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人物

2021-04-26 10:00:00 2465049

HOLD不住的熊熊求知欲,让饶晓冰从职能治疗师钻研到整合治疗师

人物
Advertisement

饶晓冰是一位个性开朗、思维活跃的女子,说话像机关枪,好奇心也特别旺盛,新奇的事物会让她脑内大量分泌多巴胺,肾上腺素飙升,眼睛发亮。好奇心没有害死猫,反而造就了今天的饶晓冰──一位周身刀、张张利的整合治疗师。

所谓整合治疗师,其概念和杂学家十分相似。


饶晓冰毕业于台湾大学医学院职能治疗系,专长中风复健,之后追随法国物理治疗师Jean-Pierre Barral学习内脏筋膜松动术(Visceral Manipulation V.M.),同时,她也是德国Dr Vodder认证的专业徒手淋巴引流治疗师,对康复医学、内科、外科都有涉猎,且能触类旁通,灵活运用。

正因为专长和身分一直在变,在称呼上很难以一贯之,所以她把自己称作“整合治疗师”。

而我觉得饶晓冰像一位悬壶济世的杂学家,杂学不是学无专精,而是识见博通,破除疆界,不受既有框架限制,跨领域多方学习和整合。“我把从每个老师身上学到的东西,加上我过去的经验,融会贯通,给病人做全面的处理。”她这么自我阐述。

又说:“只要是好的学问,我都想学,因为人体太复杂了,我相信多懂一些就更有能力帮助病人!”

为了满足无穷无尽的好奇心和探知欲,饶晓冰开启了一扇扇学习新医技的大门,让自己永远处于学习状态中,自我精进,自我增值。

饶晓冰透过温柔的双手,“倾听”内在脏器与其他系统之间的微妙互动,启动身体的自疗能力。
饶晓冰透过温柔的双手,“倾听”内在脏器与其他系统之间的微妙互动,启动身体的自疗能力。




饶晓冰出生柔佛麻坡,在槟城长大,自小就对生物学兴趣浓厚,槟华女中毕业后,想读医科但经济能力有限,于是听取辅导老师与学姐的建议,入读台大职能治疗系,成了一位职能治疗师,也就是一般人俗称的“复健师”。


大学毕业后一直待在新加坡工作  周末来回奔波马新两地不喊累

20年前,台大毕业的职能治疗师在新加坡非常吃香,饶晓冰还未毕业,就通过了新加坡伊丽莎白医院的电话面试,毕业后,从台湾直飞狮城,在伊丽莎白医院急诊部就职,帮助中风患者复健神经。

5年后,她选择离开伊丽莎白医院,投身宏茂桥社区复健中心,也就是今天的太和观医院(AMK-THKH)。

“我想接触不一样的病人,”饶晓冰说道。伊丽莎白医院在亚洲私人医疗护理领域极负盛誉,是不少富豪的指定医院,设施和服务都是一流的,而宏茂桥社区复健中心则是社区医疗中心,以协助社区病患独立自理为目标,“前者的服务对象是付费病人,后者则是非付费病人,病人的类型不一样,需求和心理素质也完全不相同。”

她一一道来:“在大型私人医院,很多时候都在教导照顾者如何看护病人,而在社区复健中心,我的对象几乎是中风或失能的老人家,我们的任务是教他们独力完成生活大小事,让他们回家后可以照顾自己,融入社会。”

同样是职能治疗师,但服务的对象不一样,热血程度也大不同。在宏茂桥社区康复护理中心的6年,饶晓冰说自己学了很多,也收获了很多,接地气暖人心的医护体验,大大滋养了她的心灵。

6年后,不愿意安于现状的她再度走出舒适区,这一次是协助新加坡鹰阁医院创建中风治疗部。半年后,任务完成,接下来,“就被先生召回来,做了一年家庭主妇。”说到这里,她忍不住噗嗤笑了。

原来饶晓冰和另一半是名副其实的周末夫妻,“星期五下班,我就赶火车回马,抵达吉隆坡时约清晨6点,和丈夫、小孩相聚,过家庭生活,礼拜天晚上再赶火车南下,到站后,梳洗一下就直接上班。”这种马新两地往来奔走、分居共过的家庭生活,足足维持了7年。

