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副刊 > 星云

2021-05-02 19:10:00 2468856

【散文组】王修捷推荐发表/黑猫 /紫石

星云
Advertisement

清晨,住处旁的山丘鸟语啾啾、绿意甚浓。我与同伴手持着偶尔用于登山的手杖走在街上。世纪疫情肆虐落实了行管令,一贯晨步的地方不再是离家方圆几公里之遥有湖有流水树木苍苍的公园,而选择在小区民宅街道绕步。两个人六只脚,步履显然也不蹒跚,可是形态看起来简直与迟暮老人没什么两样。

清晨小区的街似乎也是狗溜达的世界,特别是那些像是刚生产坠着肿胀乳房的母狗,其眼神甚不友善,一如冠病病毒随时给人带来威胁,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叫人坠入极度黑暗的日子。手杖是在Daiso百货买来的,我想握在手里也许还可吓唬吓唬那些看似不该走近的动物或什么的。

在这之前,我都没怎么留意小区四处游荡的猫。如今意外地发现猫的数量远远超越了狗。晨光里,我逆着柏油路上不时驶出民宅大抵是要去上班的车子,而每走几步几乎都会遇见猫。有时猫卷曲着身躯眯着眼,大喇喇地安睡在房子前院的瓷砖上;有时那些毛茸茸的身躯像是隐身于花盆旁的鹅卵石里,看似不显眼却轻易让我发现了;有时猫在屋檐下悠然地吃着碗里的粮食或是用其小钩状舌头慢条斯理地舔舐自己的毛发,间中会有个类似猫屋的笼子,我想这猫大概属于这人家;更多时候猫漫不经心地走在渠旁、围墙上或是邋遢阴暗的后巷。偶然有一次,我望去蔚蓝天空中的云朵时,不经意瞥见两层楼房赭石屋脊上游走着一只橙白斑纹的猫,那猫竟以一种居高临下,嗤之以鼻的姿态,回过头来瞅了一瞅。

尽管那些猫的毛发色泽各不相同、瞳孔是蓝是绿是黑是粽是橙各异,终究安静地独来独往。我想,其实猫是寂寞的。猫双眸落寞的神情仿佛堆叠了百年孤寂。尤其黑猫,其幽暗、深邃、满溢忧郁的瞳孔,仿佛忧伤随时夺眶而出。唯有天知道那猫究竟受了什么委屈?

这些日子在小区遇见众多猫里,似乎不曾见过黑猫。奇怪?黑猫都上哪儿去了?是不是黑漆漆的色泽算不上可爱,没人愿意豢养?抑或一如嘎嘎嘎叫的乌鸦,黑猫也给人一种不祥的征兆?排开豢养的猫不说,小区总该会有一只半只的黑色野猫吧?

思绪不受控制地绕着黑猫胡乱揣测,倏然有种难以言喻的复杂。仿佛走进时光隧道回到70年代半岛小渔村的碎光流影里。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也曾是“黑猫”——那时弄里与我年龄相仿的玩伴老爱唤我黑猫。性情使然,我鼓起腮涨红着脸很是生气。然而,往往我越气他们就越乐,黑猫、黑猫地喊得越加使劲。他们嘻皮笑脸地,犹然带有一种揶揄、欺凌的意味,叫我打从心底百般地厌恶。但,纵然“黑猫”听起来很具贬义、纵然知道被戏弄、纵然心里倍感委屈,我终究没敢做出反抗。当时幼小的心灵已似乎清楚知道若然彼此闹僵就没有了朋友,而那种落单的日子毕竟不好过。

听母亲说,幼时的我特爱哭,动不动就启动哭腔。仿佛要将今世所有的眼泪耗尽方罢休。搞得刚当上妈妈的母亲常常被逼放下手边的活儿安抚我。有时忙得无法抽身索性放任我哭,兴许累了自然会安然睡去。其实不然。年幼身躯单薄,究竟不胜负荷如此地哭闹,最终导致腹部胀气更为折腾。话说,有一次碰巧有猫走过,母亲不经意喵喵喵地学起了猫叫,同时伸出她那长满茧子的手在板墙上搓动发出了沙沙声。说时迟那时快,正在哭闹中的我竟安静了下来。后来还真是屡试屡验。想必,我就这样成了“黑猫”吧?

