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9-02 21:20:00 2336090

木宫正史.光复节75周年的日韩关系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每年8月,对日韩来说都是“历史”的季节。但这次因受冠病疫情影响,有些不同寻常。对日本来说,6日、9日是广岛、长崎被投下原子弹的纪念日,15日是“终战纪念日”。为什么不叫“战败”而叫“终战”呢?对于大多数日本人来说,或许“战败带来的悲伤”不比“战争结束后的安心”更重要。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韩国对日本是“侵略国”、“加害者”的批评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妥当性,但也请理解对于大多数日本人来说他们也是战争的“受害者”。

对韩国来说,8月15日是“光复节”,是从长达35年的日本统治中解放出来的“节庆”日。总统在“光复节”上演讲已成为惯例,也许是因为冠病疫情的缘故,今年不是在天安的独立纪念馆,而是改在首尔市内东大门设计广场举行文在寅总统演讲。在演讲中,多次提及日韩关系和南北关系让此次演讲也备受瞩目。关于日韩关系,基于大法院判决,近期将实施把在韩日本企业现金化的措施,所以紧张气氛顿时高涨起来。

在疫情危机中,文总统表明无论如何都要由国家来保护追求幸福等个人人权的强烈决心,是一次非常有格调的演讲。关于日韩关系,和去年的演说一样,抑制了对日的批判,虽然表示尊重大法院的判决,但是表示了与日本政府协商让推出能让受害者接受的解决方案的态度。

不过,关于1965年的日韩请求权协定,大法院判决与日本政府的解释仍有很大的分歧,到底能拿出怎样的妥协策略,目前仍不明朗。大法院的判决、请求权协定、受害者的理解,这三个如何并存呢?

日韩两国政府都已经放弃妥协,在政府支持率都急速下降的情况下,有一部人认为,日韩如果谁表现得更激烈,通过动员对外强硬论可以谋求更多舆论支持。日韩政府自不必说,多数派的舆论也是如此,都认为自己才是“正义”,只要求对方让步,自己不应该让步。而且,从日韩双方的媒体报道来看,似乎都欢迎对方政府支持率下降。但是,政府支持率越低越弱化,大胆的妥协就愈加不可能。笔者更想相信日韩两国政府不会做出这种“愚蠢的选择”。

因为日韩没有余地搁置这种状况而不顾。在后疫情时代,面临严峻美中对立局面,身处这种漩涡中的日韩不合作而放任让对立升级,彼此能有更合适的选择吗?

在此基础上,还是期待韩国政府主动采取解决措施。并不是说日本政府的主张比韩国政府的主张更正确。无论哪种说法都有其相应的“正义”。但是,为什么让韩国发挥主导权呢?有两个理由,第一,是韩国大法院提出了与日韩两国政府关于请求权协定解释的不同判决,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想要“改变现状”的是韩方。第二,考虑到后疫情时代美中对立升级局面的外交,韩方将遇到更大的困难。因为韩方需要日方合作的程度远比日方需要韩方合作的程度更大。

在美中对立的夹缝中,日本肯定也会感到为难,但我认为日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做好了“只能跟着美国”的觉悟。虽然我并不认为那是日本唯一的选择。与此相比,韩国的抉择更不容易。必须回避无论选择哪一方,都会遭到另一方打压的局面。韩国建国后,树立了无数丰功伟绩,如何赞誉都不为过。但是,就美中对立带来的困难,只靠韩国一国之力能可否克服呢?特别是在不得不需要美中合作的朝鲜问题上,困难将更大。

着眼于如何让安倍政府和后安倍政府的日本参与韩国的朝鲜半岛和平进程中呢?为此如何说服日本政府和社会呢?以上外交都需要文在寅政府来完成。如果是这样的话,日本政府和社会也应该诚挚地配合。

木宫正史是日本東京大學教授)

Tadashi Kimiya: Japanese-Korean relations on the 75th National Liberation Day

作者 : 木宫正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2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