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言路 > 星期天拿铁

2021-04-10 20:00:00 2457622

郑丁贤.5个政治集团的狼群斗争

星期天拿铁
Advertisement

大马政治生态已经改变。今后的政治战场,不再是两只大象打架,譬如过去国阵对垒希盟的战况,而是一群狼之间的战争。

狼与狼之间,可以结为同伙,一起捕食猎物;但是,也会成为仇敌,咬噬对方。

而今的狼群战斗,是由5个集团组成:

1.国盟;2.国阵;3.希盟;4.砂盟;5.民兴+MUDA+斗士。

下一届大选,不管是在今年或明年举行,大抵就是这5个集团之间的狼斗。

每一个联盟(集团)的内部,都相当松散(除了砂盟),缺乏凝聚力,也没有特定的意识形态来统合;它们的结合,只是为了眼前的需要,希望可以扩大支持群众,或是能够达到交换选票的效果,以期在选举中胜出。

譬如,国盟集团的主要成员是土团和伊斯兰党;两党的合作基础在于争取马来穆斯林选民的认同,以便在这个最大族群市场取得选票。

只是,这是一个新的组合,尚未经过考验,也不容易让选民信服,未必能够发挥1加1等于2,或大于2的效果。

国阵仍然是巫统独大,它和土团断交,疏远伊党,在于它以为自己是马来市场的老大,不需要割舍给土团和伊党;而在集团内部,它轻视马华和国大党的份量,认为这两个伙伴不能带来贡献。

巫统近期一系列的运作,包括要退出国盟政府,都未曾和友党商量,也没有顾及友党的需要和颜面。巫统的独断独行,压缩了马华和国大党的空间,间接打击国阵力量,也使过去的“国阵精神”式微。

马华和国大党近日的反弹,维持和国盟关系,并让国阵会议流产,不表示国阵面对解组,但至少是一种表态,向巫统施压。

希盟主打少数族群和城市马来人的市场,尽管公正党和行动党已经貌合神离,但是,两党共同经营一个市场区块,暂时不能缺少对方,因此必须合作下去。

即使安华和扎希共游巫山,行动党也只能闭起眼睛,装作不见。推举安华为首相人选,维持了希盟结构,但不表示化解内部矛盾。

砂拉越联盟(GPS)在过去的政治格局中,地位并不显著,只求在砂拉越偏安。

但是,随着国阵失去强势地位,乃至丢了政权,砂盟就挣脱了国阵长期以来的间接控制;而随着砂人民的自主意识高涨,砂盟成为民意主导。砂盟过去面对公正党和行动党的强大竞争,但是,砂公正党已濒临瓦解,火箭在砂州温度下降,让砂盟地位水涨船高。

西马任何一个集团要染指政权,都必须拉拢砂盟;而砂盟也乐见西马政治力量的分裂,加强它在谈判桌上的筹码。

民兴党(Warisan),MUDA和斗士党,是一支凑成的组合。而这3党有一些共同性,包括马哈迪、沙菲益、赛沙迪之间的私人关系,以及3党都被排除在主流之外,必须结合寻求生机。

民兴党已经表明要西渡,进入半岛以扩大影响力,它也已经和MUDA接洽,探讨正式合作的模式。

MUDA成立时获得不少年轻大马人的欢迎,如果领导有术,资金来源有方,会有一些发展的潜能。斗士党成立时引起一些注意,但之后无声无息,主要是马哈迪已无作为;不管怎样,这个小党有一些零星的支持。

MUDA和斗士党面对同样困境,无法注册成为合法政党。两党用民兴党旗帜出征,或许是一个途径。

这5个政治集团,像是松散的狼群,为了眼前的需要,而组成一个战斗团体;但是,个别的团体内部,有不同的利益竞争,而缺乏理念的统合,因此随时会生变内哄。

更重要的是,预料没有任何一个政治集团可以独自赢得下一届大选,一旦选举之后,有者成为强者,有者被淘汰。狼群与狼群之间,也势必重新组合。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10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安努亚:没有巫统3.0 · 斥没完没了编故事

    2021-04-10 16:27:48

  • 纳吉:图挺他党任首相 ‧ 违基层意愿 党选将受惩

    2021-04-09 21:41:18

  • 有“音”必有果 巫统内部诡局白热化

    2021-04-09 20:35:04


  •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