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0-12-31 07:40:00 2402087

阿旺阿兹曼.展望2021年大马政治

学者观点
Advertisement

2021年对华社而言 ,将是积极乐观的一年,虽然今年因冠病疫情影响,但明年金牛年被指是好运年。明年也将开始注射疫苗,盼能压抑病毒,相信这将是一个带来希望,让我国社会各界可实现愿望的一年。

作为国民,我们当然盼望国家稳定、经济复苏、大家团结一致,且不仅是人民有信心,也希望外资对我们有信心,将大马设为投资首要目的地。

2020年最重要的课题是喜来登行动,进而导致希盟政府垮台,马哈迪想要另行组政府的计划未能成事,被指为亲信的阿兹敏另行和慕尤丁、巫统、伊斯兰党组成国盟政府,这联盟更像是国会议员之间合作,而非政党结盟。

第二重要的课题是因冠病疫情,政府于3月18日宣布行动管制令(MCO),随后虽放宽限制,但沙巴州选举后一些州属确诊病例大幅攀升,且随着日子渐长,一些民众也掉以轻心,导致疫情不退。

从经济角度而言,政府无法长期落实管制,经济后果严重,以雪隆地区而言,虽然病例非常高但政府无法停止经济活动,因雪隆一带贡献了我国40%的经济。行管令每天造成24亿令吉的经济损失,而有条件行管令,因允许制造业、出口等经济活动恢复,让每日损失则、减少至3亿令吉。

2020年的所发生的情况,料将持续至2021年。延迟偿还贷款措施,仅能暂时舒缓贷款压力,一旦相关措施结束后,大马人民特别是因企业缩小经营、商店、工厂关门而受到影响的上班族,势必要面对打击。

旅游业牵一发动全身,影响航空业、旅行社、酒店业、交通业如旅游巴士等。据报道,许多空服人员被迫转行,也有酒店不抵疫情倒闭。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肯定会进一步影响经济。

雇员公积金局允许会员从第一户头提款措施,也会持续至明年。许多满怀希望者(却因提款限制)对此感到失望、沮丧,抱怨者也不在少数。大家都知道第一户头存款仅供退休用途,非必要不要动用,但许多人收入受影响,有者收入减少高达80%,非常需要一笔款项应急。

在巴生河流域一带,平均收入2000令吉且生养众多者,指难以负担生活费如育儿、缴付房贷车贷、水电费等。受影响的上班族,盼能提款缴付房贷、支付日常开销等。

一些人则不太适应线上作业,认为上网申请增加难度。有人也因资格不符,申请被拒而感到失望,这样的情况很普遍。要求一律允许提款,而非根据资格或特定条件的呼声,越来越高。因此,公积金提款课题将持续不停。明年料也将是人民持续施压,盼望政府聆听民意的一年。

2021年国家经济前景未明,许多人希望出口增加、振兴配套开跑包括明年财政预算案所带来的正面效果、低息等,可加速经济复苏。冠病疫苗面市也有助抑制疫情扩散,短期内完成疫苗接种,也可让经济复苏增长,当然,这一切取决于世界各国的官方作业。

喜来登行动后,大马政治危机预计明年将越发险峻,一般相信希盟将采取2种策略,其一是继续收集巫统国会议员的法定宣誓书,之前该举动因巫统最高理事会反对,而未能成功。仅和巫统议员合作就能推翻国盟政府,后者在国会与希盟的支持度,仅是3票差距即111票对108票。国盟无法证明本身拥有112张多数票,显示这是一个脆弱、不稳定的联合政府。

民主议会合法性危机一般是这个国家公民社会的重要课题,但对不熟悉政治或打工一族而言,意义不大,因为大家忙着找生计。希盟另一个策略,是巩固基层包括各政党支部、区部和加强现有领导层,以准备面对随时可能宣布的大选。

2021年是牛年,这是华社认为可带来好运的一年,也适合建立新关系。在这种情况下,行动党和巫统可合作建立良好关系,忘记过去政治交恶。如果行动党能够在2018年大选和讨厌了逾20年的马哈迪并肩合作,那同理该党一样能和曾经同属一阵线的伊斯兰党合作,忘记彼此意识形态的不同。马哈迪和行动党以往在政治上争论不休,而行动党和伊斯兰党的意识形态,都被对方标签有些极端。

因此,如果这些政党的领导层和支持者持开放态度,合作应该不是问题,行动党曾接纳马哈迪和伊斯兰党,有一起合作经验。如果行动党和巫统合作,则希盟可建立前所未有的势力,即行动党在城市地区、公正党在城乡地区,而巫统继续盘踞乡村地区。如此一来,来届大选,土团党和伊斯兰党,还有其他小政党可轻易被击败。

不过,行动党和巫统合作,需要两党上下都宽容开放,这不意味着两党不顾法律原则,而是要依照民主原则行事。如果这至关重要的合作能成事,不仅对国家政治带来稳定,所组成的政府,也代表了真正的国家人口。

外资对我国的信心将有所改善。此外,各族之间的团结可通过互相尊重原则,进一步巩固,及各自吸取教训忘记以往政治恶斗。需要有政治改革决心,才能确保更好的发展。

与此同时,巫统将继续施压国盟,解散国会提早大选,预计国会将在明年华人农历新年后的3月宣布解散。不过,土团党则相反,会尝试拖延选举、继续掌权任相直到任期结束。因此,疫情后的政治叙事和言辞,仅剩下要拖延大选,而这样的做法,可能会因数位巫统议员退出国盟,而无法延续下去,后者旨在确保明年举行大选。

如果选举落在明年,施压者会寄望明年7月前投票,因为年满18岁者最迟可在7月后投票,首投族的投票倾向,向来被指对执政者不利。

关于上阵选区,各政党特别是巫统,最想要见到伊斯兰党或土团党自由上阵,和没限制议席数目,主因是巫统拥有强大的基层、各区会也良好运作,相反土团党基层薄弱不稳。后者清楚知道,如果选举来临又不限制巫统候选人人数,则巫统可能垄断了马来选区,特别是乡村地区和城乡地区。如此一来,土团党再度领导政府任相的机会大减,最终下场有如46精神党。土团党势必要拖延大选,或确保本身国席不被巫统和伊斯兰党干扰。

举行大选是解决现有弱势政府、政治不稳的最佳途径,而组成联合政府是继信任与支持(confidence and supply)后,另一个最佳方式。

在多元国家背景下,政府领导要反映居民人口。这意味着行动党要加入政府。但是该党和巫统基层拒绝与对方合作的态度,导致政治理想主义无法实现。如果这样的态度持续不变,大马政治将停滞不前。

行动党和巫统要持开放态度,撇去对彼此的偏见和狭隘看法。实际上,种族偏见是两党从领导层到基层,首要解决的问题。这点也呼应了金牛年,华社相信所有问题可通过纪律解决。

因此,这两大政党的支持者,要回到根本,在团结的基础上,撮合两党合作、明智地解决问题,以便2021年是团结、稳定和更具活力的一年,同时带来经济繁荣、建设一个更强大的民族国家。

作者 : 阿旺阿兹曼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2-31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