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9-13 07:10:00 2341759

林维贤.社交媒体上的信息有什么不同?

燕园春秋
Advertisement

冠病疫情肆虐,全球人民纷纷减少外出,网络用户也比以往更频繁地使用推特、脸书、IG等社交平台。社交媒体发展的历史不算太长,但如今它已经深刻地改变了现代人与信息之间的关系。

首先,社交媒体的内容是高度碎片化的。相比之下,看书得到的信息是系统性的,它需要读者付出大量时间和精力去吸收,并不能在书中随意来回跳跃。如今要一个人专心去看书似乎已经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碎片化信息来得太轻松了。比如在脸书上,可以只通过帖子的标题与图片“看新闻”,那还有多少人愿意去阅读内文呢?除了文字迈向高度碎片化,视频也是如此。视频时长变得越来越短,近来走红的TikTok抖音利用的短视频策略就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方便的操作体验使用户轻易地沉浸在几秒种视频带来的新鲜感。

除了方便,还有什么原因让我们那么喜欢碎片化信息?根据研究,社交媒体上的内容碎片会不断地刺激大脑,分泌多巴胺,一种使人感到快乐的化学物质。习惯受到刺激的大脑有个奖励机制,让人渴望继续划手机,去寻找其它更多的碎片。所以无所事事时,多数现代人很难忍受无聊的时刻,更倾向于拿起手机随便划一划,看看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可以分散注意力,这已经是我们习惯了的模式。利用人类的认知特点去抓取用户的注意力,是各家社交平台最主要的任务。神奇的是,文字变短了,视频变短了,用户使用社交媒体的时间却变长了。

而且,社交媒体上的信息往往是被动吸收的,甚至是没有目的的。当你用谷歌搜索去寻找某个信息碎片时,导向性很明确,你知道你要找的是什么,与看书一样是在主动地吸收信息。但游览社交平台时,状态就不一样了。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被推荐什么,很多时候会没有目的在划社交网站的页面。不需要任何目的,就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信息,这样的认知方式对大脑来说太友好了。只是,我们真的需要这些信息吗?

或者说,当我们习惯轻松地让各种信息进入大脑时,还会愿意尝试去独立思考吗?社交媒体上的想法和消息很容易被传播,但同时这里面的“从众效应”是存在的。因为信息来得很容易,通常在思考之前就已经被网上的大多数声音所包围了。很多时候,有些观点你之所以会觉得它“正确”,可能只是因为周围的网络圈子一直在宣扬这些观点,形成了共识,而我们很少会去质疑舆论。思想上的趋同是难以察觉的。

从整体上看,社交媒体上当然有不同的声音,但它们存在于不同的网络群体中。不同人听到的“大多数声音”是不同的。你所取得的信息取决于与你有连接的账号及推荐算法。利用数据分析,推荐用户爱看的内容,是社交平台留住用户注意力的另一个办法。但这可能会导致什么?立场相似的人会组成一个个无形的群体,被推荐相似的内容,自身想法也一直从周围的“大多数声音”中得到认同。而且不只吸收信息容易,忽略少数不认同的信息同样也很容易,都只是一根手指的功夫。潜意识结合算法筛选过的信息,最终可能使人不断地固化原有的认知或偏见。在这样的资讯围墙下,反而很难去接收到另一面的信息。

最后,在海量的信息中我们可能得到什么?人多起来时,喊得大声才会被听见;信息变多时,那些偏激、引人注目、能煽动情绪的想法更容易被散播。尤其是在容易产生分歧的政治领域,不同群体在各自圈子内得到自我认同,然后对外极力捍卫自身的议程,而同时评论区里各种偏激的言论也试图在鼓动着其它人。从这些角度来说,社交媒体让立场不同的群体更分化,甚至助长了封闭与狭隘的思想。

作为总结,碎片化信息的泛滥让我们能更轻松地获得各种各样的信息。而这些信息的内容本身也许以各种潜移默化地的形式在影响着我们的认知。或许,如今是时候重新思考人与社交媒体之间的相处方式,以更好地去掌控自己的生活。


(作者是北京大学物理学院19级本科生)

作者 : 林维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13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