姆(土耳其语:Hamam)和不计其数的住宅塔楼,是名副其实阿拉伯古老文明的发祥地。

萨那据说是埃塞俄比亚语,是要塞的意思,可对我来说,萨那乍听之下更像是一千零一夜里那个机智聪慧的奴婢的名字。萨那老城的市容,比我想像中还要整洁,有着一般穆斯林社区所拥有的生活起居模式,与也门飞沙走石的地貌和贫穷落后的状况有不小的出入。挺拔孑立的楼房一般有6至8层不等,建筑架构在我这个半个外行人看来都大同小异,一般上底楼都是石建的,用来饲养牲畜或作储物房,一楼则是起居室,二楼以上以泥砖建成的楼层一般上是给妇女和孩童举办聚会的大厅,三至四楼是寝室丶浴室及厨房,最高两层则是阁楼(阿拉伯语:Manzar),属于迎客厅,“喀特(注*)聚会”就在这里举行。

眼睛是人类灵魂之窗,窗户则是萨那老建筑的灵魂之眼,厅内的玻璃窗户(阿拉伯语:Qamariyas)由上下两部分组成,下半部是可以自由开关的普通窗户,偶尔会雕上精美图案和细致的花纹;上半部多为月牙式的半圆拱形,窗棱被切割成环形、花瓣形或树叶形,然后镶嵌在五光十色的彩色玻璃上,经过阳光照射,室内即流光溢彩,鲜艳夺目。

正是这些零零散散的窗户设计以及别具一格的几何图案装饰,让萨那老城在散发着浓厚阿拉伯色彩的同时,也呈现出整体的独特视觉特征。每一扇窗户似乎都在讲述一千零一夜的故事,一个比一个精彩,继续感动着每一个登门造访的人。

腰系别把刀,身上彩裙飘。
腰系别把刀,身上彩裙飘。
窗户上的白石膏,勾勒出鲜明的几何线条。
窗户上的白石膏,勾勒出鲜明的几何线条。
位于萨那北郊达赫尔谷地(Wadi Dhahr)的“石头宫”(Dar Al-Hajar),居高临下,孤傲不群。
位于萨那北郊达赫尔谷地(Wadi Dhahr)的“石头宫”(Dar Al-Hajar),居高临下,孤傲不群。


被战火洗礼的国度

红海的波澜,风雨不改地扑打在这快传奇的土地上。

也门这个堪称世界上最原始最古老最传统的伊斯兰教国,是阿拉伯半岛最贫穷的国家,也是阿拉伯半岛唯一一个不被接纳入海湾理事国的国家。被海湾理事国标签为麻烦的邻居的也门,没有因为在1990年的南北统一而走向和平与发展,贫穷和高失业率的民生问题不但长期居高不下,脆弱的南北统一更频频爆发内部战争和部族的武装权力斗争。

风雨的冲刷与战火的洗礼,犹如阿拉伯黑袍般为也门蒙上了一层阴影,让全世界忽略了这个一千零一夜的国度。

一千零一夜前,萨那乃诺亚之子闪姆所创建,是乳香的发源地;一千零一夜后的今天,萨那几乎被嗜血暴君的人类所摧毁,在濒临瓦解的边沿苟延残喘。我搓一搓掌上的神灯,希望万能的灯神马上腾出来,制止这场血流成河的人为灾难,赐予阿里巴巴的后代子孙一个免于杀戮的明天,让关上的也门之门重新芝麻打开,继续为世人娓娓道来那一千零一夜的古老故事……


设在阁楼的迎客厅,是男人聚会的天地。
设在阁楼的迎客厅,是男人聚会的天地。


7座城门中硕果仅存的也门之门,乃重要的历史见证。
7座城门中硕果仅存的也门之门,乃重要的历史见证。


作者 : 陈文俊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1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秘鲁库斯科】丛林深处。白雪底下──记那座耀眼的城与斑斓的山

    2020-06-09 14:09:14

  • ​【巴尔干半岛】斯洛维尼亚●在飞龙之城,探索豪迈的艺术

    2020-06-09 12:31:21

  • ​【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丝绸之路上的一颗明珠

    2019-09-30 07:00:00

  • 【捷克/斯洛伐克】城堡掠影──遥远的历史,瑰丽的建筑

    2019-09-16 07:00:00

  • 【叙利亚】​沉睡千年的幽灵死城

    2019-07-22 07:0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