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1-03-05 19:00:00 2437863

黄泉安.安华不行,火箭这趟又情归何处?

开门见山
Advertisement

最近友族媒体人开始戏谑我,问我去年124霹雳州务大臣政变后,为何火箭大佬只专攻马华和魏家祥却相对不朝巫统穷打直追,是否好事近了?

当然,我因政治身分而被问得有些尴尬。我既不是党的至高领导当然无从说活,但身为自由选民,自然也不会无睹政治运转的戏法。

江湖术士把政治誉为凡事都可能的艺术,但我也时时惦念卡巴星生前“政治没有绝对的朋友或敌人,但我们必须要有隽永的原则”那句老话,不知曾否愧对墓堆里的旧同志。

相信,上届大选响应火箭号召而把选票大举投向老马和希盟票篮的九五趴华裔选民,也应该在“政治现实与变法、良知与原则”这极化课题上,一直纠结难解。

说实在,巫统多年高喊“只要不是民主行动党”(Asalkan Bukan DAP),最近好像也有变调,巫统领袖对火箭的态度也显得暧昧了。

针对来届大选各路势力的重置和调整,媒体人讲法显得文雅婉转,认为从现在开始到举行大选,选情与政治组合会一直在变;甚至在大选后,布城新政府也有可能是选后经过谈判所产生。

上期专栏笔者也大胆做了结论,依据眼前势力分布,各政党阵营难取获决定性胜算,悬峙国会仍大有可能重现。此外,大选如提前举行,各方政治势力将会为了自保私利而暂时抛弃合纵连横的行军策略,留至大选尘埃落定后坐地分赃,再以国会议席多寡来确定谁是组织内阁的老大。

眼前热门话题是当朝谁是老大,而土团党、巫统和伊斯兰党的聚散无常,又将如何牵动政治大洗牌的走势。

最新进展,巫统已对首相慕尤丁发出照会表达立场,即目前巫统将续留在国盟政府直到国会解散,但第15届全国大选将不再与土团党合作。土团党仍未正式反应,国阵成员党(马华、国大党)也仍没表态,但土巫两党的对垒已为来届大选铺下政局重新洗牌的前奏曲。

无可否认,当前是收买人头当政府的时代,原则与道义早已搁置两旁,每个国会议员都是待价而沽的期货。论斤两,在朝这一边是以巫统势力最大,现有38名国会议员;在野是以行动党势力最稳强,共有42席。

有人调侃,谁能取得行动党靠拢就能买一送一,因为诚信度的11席也会紧跟火箭爱相随。巫统(包括国阵成员党另3席)联合火箭和诚信党联盟,若能保持本届席位总数的94席,离国会112多数票分野只差18席,是值得考虑经营的方向。

回溯去年底霹雳州政权事变,身为土团党全国署理主席的州务大臣被政敌联手轰走,正是巫统与行动党率军的希盟暂且抛弃政见分歧的大彩排;背地里,霹州火箭领导更是征得总部首肯后,才敢仓然背书行事。

霹雳政变前,早闻巫统里头的“法庭感染群”领袖已和安华取得共组联邦政权的默契,目标是锁定取代慕尤丁,其他条件可以慢慢斟酌。只是好事拖磨,巫统最终屈于“只要不是行动党”的假命题,希盟为人白做嫁衣裳,结果改由巫伊两党稳执霹州政权。

另外,来届大选巫统若与行动党、诚信党组织联邦政府,各方基于过往的政治路线和斗争历史,肯定必先拟出一套令人信服的出师表,才能名正言顺。

去年底霹雳州巫希联手制造政变,公正党因霹州势力式微,全由行动党领军打头阵,结果也是因为缺乏完整的出师表而必须暗地里秘密行事,却在民间和党基层引爆无谓的猜疑和纷争。

反观公正党的国会势力,现又再度栽员折兵而仅剩36名议员,以此势力就算参与巫统、国阵三党、行动党及诚信党共组130议席强势联合政府,第9任首相也不可能准是安华。

其实,希盟本身现已名存实亡,公正党与行动党的利害纷争与路线分歧,早因火箭林氏父子反复扶持马哈迪与沙菲益为折衷首相人选而节外生枝,这条信义的鸿沟,看来短期间很难弥补。

诚然,政治游戏绝对没有一成不变,唯一不变的真理就是凡事万变。因此,行动党联合诚信党一起配对巫统/国阵来组织联邦政府,仍有众多疑难杂症要根除。

更重要的,各党不能忽视房间里的大象,必须预先解除几个根本问题,才来高谈政治重置的新出师表。

朝野的“法庭感染群”领袖(主要是巫统及行动党涉及高调贪污案件的顶级领袖),是否将立誓群体退隐,让各自政党洗涤品牌,号召选民明证肃贪,打救国家?

巫统/国阵是否具有胆识,为马来西亚多元性民族重拾中庸政道,摈弃伊斯兰党的原教旨的狭义主张,套取华裔的信心与支持?

行动党是否有胆识海纳百川,与巫统的忘年伙伴马华及国大党联手共存,为大马少数民族献身,挽救少数民族的社稷千秋?

行动党曾于替阵时代(1998-2004)及人民阵线时代(2008-2015)与伊斯兰党共组联盟,但全数失败收场,应已深知伊党的善变投机与狡猾无情,这次若与巫统联手,是否有胆识斩钉截铁,把摒除伊党作为结盟的先决条件?

最后,巫统与行动党、诚信党是否也有胆识对选民开诚布公,将在15届大选前联合结盟而非事后才来坐地分赃共组政府,让选民能及早自我了断,避免制造另一个悬峙国会,重犯同样的错失?

要不然,政治轨道上,当姣婆遇上西门庆,没啥不能商量和上床的了。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3-05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