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艺文

2021-02-08 07:50:00 2423858

徐墨龙/凭什么线上戏剧?──略评2020线上戏剧

艺文
Advertisement


《 卡夫卡变虫记》:挤眉弄眼的表演。
《 卡夫卡变虫记》:挤眉弄眼的表演。


戏剧的可贵并不只限于剧场中的即时创作,以及观场交流所带来的冲击或温暖;因为这一切都可以在其它类型的演出乃至球赛中获得。戏剧作品对人与社会的关切,以及剧本语言文字带来的思维的深广度、在导演带领演员的创作后的精准呈现,是观众在欣赏中获得审美愉悦,到升华思想、激扬精神的保证。尤其是戏剧被迫放弃实体现场交流,改为线上呈现的克难时期,更突出戏剧要以自身的价值,来说服观众在五光十色的影视作品中选择线上戏剧。从以上思考来看这一年看的线上戏剧,略为评说:

作为首开本地线上戏剧创作:现场直播的《老鸟》,说的是年老色衰的男同性恋者的悲歌,这个选材对曾排了系列男同戏剧的叶伟良导演应该是意义重大:叶首次离开男同“天堂”回到人间,直视少数族群的窘迫处境。但可惜剧本自身的问题不少,“悲剧”的塑造(自杀成因)颇为牵强,加上演员徐世顺的表演有点刻板外放,一种滑稽的效果导致悲剧有点喜剧化了。

而《伤害》的直播、倒是让华语戏剧人,有机会见识英语剧社的严谨作风、家国情怀和直面现实的胆略。随后播放的《娜迪拉》,更是凸显一种对禁忌的挑战,也带出民族平等和谐的殷切期盼。


花无二度开:读剧《阿Q别传》。
花无二度开:读剧《阿Q别传》。
《有故事的人·因为你是女人》:剧本硬伤。
《有故事的人·因为你是女人》:剧本硬伤。


艺术创作是一个历练

《收信快乐》是一个特别好的剧本,黄丽珍是认真的导演,温慧茵、陈立扬是特别好的演员。但组合起来并没有擦出令人激赏的火花,反而激起了一些看过本剧不同版本的观众的不满,认为是糟蹋了好剧本。本剧线上版也是从镜头的方向去制作,甚至有影像导演编制,令人有制作上更重影像效果之感。但影片出来并无预期中的效果,反而镜头与舞台处理产生了不可调和的冲突,让人无所适从。这个剧本真是太真实,太痛苦。而戏的写法对导表演来说更是痛苦:太难导太难演了,没有足够的深思熟虑都不要碰它。所以我觉得对导演来说如果再过10年再来排这个戏,也许还能得心应手。就像她的另一部线上播放作品《有故事的人……因为你是女人》,两部戏看下来感觉是:生活经验不足、艺术有待磨练。惊讶的是,后者在剧本部分就有明显硬伤,却获得最佳剧本奖,这对获奖者固然激励,但也容易导入迷思。

同样从编导角度来看高俊耀《安娜与苏珊》、程守明《没有时间给你诗》,就可以理解深思熟虑的必要。两个演出前者精致后者看似粗粝,却都包含编导的全盘部署,美学风格统一的呈现。这是挺好的示范:作为专业导演,有必要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专业,这不能只是一种姿势(有时连姿势也摆不好)更要是一种内涵,是实实在在的功夫。


《安娜与苏珊》:专业导演的示范。(照片穷剧场足跡提供 )
《安娜与苏珊》:专业导演的示范。(照片穷剧场足跡提供 )


不让编剧犯低级错误

所以,这样来看某些线上戏剧,就很叫人惊讶,仿佛走进了时光隧道回到了学生时代:还是那么“质朴”、“无华”、无知无畏。《象屿山下飘稻香》在正式演出前推出了一个精华版,演技稚嫩的演员来演单人剧,导演是怎么考量的?中学生式的导表服化道,精华版尚且如此,观众还有必要期待加长版吗?同样的情况《织梦网》和《卡夫卡变虫记》,绿精灵剧团近年专攻儿童市场,已经是准商业剧场了。但《织梦网》剧本单调枯燥、语言贫乏;《卡夫卡变虫记》原本胜在原著绘本的创新与立意,却被男主演挤眉弄眼擤鼻式的“演技”给糟蹋了。但最可怕的是线上云剧场“大厅”演职员名单上只见编导吕俊霖名字,劳伦斯‧大卫(绘本作者)名字被消失了,这是无法接受的低级错误。


《没有时间给你诗》,看似粗粝,却都包含编导全盘部署,美学风格统一的呈现思路。
《没有时间给你诗》,看似粗粝,却都包含编导全盘部署,美学风格统一的呈现思路。



程守明:《没有时间给你诗》。
程守明:《没有时间给你诗》。


因为《多重恋爱人生关系》的好感,我们对《阿Q别传》特别期待。可惜花开无二度,同样的读剧,这次却是那么力不从心。余秋坪在上次读剧的光芒不见了;何文翰的阿Q状态时有时无;黄永益的台湾口音叫人误以为在演异乡人;吴欣谕的露怯状态是排练不足吗……要从语言角度来看,全场可以达标的只有李奕翰一人。剧组宣传《阿Q别传》是经典剧本,其实经典的是鲁迅《阿Q正传》,编剧宫本研只是改编了《阿Q正传》,并加入了鲁迅本人和他生活中的周边人物,以及其它作品人物,还有自己对鲁迅作品及中国近代历史的思考而已。

不管愿不愿意,在“新常态”下,戏剧已经被迫走出过往的“安全模式”,粗糙的线上戏剧如何与精美的电影镜头竞争?原有观众群的流失是迟早问题。戏剧人引以为傲的优秀剧本、演员创作出动人的人物形象、导演带领演员、舞美创作出明确的演出形象……是戏剧赖以和电影分庭抗礼的老本,如果一切不再,凭什么让人选择线上戏剧?

更多文章:

线上“新现场” 激荡剧场结合科技与创新

叶伟章/疫情中的马来西亚,中文剧场的未来与未知

作者 : 徐墨龙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08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