走入了阅读的时空


后来稍微长大,身形瘦小黝黑,短短的头发稀薄枯黄,我显然就是不得人心的一个丫头。我记得父母为一家生计,每日天未亮已摸黑到芭场劳作去。清晨的屋里,阿嫲爬满皱纹和褶子的脸甚少笑容,总是凶巴巴的。当时我究竟很小,小得读不懂阿嫲时晴时雨的情绪变化。很多时候,好端端的天气一下晴天霹雳沦降成雨。往往邻里孩童戏耍的声浪刚好抵达对的位置,使我有个明确的方向躲避一场骤雨。

人与人保持距离似乎有效地减低疫情的蔓延,而我当时总与阿嫲保持一段距离,这果真避免了阿嫲突如其来的谩骂和挨打。后来,随着身躯日渐增高,我意识到我与阿嫲的距离也逐渐长成一座厚实的森林,彼此再也够不到对方。再后来,当我试着以孙女乖巧的姿态靠近时,阿嫲那患有白内障的双眸灰蒙蒙的,宛若黑猫瞳孔里洋溢着落寞。阿嫲的视觉早已在暮年丧子的时候,蒙上一层厚厚的忧伤。

记得儿时那些炙热的下午,袒露在阳光底下的空气沸腾着。刚从外头戏耍回到家,打算入屋沐浴更衣吃饭然后上学去的我,像个小偷瑟瑟缩缩躲着屋里那身浅蓝色斜领上衣、黑色棉质长裤、脑后结个发髻的身影。但终究还是败露了身分。阿嫲气急败坏滔天谩骂的声浪加速了我的心跳。我额头涔涔冒汗,心里很是焦灼,摄手摄脚换了校服拿了书包赶紧上学去,也没顾及沐浴吃饭了。兴许太累,或是饿昏了头,有一次我竟在大太阳底下的队伍中晕了过去。那次之后,塞翁失马地我竟获得学校每日免费午餐的提供。再后来,我发现学校寂静的图书馆竟深藏着许多故事和讯息有待发掘,就此走入了阅读的时空里,乐此不倦。渐渐,我与弄里那些纯粹只爱戏耍的玩伴渐行渐远,也渐渐地极少听到“黑猫”了,渐渐地阿嫲的谩骂也成了自个儿叨叨嗦嗦的自言自语——其实那些年阿嫲是寂寞的。

在这疫情肆虐行管令期间,宅在家无所事事的我竟想起了黑猫。不知那些年弄里的玩伴如今还记得爱哭的“黑猫”吗?



【导师评语】细腻地观察小区里的黑猫,它们在睡眠中、在躲藏中、在进食中,或是在舔舐毛发中,并在独来独往的猫群眼里,发现独行的寂寞。猫会不会寂寞?这其实反射出作者的内心。追溯曾被冠上绰号“黑猫”的自己,是一只寂寞的“猫”——外貌不讨喜、爱哭,都变成玩伴取笑、阿嫲责难的原因。最后,随着年纪增长,也看见了阿嫲暴躁背后的寂寞。那些寂寞都在岁月的流逝中释怀了。

行文自然诚挚,客观而宽容地梳理自己与阿嫲的纠葛,成长中的“寂寞”表现得云淡风轻,回首仅是短暂的涟漪。(方肯)


作者 : 紫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2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 【诗歌组】4首学员作品推荐发表/方路评选

    2021-04-25 19:05:00

  • 享受“不务正业时”的快乐/温裕华(史里肯邦安)

    2021-01-20 19:00:00

  • 【全民阅读】我的书店时光 PART 2 : 现代篇

    2020-03-13 19:00:00

  • 【如意安详】生日快乐/何国忠

    2020-02-25 19:00:00

  • 星洲日报情义九十【至诚感谢】

    2019-10-11 19:00:00

  • 【花踪回响】花踪15 回响翩翩

    2019-08-13 14:00:00

  • 碧澄.请放下,文学事

    2019-03-30 07:00:00

  • 【芝士蛋糕和我们的贫穷】蔡兴隆 ‧ 一生太短一瞬好长

    2019-01-10 19:52:36

  • 翁菀君 ‧ 一个人,两种人生

    2018-10-23 16:41:16

  • 张永怡 ‧ 百日谈 ‧ 村上明珠

    2018-08-07 18:42:06

  •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