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读家

2021-04-21 07:00:00 2461040

【马新艺文活动短波❷、❸月份】李宣春/亮眼的著作与出版社

说书
Advertisement

处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难见马来西亚有机构举办大型文化活动,倒是好些著作在这两个月间陆续出版及上市。这样的情况仍然值得做些记录。以下将就近月在本区域出版且值得注意的著作及其出版社稍作介绍。

由文运企业(Gerakbudaya)出版大马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Tommy Thomas)的自传《我的故事:旷野中的正义》(My Story: Justice in the Wilderness),无疑是继《鲸吞亿万》后,关于大马政治课题最重要、轰动、时代意义的著作——将来要更公允地检视希盟政府短暂的执政寿命,大抵都得要从这本“从小我旁及大环境”的自传出发。此前,《鲸吞亿万》披露了大马华商刘特佐如何协助前首相纳吉夫妇把玩国家财富;而汤米汤姆斯自传则记录了敦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政府执政以后,汤米受委担任总察长期间的一些内部消息。著作1月中出版,很多人或是抱着看政治八卦心态而购买此书。书本面市后,也引起了一些政治拥护者的反弹,质疑书中内容有违法之嫌,并向警方投报。警方也多次到出版社“调查”。

兴许是对这些政治压力不满,或思及著作可能遭查禁,即使是疫情进入社区感染阶段,也还是有大批读者想方设法购得《我的故事:旷野中的正义》;于是就出现了读者亲自前往文运位于雪兰莪八打灵的书店购买此书,而大排长龙的现象。本书虽然也透过网络平台销售,但因人手有限、行管令期间印刷出版节奏放缓,使得书本几度销售至断货,供不应求,必须加印。

文运长期经营政治、社会科学、文史哲类著作出版;创办人张永新(人称张老板)的人生经历也十分传奇,曾因参与政治运动而待过扣留营。文运创办二十余年间,无惧惹上政治“麻烦”,出版不少切中重要时事议题的著作,实是马来西亚出版或人文发展的一道另类、独特、重要风景。

80后逐步成社会中坚


3月,文运出版了本地年轻评论者吴小保的评论文集《思想末罗游》,收入的文章涉及文学、文化、语言和历史思潮;随着80后一代已逐步成为社会中坚分子,并将塑造紧接下来的国家、社会、文化等方面的面貌,吴小保这本著作或可管窥本地文学或文化评论者、研究者的思想进路和关注面向。

还值得一提的是,向来主打青少年小说的本地出版社魔豆原创(Magic Bean),也在2到3月间发起了香港漫画家利志达爱情短篇漫画合集《饮水》预购活动。据悉,本次收录作品为利志达于香港媒体发表的一系列旧作。跨国、跨语言的出版合作在马来西亚并不少见,正如多年前本地马来出版社FIXI VERSO出版了村上春树的马来文版《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利志达《饮水》一书此次由大马出版社经手,再囘售到香港,其出版意义本身有些特殊。

利志达画作风格独特,堪称“非主流”,即使受到了海外国家认同、并累积了不少长期忠实读者,却始终属于“小众”。或许,这里还有一个可以关注的面向是,随着国界之间的壁垒陆续拆卸,在文学出版或影视文化方面的跨地理、跨资源、跨领域合作在未来会否越来越频密,继而形成一种常见情况?以往多是马新优秀创意人才和作品被引介至中港台等地,经过重新包装及提升之后,面向华人地区群众、发光发热(或经出版人一番苦心经营将作品翻译成别种语言输往异文化群体);而像《饮水》这样的“逆向操作”,会否预视马新出版社也可以成为他国创作者们得以发挥、受瞩目、窜起的重要平台?相信若各出版单位在运用及规划资源方面得宜,这种情况便不无可能。

马新两地陆续出书


许久未有消息的诗人木焱透过台湾的松鼠文化有限公司出版了新诗集《荒野地——致被时代耗损与废弃的诗人们》。此次收入诗作多为向诗人、作家、摄影师、革命家斗士等创作者“致敬”之作。诗人在简介一栏中透露其“现于中国江苏无锡从事制药生产”;若是仅仅做为一项记录,本也无需多做联想和解读,但因与木焱在“漂泊的路上”曾有过一些相处和交集的经验,难免要关心他如今是身在“荒野地”,还是到了“奶与蜜之地”?

另外,这两个月期间,马新两地陆续出版的著作,还包括:透过大马作协出版的李忆莙散文集《爱上一条河》、伍燕翎主编《华文教科书上的马华文学》;砂拉越作家晨露的第三本散文集《排排种两棵》;新加坡作家希尼尔的微型小说与闪小说集《丹那美拉的潮声》;由作家张永修操刀的“枫林文丛”推出了由黄晶然所著之随笔集《我来点破》。若仍有未入列的,实属观察未及,请容稍后补上。

随着新冠病毒疫情有受到掌控,兼且疫苗相继面市,已开始运输至各国向民众施打,多数人相信接下来的局势会有所好转,重新步上正轨。这一年多来的“不幸”究竟催生了多少切题之作?对创作者形成多大的影响和冲击?想必在之后都会从更多发表的作品中找出端倪。


作者 : 李宣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1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