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星云

2021-05-02 19:05:00 2468842

【散文组】方肯推荐发表/闭着闭着眼/陈琴鹃

星云
Advertisement

当第一片雪花降落,我轻轻拨弄,挥之不去。

第二片、第三片接续落下……直到雪花纷飞而至,在我发梢、眼睫结了霜,直到我在空中挥舞的双手疲累得失去了力气,于是我后退,卷缩身躯,任凭雨雪有声无声地沁入体内,在心房成了结痂的冻疮。

暮色昏暗,我缓慢步行回家,回头看见你还在。再次回首,却发现稀疏的四足脚印已消失不见。

白茫茫一片,哭哑的风声撩拨耳鬓,才发觉自己举步维艰,说不出一句话,在不见边际的寒冬里。

我醒了,在暮色里。挂在天花板的风扇叶片拖着影子追逐转动,有时8叶,有时12叶。我闭上眼。胸口郁热难熬,胃液如熔岩滚动,直逼喉腔。我坐直了……才发现梦里带来的雪花在眼角化了,直直流下。我微微打颤,不确定到底是热是冷。

天窗引渡进来的光影斜斜地换了一个角度,爬上了苍白的墙。他们就要回来了……我跄跄走向厨房,直直灌了两大杯水,冀望浇熄肚里妄自活跃了三十多年的活火山。自从3年前腹中的孩子走后,这座活火山愈是搅腾了。

这些年,这双自小不沾阳春水不擅长烧菜的手,在料理台灶炉上反而找到一份安宁。流水哗啦啦地冲洗着五谷蔬菜,锅盖因不安分的蒸汽碰撞着锅沿咯咯咯有律动地响。跃动的蓝色火焰舔着锅底,让锅里平静的食油煨出一圈一圈的细纹。我挨近火焰,最原始的温热。辛辣呛味不客气地窜出锅外,我猝不及防闭上了眼。但被炊烟呛着不是第一遭,累累挫败与不堪怎么就学不会……烟火气将少不经事爱做梦的少女拉回现实,在这昏天暗地的岁月里,悄然品尝一刻踏实。生活不就是柴米油盐吗?人生不就是喜怒哀乐磕磕碰碰的参合吗?我真懂吗?我不懂。——玻璃大门被拉开,“妈,我回来了!”“哗,好香!”我的视线穿过油烟寻找那一大一小的身影,朦胧中的那两张笑脸,是一锭安定剂。

天色暗了。用完饭,闲话家常,再把孩子哄着送上了床。故事书一页一页地翻,久远以前的故事一则一则在床头上演。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孩子几乎要用半个身体挡在书前,我在床上搜寻不果的书签,原来紧紧握在他手。“再读多几页,好吗?”

好吧。

天色更暗了,孩子。我又读了几页故事书后,声音疲惫地近乎讨怜。今天,就到这里吧,好吗?妈妈身体疼,好累。“好吧……”他轻轻地将书签插入扉页,合上书,熄了灯。

一声叹息,我分不清是灯泡钨丝发出的,还是我心里的。

我躺在孩子的身边。这一刻,黑暗真的降临了,将我重重包裹。

熟悉的黑暗。属于我的黑暗。

孩子,我忘了对你说,我今天下午梦见猪猪了。猪猪走了,她把最后的一点光热带走了。她和弟弟一样,没说一声就走了。我想念猪猪毛茸茸又灵活的尾巴轻扫我的眉眼、我的脖子。我想念猪猪的贴心与傲娇。我想念猪猪哀求乞讨罐头的眼神。我想念她,总是包容我的脆弱和孩子气。但我要如何思念弟弟呢,我只听过他一次心跳,甚至没有见过他一眼。

孩子,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对你说……

他走了。世界微微震动了一下。不幸的事接踵而至……同情有的,冰冷得灼人的慰问也是有的。然后我走入了一圈又一圈的幽暗,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漆黑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我走入一圈又一圈的黑暗,身体一天一天负荷不了,三天两头往诊所跑。医生常狐疑地望着我,病怎么老是不好。或者他也知道,我心里有个失语的黑洞,只是没说出口。后来猪猪走了。她走了,寒冬呼啸到来。

我住进了,晦暗的冬夜里。不管是白昼,或黑夜。雪花片片地下。

孩子,请原谅我。我再也不是一个好的说故事者。每一次看见你认真听故事的脸,我总是愧疚。

“妈妈,你看到我吗?”