印象最深刻的是2003年SARS事件期间,她挺着8个月身孕,从新加坡回来过周末,突然发烧38度不退,必须紧急入院隔离。在疫情的阴影下,人心惶惶,她在病床上打电话通报新加坡的医院,说明状况,请医院帮忙追踪所有与她接触过的病人,以策安全。“那次在马大医药中心住了整个星期,幸好没事,只是虚惊一场。”她微笑说道。

那些年,她一直不想回国,一来已经习惯新加坡的医疗系统和生活节奏,二来是乐在工作中,舟车劳顿也不以为苦。

后来孩子渐渐长大,先生殷切希望她能回来,一家团聚。饶晓冰思前想后了一番,决定放弃高薪厚职的工作,回流大马,回归家庭。


踏上内脏筋膜松动术的追梦之旅

回国后,饶晓冰专心致志当了一年全职主妇,但进入第二年就待不住了,她耍手拧头笑道:“真的不行,我不是当家庭主妇的料!”于是她再次披上短白袍,在私人医院当了3年职能治疗师后,自立门户,继续帮助中风病患。

事实上,中风复健做了十多年后,饶晓冰也感觉到一股原地踏步的倦怠感,再加上年岁渐长,体力慢慢走下坡,为肌力不足的中风病患复健时也更吃力。

2015年是饶晓冰人生的转捩点,这一年,她重遇一位在澳洲做内脏筋膜松动术(Visceral Manipulation V.M.)的学弟陈祯博,学弟对她说,你年纪大了,不可能一辈子做中风复健,饶晓冰觉得所言甚是。

透过这位学弟,饶晓冰知道内脏筋膜松动术的手法不强调体力,而着重于百链千锤,其动作轻柔,手感细腻,透过温柔的双手“倾听”内在脏器与其他系统之间的微妙互动,进而调整,启动身体的自疗能力。

在这门疗法里,徒手就能探索脏器,侦测功能障碍,这让饶晓冰很感兴趣,在好奇心和求知欲的驱使下,踏上内脏筋膜松动术的探索之旅。

她目光炯炯,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量:“我对先生说,我一定要去上课,我要追求我的梦想。你帮我看孩子,这个(梦想)我一定要追!”

2016年,她开始正式上课,为了追随内脏筋膜松动术的创始人法国物理治疗师兼骨疾医师Jean-Pierre Barral的课程,一年内飞了好几趟,到台湾,澳洲、新加坡等地上课。

身边的一些人,包括饶晓冰的母亲,对她近乎疯狂的行径大为费解,“妈妈不理解我为什么要自掏腰包,花了几十万,去学这个东西。她也不理解我为什么不顾家,丢下孩子,去外国上课。”她无奈的笑了一笑。

幸运的是另一半始终了解她、支持她,那一年内,先生担起了顾家顾小孩的责任,让她没有后顾之忧,勇敢追梦。


学得越多,越觉得自己所知甚少

学习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第一堂课,我只听懂10%,因为老师的法国腔实在太重了!”她哈哈笑道。不过,即使听懂老师的法式英语,也不一定明白他说的那一套,因为包括她在内的许多人都是初次听闻内脏筋膜的概念,“有些人上了第一堂就不来了,因为接受不了!”

饶晓冰的个性偏爱挑战自我,难度越高,越是来劲,再加上有学弟从旁指导,到了第四堂,就逐渐进入状况,总算推开了门,准备升堂入室了。

钻研内脏筋膜松动术将近5年,饶晓冰依然觉得这门疗法博大精深,浩瀚无垠。饶晓冰套用她老师的一句话,“学得越多,越是发现自己所知甚少”。

好奇心没有害死猫,反而造就了今天的饶晓冰──一位周身刀、张张利的整合治疗师。
好奇心没有害死猫,反而造就了今天的饶晓冰──一位周身刀、张张利的整合治疗师。



大多数的病痛都不是单一原因造成的,因为人体是一部复杂的机器,骨骼、肌肉、神经、脏器和血管等系统之间相互影响,环环相扣。“某个身体部位出了问题,不能只看这个部位,周边的筋膜、内脏、神经、血管等都要看,甚至病人的情绪也有关系,要全面的看,才能够准确诊断病原。”

为了把病原看清看透,她把“学无止境”4个字奉为圭臬,“学了内脏筋膜后,再学徒手淋巴引流,也学了神经系统、心血管系统等。现在正在努力了解大脑、脊髓、软骨和内分泌,永远学不完,到现在,我每天都在读书!”

