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10-08 20:00:00 2355977

郑丁贤.阿爸掉入自设的陷阱

非常常识
Advertisement

两天前的傍晚,全国人民聚精会神,在电视、电脑、手机屏幕前,等着慕老爹的直播演说。

不是人民这么爱戴慕尤丁,喜欢听他说话;而是疫情突然严重,造成人心惶惶。这个时刻,首相要发表直播演说,大家心想,必定是有重大的宣布。

只是,这一次的演说,是彻底的失败之作。本来是首相办公室的一次公关活动,但是,却成为一次公关灾难。

22分49秒的直播演说,如果说有实质的东西,就只是一句“政府不考虑全国封锁,因为这将对社会经济造成重大影响。”

这句话用不到49秒说完,基本上,就可以结束了;其余的22分钟,已经多余,而且弄巧成拙。

慕老爹用了一半的时间,东拉西扯,不着边际,没有重点;而这还不是最糟的部分。

另外一半的时间,慕老爹用各种理由为政府寻求开脱,把疫情责任转嫁给人民和外来移民;最终,还天才老爹式的祭出藤条,说要对付违反SOP的人士。

看了之后,全国一片哗然。

特别是一句“Abah要开始对违反SOP的人用藤条了”,成为炮火集中点。

如果在一般时候,这句话没什么大不了。慕老爹的撰稿团队,或想用老慕这阵子塑造的父亲形象,来彰显慈父也可以是严父,平常对孩子嘘寒问暖,必要时也可以拿出藤条,警告一下。

慕尤丁的Abah(阿爸)昵称,始于疫情开始以来,他的温和和关怀作风,取得共鸣;特别是成功控制疫情,形象大好,宛若自家长辈。

只是,老慕和他的团队,没有发觉一两个星期之间,情境产生了变化。

首先是疫情日趋严重,从个位数变成双位数,然后暴增为三位数,甚至预测可能上升到四位数。

在这之中,在沙巴蔓延开来,再扩散到大马的感染群,更让众人震惊不满。

而沙巴感染群中,许多是政治人物,他们前往沙巴助选,把病毒带回西马。

政治人物平常活在掌声中,然而,他们不知道,掌声的背后,夹杂了很多的情绪,特别是太多的政争,已经失分褪色。

一旦政治人物和病毒挂钩,制造了“政客感染群”,更激起民间的反感。

民意如流水,人们对政府的支持度,对慕尤丁的拥护,在短短几个星期内,产生了微妙而重大的变化,如今的Abah,已经不是之前的Abah。

而Abah说要用藤条,没有打到身上,却打到人民心中,烙下鲜红的印记。

人们愤愤不平的是,如果慕老爹手上有藤条,为何不用在违反行管令的政治人物;包括一查再查,几个月还没有下文的“土耳其凯鲁丁”;以及吃饱没事干,到沙巴凑热闹,回来趴趴走的部长、副部长、国州议员们。

疫情加剧,加深了人们的担忧;本月起恢复偿还银行贷款,也加重了经济压力。大马社会已经弥漫了不安和恐慌。

6日的老爹直播,彻底暴露了政府的无感,以及老慕的弱点;直播之后,人们从期望变成失望,不满顿时像洪流般渲泄;国盟政府和老慕的支持率遭到重击,直线下跌。

归根究底,这是老慕和他的团队,在沙巴选举之后,被胜利冲昏头脑,自我膨胀,飘飘然离地,脱离现实了。

因为自信太高,忽视了情境的变化,想要故伎重施,高调操作过去慕老爹的成功模式,但是,效果适得其反,最终掉入自己设计的陷阱。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08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张庆禄.阿爸的藤条与民间的不满

    2020-10-07 21:00:00

  • 杨敦祥.​“阿爸藤鞭”该鞭谁?

    2020-10-07 20:07:31

  • 郭清江.拼冠病,拼经济,不要拼政治!

    2020-10-07 20:0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