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09-23 21:30:00 2347472

木宫正史.菅义伟新政府和日韩关系的展望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辞职后,前官房长官菅义伟就任新首相。特别是在韩国,媒体大肆批评安倍首相的历史修正主义,或许是认为这是现在日韩关系恶化的主要原因吧。如今似乎对菅新政府能恢复日韩关系表现出漠然的期待。确实,安倍前首相关于历史认识具有相当程度的历史修正主义意识形态,与其相比,菅首相是更注重实用主义的政治领袖。

但是,正如菅新政府明确表示“继承安倍政府”那样,不可能期待他会主动打开目前紧张局势不断高涨的日韩关系吧。倒不如说,因韩国大法院2018年10月对原“征用工”下达的日本企业损害赔偿命令的判决,日本企业在韩资产的现金化措施如要进付诸实施,对日本企业造成损害的话,日本政府将实施报复性措施,可预测届时日韩对立将进一步加剧。

而且,现在的紧张局势起因也不是归咎于最近发生的事情,也不是政府层面的问题。必须追溯到进入2000年代后变得显著,“从互补型向竞争型转变”这一日韩关系的结构变化所引起的国家层面问题,来寻求其原因。其结果是,日韩双方的竞争意识都在提高,彼此都无法做出让步和妥协。而且,从前安保合作和经济合作的必要性抑制了历史问题的表面化,但是由于日韩在应对朝鲜问题和美中对立上,日韩的背离变得明显,抑制机制变得难以运作。

除此之外,也积累了使紧张更加激化的问题。慰安妇问题尽管在2015年末日韩政府间达成协议,但文在寅政府虽没有撕破这一协议,认为这一协议“无法解决问题”,没有付出行动去履行协议。另外,日本政府于2019年7月至8月以韩国的出口管理在安全保障上不可信赖为由,通过重新审视对韩出口管理,对不打算对判决做出有效对应的韩国政府采取了实质上的预防性的对抗措施。对此,在韩国发起抵制日货运动和抵制去日本旅游运动。还有,关于“明治工业革命遗迹”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在纪念违背朝鲜半岛出身者的意志被强行带到一部分设施,在严酷环境中工作的“牺牲者的信息中心”的展示中,强调“朝鲜半岛出身者没有受到歧视性的待遇”的证言,对此,韩国政府以“违反约定”为由加强批评力度。这样的历史问题不仅触及经济和安全保障上的对立,而且还产生新了的历史问题,进入“恶性循环”。

而且,日韩两国政府都互相猜忌,对方是为了挽回国内下降的支持率,来利用这些对立。如此一来,都认为现在的紧张是“对方的责任”而不是“自己的责任”。如果对方让步的话会考虑,但自己完全没有让步的意思。

笔者认为,至少为了回避大法院判决提出的日企资产现金化措施的实施,防止局面破裂,韩国政府更应该采取主导权。不是因为比起韩国,日本的主张更具有“正义”。而是因为事出韩国大法院试图改变现状,需要韩方尽说明的责任。而且,在疫情发生后,可预测美中对立激化,朝鲜核导弹开发,造成陷入最困难的局面之际,韩国更迫切地需要与日本的合作。如韩国外交路线所示“安保靠美国,经济靠中国,朝鲜问题靠美中”一样,韩国不得不依赖美中。因此,美中对立加剧,就是为韩国外交的可持续性点亮红灯。在关于美中对立和朝鲜问题的对应上,相对最拥有共同利益的是日本,与日本构筑合作关系合乎常理。

这一点不仅适用于韩国,也适用于日本外交。日本政府在美中对立和朝鲜问题的对应上,不应该只关注日韩的背离,更应该关注共同的关切。希望日本的菅义伟新政府,考虑疫情后美中对立的加剧和朝鲜问题的对应上,再次确认韩国在日本外交中的地位,重新评价日韩合作的重要性,为了不使历史问题激化,进而波及到经济和安全保障,斟酌如何进行把控。为此,以政府交替为契机,希望日韩首脑间密切沟通,菅政府难道不应该说服韩国政府在日企资产现金化措施上提出积极的妥协方案吗?

Professor Tadashi Kimiya: The new Yoshihide Suga administration and prospects in Japan–South Korea relations

作者 : 木宫正史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9-23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