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文艺春秋

2021-05-04 09:00:00 2468784

吴佳玮/路墩像人生跨不過的坎

文艺春秋
Advertisement

图/Kuco
图/Kuco

在一条通往医院的马路旁,有间木屋,和一名青年。他总是板着面容,从外工作归来,他将红枣泡进水坛,颂祷经文后沐浴净身,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那也是他祈祷的场所,空间不大,狭长得只放得下一张床、一张矮桌、一幅日历、一具衣柜(家人的物件占据了大半)、一扇挂着白色窗帘的,只能拉开一条细缝的窗。关于祈祷的打算,原是要面向天空,经文要传到外面的世界才算有效;可是他的上帝想来不是千依百顺、温柔淑良的哆啦A梦,关了窗户当作听不见。于是他每一天在自己房间的按时祈祷,都开窗,让声音之间都能交流。他的房间紧贴马路,临近两道无济于事的路墩,屋外的噪音全来自电单车的引擎。这条马路非常窄短,一般的汽车经过,车轮容易陷入马路旁的泥泞及草丛;唯有对于电单车而言,是宽敞的。那里平时罕有人烟,本是到医院的小路,也没其他去处,纵是在疫情锁城时,警察也不会费心思在此处设置路障。本来白天里他也不常在房间,不成大碍;唯独在夜里,关了窗也隔不了音。因为总有些孩子,乘空闲,时不时驾驶电单车倨傲地奔驰而过。

但在政府让他待业在家时,他看见推特上镇上的青年团宣布要免费派鸡,青年团估计要召集3000人,每人赠送两只冷冻鸡。青年团属于一个庞大的组织,庞大得像雨后池塘里的青蛙,咔哒咔哒,不断地宣读政治议程,在舞台上无时无刻地表演剑舞。冷冻鸡肉是青年团的吉祥物,据传有名领袖在菜市场,以一令吉的低价购买到一只鸡,匪夷所思又如海市蜃楼(小贩是心甘情愿,绝非是贿赂巴结的场面)。仰仗这誉为美谈的幸运,所以在这时节,青年团还是执意要举办盛会,分享这誉为美谈的好运,展示青年团诚心的祝福。担心来宾们两只手各抓着鸡脖子就无法驾驶,青年团的采购员还体现了优良传统,贴心地修正:在采购单上将3000人改成3000只鸡,好让来宾可以腾出手抓紧车把,自行回家(但预算案上依旧是每人两只鸡)。

因此他害怕疫情加重 ,这条马路日夜里益加热闹了。这一年,突如其来的瘟疫,犹如暴风雪,将全世界都冻结起来,整个国家仿佛在这个时节都停止下来,无论经济还是选举,人与人的交流全陷于雪地,像没办法转台的电视机,单曲循环地播放着自觉委屈老要掀桌的过气演员、患服装选择困难症而一直要打别人屁股的帐篷爱好者、除不尽数字的数学老师,终将是众声喧嚣却无所作为的世界。如同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是个冰冻星球,人民全是愚昧的奴隶,统治者却是一群猩猩。此时他细想这些桥段有些不对劲,却记不起哪里不对劲,或是剧情太荒唐了吧。然而疫情冻结了世界,却没有冻结他的饥饿。他失去了稳定的收入,没有固定的工作,饿意让他日夜昏昏沉沉,导致寂静的长夜里突然响过震耳欲聋的电单车引擎声,犹如一只巨手,直把他从床上拽下来。他也不是不曾年轻的,这些孩子的心思,他也知道。每个孩子年少时也曾疯狂,曾不理会他人滋味,总想呐喊,总想要拥抱,想被他人看到,所以释放排气管里的消音器,让气浪的咆哮有如道路上的摇滚乐团。然而他惧怕这深夜里的巨响,这巨响如保龄球般将他在小学与同学凌晨并骑的自行车给一一撞倒了,剩他安然。当他在自己狭长的房间里惊醒,闻到泥土和尸体的味道,白幕般的墙壁迸出一对车灯,阵阵嚎叫如刹车声。他看见一只只的噪音,首尾相衔的钻透墙壁,啃遍家具,爬满他的身躯。路旁经过的电单车响着愉悦的舞步,就像葬礼上,嗑着花生的宾客。所以他虔诚地祈祷,祈祷安宁,祈求将这些声音都消灭,唯有祈祷时的喃喃自语,在临清晨方能入眠。

这夜里,他想,就修他妈的路墩吧。

于是他砸碎床头日历底下的小猪扑满(虽是不合时宜的摆设,可他喜欢将小猪喂饱然后砸碎,颇有时代的意义),举起来沉甸甸的,却只足够买一包烟。也不是说他的积蓄太少,而是香烟太贵。香烟像替罪羔羊,每当国家赤字高涨,征税总往烟酒方面挤海绵。若不是吸烟或许有助提神,保障驾驶安全,也该会被舆论嚷嚷,说成早该被禁的。

