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专题

2020-09-17 09:15:00 2341144

【游戏人生/03】从主机→手机→云端,电玩世界风起云涌

周刊专题
Advertisement

电玩游戏没有年龄之别,一位西装大叔碰到一位高中生,即使之间有着世代差距,但也可以因手机游戏搭上话题聊一聊。

拜科技所赐,每个世代的游戏有很大改革,传统游戏画面虽然颗粒粗糙,但每个关卡设计都颇有巧思,隐藏不少惊喜。现今电玩游戏具备华丽景观,逼真的视觉效果。特别是3A级别的游戏巨作更称得上雕琢细节,动用电影叙事手法,注入声色光影塑造各式氛围,供玩家沉浸其中。

身为资深玩家和自媒体人,Wanuxi游戏网创办人林景豪见证了游戏产业变革的浪潮。回想起当初凭着对电玩的热爱开设游戏媒体公司,原以为能有更多时间打电玩,不料事与愿违……

“我后来发现,玩游戏的时间更少了。”坐在对面的林景豪露出笑容说道。他身后恰好有一个中型的置物架,摆满各式超萌的游戏角色模型,当中有他的收藏品,还有好几款限量版游戏主机,比如《Monster Hunter: World》PS4 Pro“雄火龙”限量版主机、Cyberpunk 2077限量版Xbox One X主机,以及一个格外显眼的“人物”,那就是《最终幻想VII重制版》(Final Fantasy VII Remake)主角克劳德骑着重型摩托的手办。

林景豪自小与电玩结缘,如同一般人所想,打机的小孩很容易被挂上负面标签。他倒是从电玩中受益,从《最终幻想》、《格兰蒂亚》、《荒野兵器》和《龙骑士传说》这些游戏当中,提升了自身的英文水准。

7年前,他满腔热忱开创Wanuxi游戏网,仅仅只有他一人埋头撰写关于电玩游戏的资讯。经过3年的独自奋斗,他将对电玩的热爱转换成职业,成立游戏媒体公司。至今已有15名员工专注介绍各式机型种类的电玩游戏、采访新闻、游戏评测,让电玩迷有一个聚集地。

林景豪其中一个任务是要评测游戏,这也是一项耗时耗力的工作。他感叹时间近乎不够用,拿起控制器,操纵角色破关时,心态都与过往大不同。“有时提早拿到游戏产品,4天后要发布评测稿,那几天都要迟睡玩游戏。”他认真算一算,要玩40个小时才可以看到游戏大结局。倘若要完整解锁整个游戏难关,可能要花50个小时或以上。

以前打电玩会被视为学坏,现在父母的心态比较放宽,不会阻止孩子打电玩。林景豪说,道理不难理解,只要不过分,当作是闲时娱乐,玩得刚刚好就可以了,凡事过度都不好。
以前打电玩会被视为学坏,现在父母的心态比较放宽,不会阻止孩子打电玩。林景豪说,道理不难理解,只要不过分,当作是闲时娱乐,玩得刚刚好就可以了,凡事过度都不好。


电玩咖的热情也在变

玩卡机游戏机的孩子估计还记得,当游戏没有读取好,要把卡带拔出来,拿到嘴边大力吹一吹再插回去,一切就会正常。我们俩都笑了,这大概是70后、80后的共同回忆。

“游戏在回忆里是很开心的,但是当你重玩,感觉好像没有想像中这么开心了。”他淡淡地说道。

变化太快,世界会觉得很累;游戏升级太快,玩家会容易失去耐性。以前愿意彻夜通关,凭着执着和激情在游戏中找到满足感。

“假设打怪有1至2%的几率会掉宝物,我会用两三天不断地打,打到跌出宝物为止。现在的游戏,如果几率是1%,我是不会去打。”他坦言,现在玩家心态是考虑时间成本,投资了时间必须看到进度,不能磨耗太多耐性。

昔日很多游戏的特殊装备需要引发剧情或特殊条件才能取得,必须落足眼力解读情节,以完成所学的任务。万一真的找不到,他会上网找攻略,有些网站聚集很多网友的无私分享。后来玩得很投入和认真,用表格统整Best In Slot(BIS),即游戏里面当前最佳的装备配置,比如《暗黑破坏神》、旧版的《怪物猎人》。不全然都要配上顶级装备,有些搭配起来还会减弱能力。他利用表格汇整出各种装备能力、等级、搭配后的效果,逐一实验找出最佳装备。

“以前的游戏真的比较难。”游戏设计师会提高游戏难度系数,成功过关的玩家进而也验证自己的实力,拥有很大的成就感。现在很多玩家一句不好玩,就放弃整个游戏。

游戏模式也有所不同,林景豪依稀记得以前的游戏没有任何补丁,属于百分之百的完成品。现在较多游戏未完成就已推出市场,随后再向玩家发放补丁。他说,现在一套游戏24小时都有人在玩,游戏开放商为了延长游戏寿命,会不断更新地图或推出新副本和活动。

手机游戏变化更大,他必须跟上新型游戏的品类、玩法和内容,比方说多人在线战术竞技(MOBA)的手游《Mobile Legends:Bang Bang》登场后,成为很多玩家的喜爱。接着《绝地求生》诞生,掀起一股游戏风潮,厂商也陆续推出这种大逃杀的游戏。

林景豪展示了Cyberpunk 2077限量版的Xbox One X主机,整体采用机械风格的设计,还模仿掉漆的效果。不过这款游戏还没上市,他补充本地很少人用Xbox主机,大约10个人之中只有1人。
林景豪展示了Cyberpunk 2077限量版的Xbox One X主机,整体采用机械风格的设计,还模仿掉漆的效果。不过这款游戏还没上市,他补充本地很少人用Xbox主机,大约10个人之中只有1人。
《最终幻想战略版》原先是PlayStation游戏,后来登陆PSP掌上游戏机平台。如今粉丝们可在手机付费购买这套游戏。
《最终幻想战略版》原先是PlayStation游戏,后来登陆PSP掌上游戏机平台。如今粉丝们可在手机付费购买这套游戏。


未来,谁主游戏皇朝?

