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12-03 18:39:35 2387432

木宫正史.拜登政权和日韩关系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正如预期那样特朗普没有再次当选,政权实现了向拜登民主党更迭。可以预估拜登外交在美中关系和对朝鲜政策等“外交方向性”上与特朗普政权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是在“重视同盟”、“多边主义外交”这一外交行为上,和特朗普政权有很大不同。

在韩国,期待有3次会晤的特朗普和金正恩能重启美朝谈判,有人希望特朗普再次当选。另外,可以推测朝鲜的金正恩也有同样的想法。但是,在特朗普政权下,对于美国要求增加美军驻扎费用的无理要求感到束手无策,同时美韩同盟也出现了动摇,事实上在韩国也有人希望拜登当选。

在日本一部分人对特朗普政权的“对中强硬”态度抱有期待,也有一部分人虽说美国“轻视同盟”,但由于特朗普总统和安倍首相的个人亲密关系,会对日本给予“特别待遇”,期待特朗连任也是事实。但是,过去4年出于对特朗普外交的不可预测性的担忧,如果拜登当选,对回到正常的日美关系有安心感。

不管怎么说,在拜登新政权下,面对预计将进一步激化的美中对立,日韩双方为了维护各自的国家利益而采取怎样的对应措施,肯定会面临抉择。两国共同拥有如何让“安全保障靠美国”和“经济靠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两全其美的问题。但是,尽管如此,像现在这样,围绕“征用工”的判决,日韩之间持续的紧张关系会给日韩外交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特朗普政府认为让日韩比拼对美“忠诚”是为了提高美国在驻留美军费用问题上的谈判能力,有利用日韩关系恶化的一面。与此相比,拜登政府为了提高对中政策和对朝政策的效果,会要求以“重视同盟”,要掌握缓和日韩双方紧张局势的主导权吧。美国的基本姿态是避免袒护日韩任何一方,但征求美方的理解,对日韩来说并不是没有好处。因此,需要说服美国,或说明自己的立场。

从11月开始,韩国的公关开始活跃起来。首先,国家情报院院长朴智元访日,并在与菅首相的会谈中,提出继承1998年“日韩伙伴关系宣言”的新的共同宣言。紧接着,韩日议联代表团也来日,金振杓会长提出了在2021年东京奥运会之前保留日本企业在韩资产现金化措施的“政治休战”。

此外,前韩日议会联合会会长姜昌一被任命为驻日大使。在此之前,文在寅政权基于“无法介入司法判断”的立场,没有采取明显动作,而现在至少开始表现出要打开现状的姿态。菅政府暂不接受其提案,静观其发展,打算让韩国方面做出进一步的让步。

该如何看待文在寅政府的这种变化呢。在日本,在美中对立激化的情况下,认为在这狭缝间生存的韩国不得不着手解决对日关系,强调韩国需要做出让步。在此基础上,有意见认为就算韩国遇到苦难,日本没有必要立刻伸出援手,应该逼迫韩国做出进一步让步。确实有这样的一面。但是,仅仅这样就可以解决问题吗?

如今韩方的行动,或许是为回应拜登政权不让日韩关系进一步恶化而逼迫日韩两国政府的改善关系,为此韩国政府付出的努力,犹如在“制造不在现场的证明”。如果该举措发挥效果的话,接下来日本就会被要求同样应对。对于菅政府来说,不能一直乐观地认为“球在韩方一侧”“美国对日本的主张表示理解”。对日本来说,或是再次对拜登政权说明日本的立场,或是对韩国的提案有所表示,将会迫于某一项选择。

对于日韩双方来说,“征用工”判决问题显然不是最优先的课题。在拜登政权下,如何应对美中对立,以及朝核问题更加重要。

而且,如果日韩双方都不能很好地解决这样的课题,双方的外交就会陷入困境。利用这个机会,日韩两国政府更应该求同存异。

作者 : 木宫正史(東京大學教授)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03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