对她来说,每学会一门医技,就好比多了一件附加工具,“只要是好的,我都想学,因为人体太复杂了,我相信多懂一些,就更有能力帮助病人。”


期许未来有更多治疗师可以掌握内脏筋膜松动术

从专一求精的职能治疗师,到触类旁通的整合治疗师,饶晓冰意味深长地微笑说道:“我庆幸当年没有读医科,如果当了医生,我觉得我可能会固步自封,因为向来大家都觉得医生掌握的是最棒的、顶尖的。但我不是医生,我是治疗师,所以比较放得开,思想更开放,更容易接受不同的事物。”

3854KLL20214191936298509790.JPG




内脏筋膜松动术和徒手淋巴引流都被归类为自然疗法,或称作“替代疗法”,在国内,自然疗法仍未受到主流医学重视,饶晓冰也无法在大型医院内施展所长。

“在本地,大部分人还不了解这种疗法,人们的反应就跟以前的我一样,觉得匪夷所思。但在国外,各门科的医生开始想要了解何谓内脏筋膜松动术,我在中国上课时,就遇到神经外科医生也来上课。学员中还有很多中医师,中医师做把脉,我们西医派的就做触诊,互相交流后,发现大家的结论一样,只是手法不同而已!”

2018年,饶晓冰接洽了美国Barral 学院──一家致力推广内脏筋膜松动术、神经松动术以及其相关疗法的国际教育、培训和研究机构,在本地开办课程,让那些无法出国上课的国人有机会学习这门手法。

与此同时,她也担起培训治疗师的重任,以帮助更多患有疼痛和健康问题的人。“未来的10年,我希望本地的治疗师都可以掌握内脏筋膜松动术。”这就是她努力追求的志业。



(编按:饶晓冰将于5月23日在吉隆坡大城堡城邦阅读花园主持“淋巴引流工作坊 ”,让大家认识淋巴引流及发生水肿的原因,并了解淋巴引流时的禁忌。工作坊需报名和缴费,详情请点阅:城邦阅读花园www.cite.com.my或致电03-9056 3833查询。)



相关文章:

唇颚裂患者诺拉阿布哈山/外在残缺带来的内心创伤 只能靠自己小心翼翼缝补修复

槟城古迹信托会主席林玉裳/理工科出身,冥冥中却被牵扯进古迹文化圈

陈文宏/羽球,曾让我攀上人生巅峰,年少气盛的我却不懂得珍惜……


作者 : 张佩莉(特约记者) 辛柄耀(摄影)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4-26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非常人物/玛丽安李:我不戴头巾,我对抗的不是宗教,是父权主义

    2021-04-23 12:10:00

  • 唇颚裂患者诺拉阿布哈山/外在残缺带来的内心创伤 只能靠自己小心翼翼缝补修复

    2021-04-19 10:00:00

  • 非常人物/孙文豪 人生坠入暗黑谷底,音疗引领我浴火重生

    2021-04-09 11:15:00

  • 槟城古迹信托会主席林玉裳/理工科出身,冥冥中却被牵扯进古迹文化圈

    2021-04-05 09:00:00

  • 陈文宏/羽球,曾让我攀上人生巅峰,年少气盛的我却不懂得珍惜……

    2021-03-29 09:30:00

  • 非常人物/关杰耀 鲎的守护人

    2021-03-26 11:05:00

  • 非常人物/本地笑匠林有信(Douglas Lim) 用幽默消解生活苦闷

    2021-03-15 09:20:00

  • 非常人物/张素芳教授∶“我是一个普通人,我的未来全凭奖学金决定!”

    2021-03-13 16:30:00

  • 非常人物/丁春光登峰造极的70人生 我攀爬的是自己内心一座座的高山

    2021-03-13 13:55:00

  • 非常人物/生活梦想家Cikgu Ayu:我相信这世上没有办不到的事

    2021-03-11 16:30:00

  •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