看不到呢……

“妈妈,你闭着闭着眼,就看到我了。”

嗯?我循着稚嫩的童音,微微侧头。

“妈妈,你不是教过我吗?灯一关,黑暗来了。只要闭着眼,一下下,再睁开眼睛就可以看见了。”

光来了,黑暗就走了


我当然记得……我记得在很多个黑夜我祈祷你的到来。我记得躺在妇产科硬实的床上,依着医生的手指竭尽眼力在昏暗的超声波屏幕里寻找你的眉眼,还有小小的心脏。我记得在很多个熄了灯后的夜晚,我哼着诗歌,看着婴儿床里的你安稳地睡去。我记得我对你说过,孩子,黑暗突然降临,不要害怕。只要你闭上眼,再睁开,你就会看到妈妈。

黑暗吞吃不了你。

“妈妈,”一只小手轻轻挽着我的手臂,暖暖的身躯紧紧靠了过来。厚实的小手掌在我冰冷的皮肤上透着温热,“你看到我了吗?”

我侧头转向他,迎向他的鼻息。我轻轻闭上了眼,再睁开——一双黑白分明,清澄明亮的眼眸在漆黑里闪亮。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亮。

我看到了。我看到你了,我亲爱的孩子。

“妈妈,你还记得吗?你说过,我是你的小太阳。”

我拥他入怀,嘴唇贴在他的额头上。他的光热透过肌肤、那在混沌暗昧就开始紧紧接连的脐带记忆,缓缓地,又澎湃地涌入我心房。积雪一寸寸融化,在眼底流淌成涓涓细流。起伏的胸腔隐隐骚动,我闻到了翠绿的清新,在那冰川雪谷里,在那悄悄长了茧的冻疮,冰霜封住的血脉……

寂静的夜,我们牢牢贴着彼此的气息,没有言语的,最深邃的交语。我当然记得,孩子。光来了,黑暗就走了。

人生不曾允诺长春明媚,不是吗?

但冬夜终将遁迹,在暖融融的小太阳面前。



【导师评语】以开篇的梦境,阐述了自己的心境,疲惫、冰冷、迷惘,是孤独的一片白。虽然现实的柴米油盐和家庭仍旧将身体拉回本位,但心灵仍旧被来不及出生的孩子(弟弟)、离世的宠物(猪猪)占据,陷入黑暗,影响了健康。最后,怀里像太阳的孩子,温暖了自己,给自己重新拥抱生活的力量,也融化了冰冷的冬夜。

这篇文章行文流畅而真挚,以鲜明的对比手法,描绘了心中的苍凉,对比孩子的温暖;内心的黑暗,对比孩子的光亮;逝世的孩子弟弟和猪猪,对比身心健康的孩子。表现出与其为失去而颓丧,不如为拥有的一切振作,让心灵终得解脱。(方肯)


作者 : 陈琴鹃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2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诗歌组】4首学员作品推荐发表/方路评选

    2021-04-25 19:05:00

  • 薛子晶 ‧ 心态上的“勾”和“叉”

    2018-05-24 15:35:32

  • 知足 ‧ 【花踪14读者回响】第一次知足(雪兰莪)

    2017-07-11 20:36:54

  • 知足 ‧ 〈死亡不留痕〉有感

    2017-07-04 15:46:00

  • 享受“不务正业时”的快乐/温裕华(史里肯邦安)

    2021-01-20 19:00:00

  • 【全民阅读】我的书店时光 PART 2 : 现代篇

    2020-03-13 19:00:00

  • 【如意安详】生日快乐/何国忠

    2020-02-25 19:00:00

  • 星洲日报情义九十【至诚感谢】

    2019-10-11 19:00:00

  • 【花踪回响】花踪15 回响翩翩

    2019-08-13 14:00:00

  • 碧澄.请放下,文学事

    2019-03-30 07:00:00

  •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