修路墩的钱,有其他出处。那来自他预支的养老金。政府推出利民政策,可以先将未来的养老金预支出来。他仔细推算,若能解决噪音问题,就能使他更有精力工作,说不定可以到镇上应聘当新招的铁路工人。预支出来的钱,很快就能填补回去,这显然是合算的投资。至于材料和人手的安排,他到镇上的五金店,白皙透红的店主,在听完他的要求后,瞪大了双眼,然后恢复老练的面容,估算材料,安排运达的时间,再介绍店里的外籍劳工前去铺设。计算器算出来的数字,带走了他刚提出的养老金的一大半。隔日早晨,卡车载着一车的沥青,加上开车的管工和两名外籍劳工。在原有的两道路墩之间,他嘱咐工人尽可能每隔约一米(须紧守社交距离)来铺设路墩。直至所有的距离都规划清楚,并排的路墩都横跨路面,一共建构了11道路墩,计上原有的两道,他饶有趣味地将每一道路墩以州属的名字取名,其中一道距离较远的,命名为柔佛。剩余的沥青,再平均地铺设在每条路墩上,叠起来的高度,大概连脚也迈不过了。他预想这夜里将会很宁静,将会如戒严时代般,令人觉得安详。虽然门外围观的人群有些吵闹,但也只是图一时新鲜,过几日便会遗忘。电单车的咒骂声也一样,过几日便也将和引擎声一齐销声匿迹。届时,他将有一个空间,属于自己的宁静和安详,安详得像结了疤。

没多久,像野外灭绝物种的市政府官员,出现在他铺设的路墩旁,他差些便以为遇到诈骗集团。他曾在市政府的推特下留言,谎称有小孩要越过马路而需铺设路墩,或要求交警逮捕违法改造单车过来设置路障,甚至出示医院的精神衰弱的诊断书,乞求政府有所回应,可政府原来早已把办公室改建成摄影棚。要不是市政府开罚单的效率如此神速,他还以为他留言的是假账号,背后的管理员不是狗便只是出现在报章上叮咛你多喝温水的搞笑艺人,唯有在开罚单时,每天身穿不同彩色衬衫的官员才会出现,并勒令铲平路墩。随后的记者、闻讯而来的村民(似乎包括了青年团的成员),纷纷以踩平路墩的慷慨姿态,到木屋旁见证动土仪式。他略数,也算得上3000人吧。

于是他又回到五金店,店主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推荐一辆推土机,可以铲平路面上所有的路墩,而司机的劳作费就略施优惠了。计算器的数字,又将他的养老金压榨得所剩无几。当天下午,精心打扮的管工,指挥外籍劳工驾驶推土机,将路墩一一铲除;市政府的官员则在一旁,逐一为不遵守社交距离的村民开罚单。路面经此一役,平整得更胜以往,如跨国铁路,可以让电单车尽情飞驰;铲下的沥青,填平路边的泥泞,顿时连汽车也能开过来了。

“你就拿个铲子,挖几个坑洞,”管工待人群散尽,在踩踏路边的沥青时出主意,在这个国家,有坑洼的路面才是正常,没人会留意上,市政府也不会过来开罚单。

他剩下的养老金,也只足够在五金店里买把铁铲。乘天将黑无人时,拿起铲,不敢在离家太近的地方,就挑百步外的转角处,随意下几个铲子。他气喘吁吁地走回家,在墙边休息,点了香烟,望着恢复原状的路面,忙碌了整天,他没有得到什么改善,只是失去了金钱。算起来,从中得益的是售卖沥青的五金店店主、填土的外籍劳工以及拿走一切成果的,不留半点残渣的进口推土机。这一群人在他的土地上将他的积蓄瓜分。香烟的气味也被风吹散后,他倚在墙边,看着拿着铲的自己,像个傻子,更像个无证农夫,这种白做工的感觉简直是在种猫山王榴梿。

他回到木屋后,在马路的转角处有辆脚踏车悠悠而来,骑手一边骑车一边发推特,大概是一名热爱体育的青年部长吧。


作者 : 吴佳玮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4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梁馨元/当我再次回去的时候她终于拉开窗帘

    2021-04-02 09:00:00

  • 【专栏.所见微尘】李忆莙/战争哀歌之虚与实

    2021-04-02 09:00:00

  • 尼雅/代客忧伤

    2021-03-30 09:00:00

  • 黄远雄/量雨具之歌

    2021-03-26 09:00:00

  • 【专栏.观看的方式】林雪虹/狼的时刻

    2021-03-26 09:00:00

  • 【专栏.观看的方式】龚万辉/房间的森林

    2021-03-26 09:00:00

  •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