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8-23 07:20:00 2330010

陈育婷.选秀:资本的游戏?

燕园春秋
Advertisement

选秀一词源于清朝顺治皇帝所规定的,从八旗人家中选秀女以成为妃嫔随侍皇帝或被赐给皇室子孙做福晋(满语译音,夫人的意思)、格格(满语译音,小姐的意思)的制度。在现代汉语语境下,选秀一词的意思是选拔在某方面表现优秀的人。

2018年,中国网络平台爱奇艺推出的网络综艺选秀节目《偶像练习生》为网络选秀带来了现象级的热度。随后,资本尝到甜头,都想在网络选秀里分一杯羹,其余网络平台纷纷推出综艺选秀节目如《创造101》、《以团之名》等,正式开启中国的“偶像元年”。这类网络选秀节目主打养成系,决定选手们去留的角色不再是专业的评委,而是观看节目的观众;实力不再是选秀的首要标准,更重要的是观众的喜爱。

资本的过度介入使得投票方式越来越多样化,购买广告商的产品、分享广告商的页面、登陆与节目合作的APP等都可获取额外投票方式。这些投票方式都直接或间接地为广告商达到宣传效果并带来收益。粉丝看似被捧到“制作人”的位置,可以决定自己喜欢的选手的命运,但为选手们集资投票以获取更高的名次的他们,在广告商的眼里,也不过是“被割的韭菜”。崇拜偶像行为被资本商业化、市场化,粉丝们有所不知吗?笔者认为不是的,但在节目组一直营造的竞争、出道的氛围下,粉丝对心仪的选手能够出道有着强烈热情的这一心理便被催化,即使不参与集资投票,也会参与选手的讨论与节目的宣传。这无形中在为节目免费宣传,赚取社会热度,也是网络选秀节目一贯的套路。

选手的质量、节目的创新与否都决定着选秀节目的质量。就如同EXO张艺兴在《少年之名》节目中提到:“不应该做这个节目,不急这一下。前面淘完那么多波了,哪能出好苗子?” 男女团选秀节目所看重的声乐、舞蹈、说唱,这些都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培养出来的。近几年,尽管娱乐圈市场趋近饱和,节目热度一年不如一年,观众也开始产生审美疲劳,各大网络平台仍旧推出选秀节目。究其原因,资本不愿意放过偶像行业所带来的热度及经济效益,也压根不会在意过多的选秀节目对市场、社会所造成的影响。参赛选手质量参差不齐,有些选手练习生时长甚至只有几个月,这很难不让人将对选秀节目的印象与“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画上等号。选手质量差,节目组便发掘选手实力以外的特点,并在节目花絮或衍生节目里放大,以达到“吸粉”、“虐粉”、“固粉”的效果。

因此,近几年的选秀节目里,选手的实力与人气不是成正比的关系。很多有实力的选手苦于没有镜头早早被淘汰,成为遗珠;也有选手凭借鲜明的人设获取极高人气,因而出道。笔者并没有对后者有偏见,只是对于前者在资本的游戏里,被节目组打着“越努力越幸运”等激励的口号追逐梦想,但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而感到惋惜。这或许就是粉丝对选秀节目付出真情实感的原因,各个选手或多或少都与自己有相似的经历。出于心理及理想投射,粉丝们会在选手身上寻求慰籍,希望自己喜欢的选手能够取得成就,成功出道,这种心理与父母望子成龙的心理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写到这里,笔者想起近年关于选秀节目的操作所引发的大争议:韩国《Produce 101》系列出道成员票数做假,节目制作人因涉嫌黑箱操作被逮捕;中国《明日之子》第一季的导师被节目组要求左右投票对象,导致赛果改变而发生的直播事故。虽然粉丝与观众嘴上说节目组没良心,打算抵制节目,但每当节目更新时,粉丝们还是“乖乖”点开节目,集资给选手投票。一方愿打,一方愿挨。诚然,在节目组及资本的眼里,民意真的不算什么。

笔者不能否认资本对选秀节目的助力,但资本过度的介入(包括操纵名次、恶意剪辑带偏舆论方向等)对于选秀文化的发展无疑是弊大于利的。选秀节目对于观众来说,也只是休闲生活中的调剂品。观众的记忆是短暂的,几个月后,当新的选秀节目播出时,还是会有很多人在屏幕前收看。所以,只要还有你我在观看这一类型的选秀节目、为选手集资投票的一天,这种不良的操作就不会有终止的那一天。


(作者是北京大学元培学院中文方向19级本科生)

作者 : 陈育婷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8-23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