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11-24 20:00:00 2382254

郑丁贤.大马的3头怪兽

非常常识
Advertisement

联昌国际银行(CIMB)前集团主席纳西尔,几天前发表主题为“创造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的演讲,批判大马政治经济的沉疴宿疾,在知识界引起注意。

纳西尔是银行家,但更让人熟知的是,他是第二任首相敦拉萨的幼子,也是前首相纳吉的胞弟。

不过,他没有走上从政的道路,而是在银行界绽放异彩,把联昌国际打造成为区域主要银行集团;而他的背景和阅历,让他更加清楚看到大马的结构性问题。

他语带调侃的说,每当有人问他大马经济问题;他会答说:“大马并没有经济,大马只有‘政治经济’”。

换句话说,这个国家的经济,是由政治来主导,而没有单纯的经济。也因为政治过度介入经济,造成经济问题政治化。

从1970年代推行新经济政策,就是政治指挥经济,把经济分为土著和非土著,进行资源分配。

进入80年代,马哈迪出任首相,更以新经济政策为名,为了制造土著企业家,协助小部分土著进军商业,提供政府工程,给予大量贷款。

这些企业家是由政治领袖来圈选和决定,他们未必具备真正的能力,也没有经过考验。而源源不断的工程合约,以及大笔的经援,并不保证他们能够在商业上获得成功。

1990年末的亚洲金融风暴,将这些土著大企业和大富豪一一摧毁。最终,政府必须动用国库资金收拾这些烂摊子,成立政府相关公司(GLC)来接管。

尔后政府相关公司的壮大,以及形成垄断地位,让它们占了股市总市值约40%,限制了民间企业的生存和发展。

政府对自由市场的干预,也无孔不入。长期以来,任何企业上市,都要有土著配额;而那些拥有政治关系的土著,才能获得分配股权,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赚得巨大财富。没有政治关系,也缺乏财力的一般土著,根本享受不到好处。

正因为政治主导经济,而造成金钱政治泛滥。政府的政策、条例、采购等等,都受到政治所左右,而不是以经济需要来考量。

这种恶质文化,导致金钱丑闻层出不穷。80年代的土著金融丑闻,乃至近期的1MDB丑闻,都是因此而衍生;在上层政治的压力下,监管无门,国库被淘,酿成灾难。

希盟上台之后,被人民寄以厚望,以为它会整顿旧弊,彻底改革。

但是,22个月的时间,让人发觉,台上确是换了一批演员,而戏码照旧,还是一样的作品。这个制度尽管败坏,但是,只要按照剧本演出,上台的政党和掌权的政治人物,就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所以,换了政党和领袖,并没有改变这个系统。

而这个系统,已经长成一只“3头怪兽”,这3个头分别是种族政治、金钱政治、权力集中。

现有多数政党,都在玩这套把戏,先操纵种族情绪,从而取得政治权力,进而换取财富,再通过权力集中,扩大控制;周而复始,不断循环。

这就是马来西亚的宿命?

要打破这个宿命,需要全民的醒觉,而不是寄望任何一个装扮救世主的政治人物。

只有人民摆脱族群政治的魔咒,拒绝政党和政客的操弄,诞生真正的改革意识,打造一个进步的系统,才能迎来新生。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24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