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国际

财经

体育

娱乐

副刊

订阅Newsletter (电邮新闻)

  • 请用简体字进行搜索,以便得出更精准的搜索结果。
  • 请检查你的搜索字眼是否正确。
  • 去掉搜索字眼周围的引号来进行单个单词的匹配: "blue drop" 匹配度会比 blue drop低.
快报 |
全国 > 社会

2021-05-03 06:05:00

独家 | 从美赶返 女子抚棺送别母 ‧ “我回来了 你安心去吧”

社会
Advertisement


陈宝玲身穿防护围裙、手套、面罩和口罩,站在妈妈遗照旁。
陈宝玲身穿防护围裙、手套、面罩和口罩,站在妈妈遗照旁。



报道:麦肖剑

摄影:郑霹麟

(怡保2日讯)陈宝玲下飞机不到24小时,就见到了妈妈黄金妹。这是她们相隔10个月后再见面。不过这次,她们之间隔着面罩、口罩、防护围裙,还有一层棺材壁板。

被棺材挡着,她无法直接摸到妈妈的脸庞。她伸出戴着蓝色橡胶手套的手,轻轻抚摸妈妈脸上方的透明小窗,泪眼婆娑,依依不舍,对妈妈轻声说:阿姑,我回来了,你安心去吧,不必挂心,对不起,我没有机会报答你。

84岁的黄金妹是在星期三早上,在白兰园住家附近被一辆客货车撞倒身亡。陈宝玲是她唯一的女儿,在美国工作十多年。工作时,宝玲习惯把手机关上,当表姐的电话打到工作的餐厅,她第一个感觉是:一定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妈妈病了进了医院?

表姐说:你要冷静些,听我说,你妈妈被车撞到,听说,她已经死了。宝玲没有哭,老板问:你要不要回去马来西亚?她说:不必,我可以做的。勉强服务了几张桌子,再也忍不住,决定还是回来,上车打电话,泪哗啦就掉了下来。

从美国机场到大马机场,再争取到在怡保隔离、在有限时间内出席葬礼见妈妈最后一面,也遇到了一些阻碍;宝玲几乎认为,自己已没机会回来送妈妈最后一程,悲痛得只能一直祈祷。



陈宝玲双手合十,默默为妈妈祈祷。
陈宝玲双手合十,默默为妈妈祈祷。



跪谢崔慈恩助安排

在行动党桂和区州议员崔慈恩的协助下,她终于如期回到怡保,也成功申请到3小时送妈妈出殡。葬礼上,她按捺不住感激之情,在崔慈恩面前双膝跪地:谢谢你们的帮忙,让我可以见到妈妈最后一面!

无法亲自送别将内疚一辈子

知道要回马后,人在吉隆坡的表妹就协助提交申请,要求让陈宝玲回来出席葬礼,一直得不到确定答复;宝玲原本打算,让妈妈遗体在冷冻库里放上一时,直至她回来,再进行丧礼。

“但很多人劝说,不要让遗体在冷冻库里放太久,不如葬礼照旧,我缺席,待回来后再打一场醮,不过如此一来,我就不能亲自送妈妈离开,那样我一辈子都会内疚。”

她说,直到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与崔慈恩到家中探访,家人提出此问题,崔慈恩协助跟进,终于取得肯定的答案;崔慈恩也协助与卫生部全国危机准备及应对中心(CPRC)协调,让她得以回到怡保在酒店隔离,出席妈妈丧礼。



有感崔慈恩从旁协助,让她得以回来见妈妈最后一面,陈宝玲双膝跪地,向崔慈恩声声言谢。
有感崔慈恩从旁协助,让她得以回来见妈妈最后一面,陈宝玲双膝跪地,向崔慈恩声声言谢。



筛检不符要求 搭隔日班机

在机场,她遇到第二个阻滞,被告知她做的冠病筛检不符合马来西亚要求,被禁止登机。柜台负责人说,若赶得及重做后在当晚11时前回来,就可上另一班机。

她再次回来时是11时正,柜台已关闭,无法打印出机票,当下她悲痛欲绝。所幸,最终成功登上第二天的班机,虽迟了一天,也还是回来了。为此,出殡日子也延迟了一日,好让这名孝女回来尽孝。

出殡前一晚,她再被告知,因疫情吃紧,救护车不敷,她必须自行寻找私人救护车载送到丧府。最终卫生部还是找到了交通,虽非救护车,但也派出一名身穿隔离衣的民防局官员全程护送。


陈宝玲(左起)和儿子郑和满在盖棺前,再看黄金妹最后一面。撞倒黄金妹的司机在雇主陪同下,也到场致哀,低头不语。
陈宝玲(左起)和儿子郑和满在盖棺前,再看黄金妹最后一面。撞倒黄金妹的司机在雇主陪同下,也到场致哀,低头不语。


原打算回马陪母过晚年

陈宝玲是单亲妈妈,黄金妹也同样是单亲妈妈,领养宝玲并将她抚养长大。宝玲生下儿子郑和满后,为了生计远赴美国,黄金妹自告奋勇,帮忙照顾孙子,让宝玲无后顾之忧。

宝玲在葬礼后回到酒店隔离,通过WhatsApp接受采访时说,平日妈妈、她和儿子3人会不时通过skype视讯聊天,最后一次是约3个星期前,那时她告诉妈妈,在航空飞行学院就读的儿子考试过关了,还去吃了牛扒庆祝,妈妈听后,笑得很开心。

她原本想把妈妈接到美国尽奉养之责,但妈妈不愿,说美国天气冷、没朋友,不习惯;于是宝玲便打算,待儿子毕业后找到工作,担子轻了,她就回到家乡,和妈妈住在一块儿,陪妈妈颐养天年,还可以带着妈妈去旅游。

“我很感谢她。她把我养得那么大,又帮忙照顾我的儿子,为了我们,牺牲了很多。我还没有机会正式报答她,她已经离开了……”

陈宝玲一抵达丧府,立即走到棺木旁,把脸凑近透明小窗,隔着小窗轻轻抚摸妈妈脸庞,抬头时已满脸泪痕,见者鼻酸。
陈宝玲一抵达丧府,立即走到棺木旁,把脸凑近透明小窗,隔着小窗轻轻抚摸妈妈脸庞,抬头时已满脸泪痕,见者鼻酸。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3
热门话题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推荐文章 :


Advertisement

分享给朋友:

其他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