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2021-04-10 07:00:00 2457092

黄泉安.公共采购破绽与垄断恶果

开门见山
Advertisement

我国公共部门向来面对财管纰漏,不时会有公共采购机制出现滥权舞弊的丑闻,但查案与诉讼程序冗长,涉贪者往往会在舆论淡忘下轻罪逃脱,因此,反贪会才忙得不可开交,汪洋贪海中的巨鲨和江鱼仔,一直抓不完。

最近,反贪会侦破一个假借150家公司来垄断政府招标工程的集团,自2014年以来在内应的协助下投标345项政府工程,涉及款项达38亿令吉,首脑是拿督级人马,现已被缉捕助查。

与此同时,反贪会再与移民局合作,成功侦破国内最大的伪造临时工作准证(PLKS)集团,揭露此非法集团与移民局内鬼配合,使用駭客以入侵手法骇取移民局的数据库,更改密码并盗取资料,然后在外打印数十万张伪件售给非法外劳,售价为每份伪件6000至8000令吉。

其实,政府机构数据保安系统出现严重漏洞,让外人和内鬼能够轻易入侵并盗取机密数据然后制造伪件贩卖,并不算新闻。几年前,国家稽查司报告曾向国会提过此事,也曾开会讨论政府税收失漏与国家网络安全系统严重纰漏的课题,但问题至今仍没解决。

因此,坊间才会置疑,上述垄断竞标及伪制外劳临时工作准证的非法集团被缉捕,是否因黑白双方分赃不齐纠纷抖出内幕,才让肃贪部队能够破案建功?

回到马来西亚惯常例子,众多政府部门的公共采购中,尤以移民局和皇家关税局最为频出问题,屡见不鲜。

2019年4月15日(希盟时代),Prestariang SKIN有限公司起诉政府中途终止其为移民局安装的35亿令吉国家移民监控系统(SKIN)合约,并向政府索赔7亿3286万令吉。

这张特许协议(Concession Agreement),原本有效期长达15年。该公司在法庭陈情,时至2017年(国阵时代),工程进展已达22.37%,中途腰斩工程使公司蒙受财务损失。

早前,希盟政府是在2018年12月10日宣布终止该项合约,并于2019年1月19日正式生效,过后诉讼辗转多年。今年1月25日,该公司在法庭对政府索偿总额已升介于7.33亿至9.22亿令吉。此案至今仍悬而未决,留待今年7月及9月续审,而目前移民局必须回去沿用旧有的myIMMs系统。

耐人寻味的是,几天前(4月8日),国盟内政部长韩沙再努丁宣布,移民局将动用逾10亿令吉,在未来4年内推出“国家综合移民系统”(NIISe),取代沿用逾20年的myIMMs系统,同时辅助设立国家移民指挥中心的项目。

根据官方资讯,NIISe系统承包商是IRIS资讯工艺系统有限公司(第一代大马卡身分证供应商);系统功能包括全面解决移民局运作问题、集中式数据管理、高效移民事务管理、数字化、节省运营成本等。此外,它也具备多项重要素验证,包括密码、身分和生物识别,可预先检测所有打算进入我国的外国人背景,以保护国家免受威胁。

内政部长选择适时宣布推展NIISe,是否为巧施转移视线手法,遮盖前述移民局出现国内最大伪造临时工作准证(PLKS)集团的负面新闻,大家心里有数;但若是检讨三朝政府(国阵、希盟、国盟)处理国家移民监控系统(SKIN)诉讼案的步骤,不但未能及时提升移民系统,同时还要背起高至9亿令吉的索偿。持平而论,负责公共采购机制的相关部长和官员,始终难逃其咎。

回头再说皇家关税局的公共采购管治实例。去年12月10日,关税局通过官方网站宣布,同年12月20日起,将无限期关闭uCustoms系统(简译“无远弗届的端到端海关解决方案”)。过渡期间,我国进出口通关将重启早于1993年即已应用的报关信息系统(SMK),直到财政部另行通知为止。

由于SMK报关系统是上世纪产品,运作仍属半自动化,需要手动提交供验证用途的海关表格,直接受影响的用户是国内外进出口商,徒增人力脚力,政府此举被批为开倒车。

根据第11大马计划(2016-2020)中期检讨报告,uCustoms系统名列“全国单一进口”(Single Window Gateway)计划中的显要项目,原定于2019上半年启航。当时论述,是指此“全国单一入口”主要是提供端到端的货物通关便利,以提高我国在国际物流业的效率、生产力与竞争力。

翻查资料,uCustoms是2014年(国阵时代)政府发出的关税局采购合约,项目说明为全面自动化、无纸张作业的通关系统,总投资额高达1.16亿令吉。得标者共有2个承包商,其中一个是贸易网交汇机构(DNeX)。

DNeX获取uCustoms部分工程前,早已垄断政府数字机制运作的多项工程,其中尤以承包“全国单一窗口”(National Single Window或缩写NSW)贸易便利化机制,2009年启用以来即驾驭市场,在2018年终财报里,NSW项目进账等于公司总收入的38%(即9190万令吉)。

DNeX所谓的“全国单一窗口”是否为早期原版“全国单一进口”被狸猫换太子的成果,目前已不是关键;去年底整个uCustoms竟被下令无限期停用,也使政府系统承包商难以适从。

若是详细翻查国际实例,一般上,公共采购之所以暴露恶性循环的机制漏洞,政府的最大败笔,应是采购前缺欠妥善和长远及周详的规划,导致落实时纰漏百出,硬体软体提升时往往又涉及耗费翻倍,引起稽查人员与民众对相关系统和供应商表现有所不满。马来西亚也不例外。

此外,政府大型采购计划通常是以特许协约方式发出,有效期往往超逾10年,带有垄断的意识形态,更容易引发滥权舞弊的现象。这是过去三朝政府无能解决的机制管治问题,怨不得人。

作者 : 黄泉安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10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