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地方

2020-10-18 11:30:37 2361241

黄翠娴 . 厚颜无耻

观点
Advertisement

我从不隐瞒自己的家庭背景和经历,为的就是让身边的人清楚我是怎么从生活战中挺过来的,或许也带有点“声明”用意,提醒那些缺席我人生许久的人,不要试图在我走过黑暗后,来打扰我的生活。

几天前,有个陌生男人来办事处找我,还跟同事说是我的“黄姓亲戚”。

我想过不见他,但有些人还是得面对和解决,于是我下楼。

陌生男人说是我那外遇离家20年爸爸的哥哥,名字和我爸差一个字,样子我没印象,他似乎未曾出现在我人生的任何阶段,可他说这是来问我爸下落的。

可笑吧?一个自称亲戚的陌生人,来到一个在20年前被爸爸弃养的孩子面前,故意问她爸爸在哪儿;除了厚颜无耻,我想不到更贴切的形容。

我爸抛妻弃子20年,我记得有次和妈妈在路上碰见某姑姑,她说我爸早把那女人带回祖家,“黄姓亲戚们”都很欢迎,他们的孩子出世后,还举家去雪州祝贺。

遇上那天,我和我妈刚为一户人家打扫完房子,拿着那点日薪想去买点吃的却碰上姑姑,也不知她是否想“激励”下我们这狼狈母女,才说出那些话,但当时听得很不舒服。

12岁那年出麻疹没钱看病,难受得“想死”,没人来认亲戚讨爸爸。13岁开始到喜宴倒酒,无数次碰见姑姑们,也没被认出或慰问几句。

更巧的是,我和妈妈打扫的一间大房子和某姑姑家只隔了几间,老板女儿和姑姑女儿是邻居兼同学,这表姐多次串门子看见我们母女都没“认出”,该不会是我现在才比较像小时那张脸,较好认吧?

否则,怎会是披荆斩棘到了今天,这些姑姑看了报纸才忽然认出,还要这个姓黄的男人来问我关于我爸的下落。

有句话说,“人比鬼可怕”,这些“亲戚”是恶毒到什么程度,才会在人家伤口愈合多年后,来掰伤疤。

这名亲戚还当着我面说他曾帮助我家,然而转头又承认我没见过他。

一个自称亲戚又没见过的陌生人,是如何帮过我而我却会不知呢?我想,那该是在谎言里吧。

被爸爸抛弃后,最落魄的第一年,我曾随母亲去找爷爷和大伯求助,想借20令吉买煤气却被拒绝,最后还是邻居梅姨借的钱。

此后,我们不再回去,直到爷爷去世,几个“亲戚”忽然出现家外通知死讯,我才知道这些人原来知道我们住哪儿,只是不来而已。他们为死去的爷爷来的那天,我正穿着啤酒T恤准备去喜宴倒酒,那年我15岁。

我们因被弃养面对经济困境、为房贷和生活费惆怅的那些年,这些所谓的亲戚是不存在的。

深知家境不容许我任性,所以叛逆后还是拼了命要以优越成绩上大学,为的就是获得奖学金,大学时期拼死也要以一等文凭毕业,就为了豁免学贷。

上学、毕业到工作,经历过的一切荣辱得失,从最糟的时候来到了如今稍微满意的状态,那些本就不曾“存在”的人,凭什么来打扰?

当然,下楼张口和那陌生人说话开始,我的语气和脸色都不好,憋了这么多年的怒气只想好好发泄。

这篇文章是家事,对读者是否会有启发我不确定,但我希望这样的事,不会再有第二次,因为太恶心了。

作者 : 黄翠娴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0-18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隔离女子Instagram贴文 . “父母确诊了 父亲曾去过商场”

    2020-10-17 23:28:51

  • 森今日增1病例 . 属境外输入病例

    2020-10-17 18:38:38

  • 梅岭花园第6路 . 出现非法垃圾场

    2020-10-17 16:19:31

  • 冠病疫情再爆发 . 本地旅游业再受打击

    2020-10-17 15:14:43

  • 体验最正宗米南加保筵席 “牛角”屋料明年开放

    2020-10-17 11:48:00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