手机游戏会不会取代主机游戏?林景豪毫不犹豫的回答不可能。目前任天堂、索尼、微软3大巨头拥有雄厚的游戏资源和生态系统,各自有自己的粉丝群。每一款主机都有独占游戏,而手游玩家是玩不到这些游戏。

从Steam、Nintendo Switch、PlayStation、Xbox皆有核心粉丝,独占游戏如同一股诱惑力,紧紧勾住玩家的心。没有了这个杀手锏会让很多玩家“出走”,转换别个平台。

“如果Nintendo Switch没有《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精灵宝可梦:Let's Go!》,销售额很可能没这么理想。”

现在市场的目光都集中在手机游戏,手机新品都号称有高性能和高刷新率,让玩家可以玩得畅快。林景豪称,随着手游玩家群逐渐庞大,也意味有可观的营收利润,游戏开放商更愿意投入资源研发新游戏。

早期便有《水果忍者》、《愤怒鸟》,后来出现风靡全球的AR手游《精灵宝可梦:GO》,当时到处可见人们不断刷屏幕,大抛精灵球捕捉珍稀的宝可梦。接着又有另一款AR手游《哈利波特:巫师联盟》面市,利用手势施放咒语攻击敌人,比《精灵宝可梦:GO》复杂得多。

“如果是AR模式,玩家要长时间启动GPS定位和打开镜头,会令手机耗电很快。一开始很新鲜,但后来人们倾向关闭AR模式,背景就变成虚拟的游戏画面。”

如今很多复古游戏入驻手机平台,让玩家重温旧梦,比如《最终幻想战略版》(Final Fantasy Tactics),原先是PlayStation游戏,后来登陆PSP掌上游戏机平台,较后又推出手游版本。他认为,手游大大降低了玩游戏的门槛,亦凝聚庞大的玩家群。

但别以为掌上机会被淘汰,“你看Nintendo Switch在疫情期间卖断货,只要有游戏厂商持续在掌上机平台制作游戏,就能延长这些平台的寿命。”

林景豪突然想起一件有趣的事,有一位朋友玩一个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MMORPG),游戏中有很多公会,可以组团解任务,共享资源迅速提升等级。恰好朋友想加入美国的游戏公会,对方便要求发实力的“简历”,包括打过的副本、装备等级诸如此类。

“每个公会有目标,专门打副本、冲排行榜,招收新会员时就要看实力。美国公会玩得很认真,还有一套系统,这是我意想不到的。”

林景豪很自豪地展示所收集和购买的“战利品”。
林景豪很自豪地展示所收集和购买的“战利品”。
这些都是索尼PlayStation1的家用游戏主机和掌上游戏机,后排左起是PS2、《Monster Hunter: World》PS4 Pro“雄火龙”限量版主机,及《王国之心3》PS4 Pro限量版主机。前排是PSP掌上游戏机和第一代的PS游戏主机。
这些都是索尼PlayStation1的家用游戏主机和掌上游戏机,后排左起是PS2、《Monster Hunter: World》PS4 Pro“雄火龙”限量版主机,及《王国之心3》PS4 Pro限量版主机。前排是PSP掌上游戏机和第一代的PS游戏主机。


期待5G网络,改变大马游戏生态

他说,未来的游戏形式或许是Google Stadia。谷歌去年推出了这项服务,游戏都在云端服务器,玩家不需要将游戏下载至电脑主机,只需打开网页立即能玩3A级别的游戏大作。不过大马玩家暂时无法尝试Google Stadia服务。

“其实Google Stadia在欧洲也不见得很兴盛,我预计还要多5年。很多人买了游戏控制器,但碍于家中网速太慢了,粉丝都玩不到。”大家很期待5G网络到来,可以改变整个游戏产业的生态,各种游戏的想像都会上演。



林景豪玩着PS4的独占游戏《对马岛之魂》(Ghost of Tsushima),目前评价极高,是欧洲游戏公司制作的游戏。他说,一般上由日本游戏公司制作充满日本故事色彩的游戏,但这一回却是由欧洲游戏公司操刀。通常日本游戏公司的日本故事都是日本人在做,这次是欧洲公司在做。
林景豪玩着PS4的独占游戏《对马岛之魂》(Ghost of Tsushima),目前评价极高,是欧洲游戏公司制作的游戏。他说,一般上由日本游戏公司制作充满日本故事色彩的游戏,但这一回却是由欧洲游戏公司操刀。通常日本游戏公司的日本故事都是日本人在做,这次是欧洲公司在做。



延伸阅读:

【01】承载青春岁月的电玩回忆

【02】自律自控,玩游戏不沉迷  


作者 : 林德成、摄影:陈启基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7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游戏人生/01】承载青春岁月的电玩回忆

    2020-09-14 07:00:00

  • 【游戏人生/02】自律自控,玩游戏不沉迷

    2020-09-14 07:00:00

  • 开发手机游戏.3年轻人玩出梦想

    2016-02-29 10:18:06

  • 宅经济发威·腾讯去年手游收入全球最吸金

    2020-03-12 17:33:00

  • 不出门留家中打机·《王者荣耀》1月收入创新高

    2020-02-04 08:19:43

  • 2019年全球游戏收入4919亿‧《要塞英雄》占74亿

    2020-01-07 12:04:00

  • 超级玛利欧红白机卡带再创纪录‧ 拍卖出48.6万高价

    2020-07-13 09:10:18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