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星云

2020-10-14 19:00:00 2358575

乡巴佬/愚君(峇株巴辖)

星云
Advertisement

我的城市没有火车,亦没有捷运,有的只是没一刻准时过的公共巴士,且还需步行一大段的路程,方能到达目的地。在电召车还没有流行之前,没有私家车的家庭,在我的城市就像是断了手脚一般。

直到面试大学的那一刻,我的人生才第一次接触到了火车。这看似荒谬,但却是事实。

那一天,在爸爸的陪伴下,我正式地踏上了出仕之途。黄昏的长途巴士拉长了轨迹,将我们从南方带到繁华的首都,公共假期后的“龟”速公路,将我们的行程远远地带离了原来的轨道。到了吉隆坡巴士总站,已是晚上8点钟了。寻着站牌找了一会儿,终于到了火车站。

上了火车,我无比兴奋,这仿佛就是我与繁荣连接的珍贵时刻。宝蓝色的地板,白色的外围,闪烁的红指示灯,温馨地提醒着乘客注意自己的步伐和留意个人随身物品。其中最引我注目的是显示每一站的告示灯,我乐此不疲地倒数着目的地。举目四望,火车上满满地都是目无表情的无脸男,与我的笑容和期待形成了一个很大的对比。

我们的目的地在丹绒马林,需要在万挠站转车。下车后,人群都往出口散去,左顾右盼,人群稀少,对面的候车厅也都空无一人,原本的喧闹逐渐安静下来。询问之下,才发现末班火车已经开走了。恐惧的情绪逐渐向我们袭来,站内随意睡在地上的街友,向我们投来奇异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犀利的眼光随时将光明吞噬。这偌大城市,此刻着实令人心慌。友族德士司机慢慢地靠近,询问了地点,开出了极其不合理的价格。爸爸拒绝他后,他即刻露出了不耐烦和鄙视的神情。

正当我们准备放弃,决定隔天再启程时,一位慈祥的叔叔走了过来,叫住了我们。生活中也真是充满了戏剧性,他是火车司机,正好需要将火车开回丹绒马林站,听闻了我们的情况,决定载我们一程。

不快乐既是快乐的起点,正是因为末班车开走了,我们才有机缘与火车司机一同坐到驾驶舱。爸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而我则坐在门边的小凳子上,这是一般乘客无法体会到的。看着前面两个大玻璃窗,黑黑的树影簌簌地经过,火车温暖的橙色灯光照耀着,上头有不知名的白色亮光徐徐落下,落在玻璃窗上,便即刻消逝不见。此时,爸爸与那位好心的叔叔正彼此交谈,谈着政治,谈着教育,谈着社会未来……两个男人偌大的背影,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

感谢爸爸陪我走过这一趟,当我们迷路或是末班车开走时,我心里清楚,他心中的恐惧和无助,但为了安住我的心,只敢让这一情绪停留在其眉宇之间。这让我感受到父爱如山,如如不动,让我们无法轻易察觉,但却时刻温暖着我们。也感谢好心的火车司机大叔,让我在这一城市感受到了人情的温暖。旅行的意义就在于你不知道这一路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而我这一懵懵懂懂的乡巴佬,也当得颇有意义。


作者 : 愚君(峇株巴辖)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4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愚君.古囝今梅奴隶命,不求神助求子厚

    2019-01-29 15:50: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