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11-10 20:00:00 2374646

郑丁贤.慕政府走在钢索上

非常常识
Advertisement

慕尤丁必须知道,他现在是走在钢索上,如果平衡得不好,就准备要摔下来。

而目前在国会进行辩论的2021财政预算案,正在考验他的平衡功夫。

他之前应该知道,希盟和国阵并未承诺支持预算案,而只给予“考虑支持”的模棱两可态度。

希盟和国阵有各自的盘算。当然,他们并不准备放过慕尤丁,也不会轻易让预算案过关。

但是,希盟和国阵都不能公然要否决预算案。国家元首和马来统治者已经表达抗疫和振兴经济为优先的立场,而人民也担心一旦预算案被否决,会带来混乱和经济伤害,因此,希盟和国阵不得不做表面上的妥协。

但是,任何的妥协,都是有条件的;只要财长赛夫鲁提呈的预算案有问题和把柄,就是希盟和国阵发难的时候。

而慕尤丁提供了这个机会。

JASA的8850万令吉拨款,公积金局第一户头提款额过低(每月只允许提500令吉),以及没有全面延长暂缓偿还贷款(moratorium),成为希盟和国阵向预算案发难的理由。

特别是JASA消失两年后,这一次要重生,而且要求连跳几级的高额拨款,不但遭到希盟和国阵开炮,也惹来民间社会激烈反弹。

明显的,JASA这个单位职责不明,过去两年关闭,也看不出对国家人民有什么负面影响。

而在如今国家财务负担紧绌,抗疫和振兴经济为前提的情况下,更加欠缺理由把钱用在这个神秘的项目。

到目前为止,慕政府还说不清楚八千多万令吉的用途,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难堪的是,连负责的通讯及多媒体部长赛富丁,也对拨款额之高,感到意外。

人们当然会联想,JASA的重生,以及它的用途,是否由国盟少数核心人士所主导,符合特定集团的需要。

接下来的辩论,相信国盟政府必须提出一个有利的说明。否则,JASA会成为预算案这一锅粥里的那颗老鼠屎。

至于公积金第一户头的提款额是否太低,这倒是见仁见智,不同角度有不同看法。

如果从贫困阶层的角度考量,特别是新进的失业家庭,每月500令吉,不足以解决燃眉之急,因此国阵要求提高到允许提款1万令吉。

然而,若从金融系统的角度衡量,开放高额提款,可能导致公积金局存款骤然大减,这会冲击公积金局的投资能力,也会影响派息能力。

从财务管理的角度,则担心一些公积金会员缺乏理财观念,在不需要的情况下,提出存款用在非必须的开销。

在这方面,财长和国阵领导人必须理性磋商,找出一个符合需要的方案。

至于暂缓偿还贷款是否需要自动全面延长,也是同样的处境。是否绝大多数贷款者都需要moratoruin,还是只有少数人需要?

全面自动延长,对银行和金融体系又是否会造成重大伤害?政府不能偏袒银行,但是,也不能走民粹路线。

慕政府的预算案,对的要坚持,错的就要纠正。

在JASA课题上,除非慕政府可以提出一个有说服力的说明,显示JASA的功能和意义不同于往昔,它可以成为一个传达政策(譬如抗疫)的管道,能够带动不同族群的团结,协助塑造一个稳定和平的社会,那么,它才值得八千多万的拨款。

否则,还是收回吧!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10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国盟力挺财案 | 吁各造支持元首御令

    2020-11-10 18:02:26

  • 中总促关注4企业存活关键 · 戴良业:84%中小企认没获援助

    2020-11-10 17:12:32

  • 透视大马:JASA获巨额拨款 | “赛富丁也震惊”

    2020-11-10 16:28:13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