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地方

2020-09-08 08:05:00 2338892

詹雪梅:炒冰皮,吃白粿

砂专栏
Advertisement


食物,除了果腹,还能喂养情感和记忆。


儿子放学回家,最生死攸关的问题是:“今天吃什么?”,没什么要比吃什么更重要的了。比饥饿更饥饿的那一天,还没等我回答,儿子飞奔到饭厅、厨房探查。一如往常,巡视完毕,最后的一项SOP是打开冰箱,他上下打量一番,喜滋滋地拿出一块厚厚的雪白圆糕,一口咬下。因为经过无数次演练,开冰箱吞食物的过程和步骤已是不经大脑思考的反射动作, 迅速之极。


就在入口的瞬间,涌上心头的喜悦瞬间崩塌,儿子拿着那一块雪白,失望透顶:“为什么这冰皮月饼没味道?”看着缺失了一角(应该是一口)的那一块雪白,儿子他娘瞬间彻底崩溃。


那是白粿!我的知己亲手做的白粿!要切片炒了才能吃的白粿!


我没生吞过白粿,不知其味。据儿子形容,味道清香淡雅,和冰皮相似,只是少了甜味,也硬了些。因两者外形相似,气质相近,若非咬在口里,即使是入口前那一刻,依旧甚难分辨是粿还是皮。如此糊话,虽不堪入耳,但为免伤及一个少年的玻璃心,儿子他娘也只能虚情假意地信了。


在我的记忆里,白粿是除夕夜必备的年菜,小时候不怎么爱吃,觉得没味儿(什么清香淡雅,简直胡扯!),更不明白这平淡无奇的食物,怎就非得在年夜饭里“霸占空间”。但年纪越长,却越发喜欢,尤爱那Q弹的口感和淡淡的米饭香。再后来,才甘愿相信父亲说的,白粿是中国福建省的年糕,从此白粿巩固了它在除夕夜饭桌上的霸主地位。


白粿看似简单,制做过程却是煞费功夫,考气力,也考耐力。首先要将上等好米浸泡炊熟,放入石臼里费劲捣。熟米饭越捣越幼滑,也越捣越黏稠,越捣越吃力。待气力耗尽,接着马上要考验双手耐热度,趁热把烫手米团放在模板上,扣出如小碟子般大小,两三公分厚的圆型饼状,印尼成结结实实的一块块即可存放。入锅前切片拌入肉碎、香菇、葱蒜炒一炒,即是一道传统美食。


据说,经过千锤百炼才成形的白粿,早些年是福建大山里的高端食品和礼品,希罕得很,逢年过节才有得吃。父亲16岁从福建闽清南来,把那一口白粿的记忆也带过来,回不了山里吃团圆饭,只能把乡愁寄托白粿。


然而有机器代劳后,白粿的制做从繁入简,变身成了一片片厚薄,长短相同的便捷包装,泡水软化,即炒即吃,连切片的功夫都省去了。那圆饼状的古早白粿,已不多见。有一年,父亲带我回闽清石鼓仑山上的老家,在乡亲家里惊见一个刻花模板,方中有圆,圆中见花。好奇一问,知是做白粿的模板,我便不客气地带回拉让江畔,成了家中的摆设品。


近年来,到处都流行“古早味”,可古早味啊,寻的岂是食物的味儿,而是融入食物里的记忆,融入食物里的人与事。食物,一旦喂养出了集体情感和记忆,便不再只是吃那一回事,且将在不知不觉中升华成习俗甚至传统。行管令被困在家不能外食的那段日子,人人都瞬间厨神上身,什么佳味美食都变得出来。在我们短暂的人生里,真需要练就一道拿手好菜,未必是为了管住谁的胃,栓谁的住心,而是要喂养属于自己的情感和记忆。


得知白粿不幸被懵懂少年深深误会后,知己灵机一动,有了天降大任的启发,巧手再升级。没多久,送来了浓郁绵滑,香甜可口的冰皮月饼。儿子豪气地大咬一口,独吞一个冰皮后说:“妈,其他的明天炒来吃,呵呵呵……”


这个中秋节,或许该炒一道“冰皮”,Q弹Q弹的,那一道父亲念念不忘,来自福建闽清家乡,喂养他一生记忆,喂养我们半生情感的食物。


(星洲日报。砂拉越。情怀大地。作者:詹雪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08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