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刺绣

4月前
5月前
年幼时,妈妈会在午后休闲时光,掏出一卷白色略带半透明的纸张,摊开在桌面上对折了再对折,然后用锋利的小菜刀顺着纸张的折痕,一刀一刀顺序地切割。利落干脆的巧手,不一会工夫就把一大卷白纸,各别切成60公分和70公分大小的正方形。 切好后,再用树胶圈把一叠一叠小白纸扎紧,分别放在盒子里。带着好奇的小心灵问妈妈这些小白纸是干啥用的?妈妈回说是制作包点时用来给包子垫底的。 过年过节制作糕点,妈妈同样会用相同的白纸作为糕点垫底,无论是蒸煮鸡蛋糕、米糕或是发糕,都缺一不可。纸张的尺寸大小得看糕点的面积。大一点的糕点,通常都会用上半张或一整张,待糕点蒸熟后才将多余的部分修掉,这样糕点看起来更具美感,卖相也加分了。 刺绣是妈妈休闲时的爱好,她向左邻右里、姑姑、阿姨们借来刺绣的图案,垫了一张印纸,顺着各式花纹、鸟兽的图案依样画葫芦,在白纸上复制了一张张副本备用。那一叠不同造型的图案,凑合起来应该也有50张吧!这些珍贵的收藏都成了她日后刺绣的蓝本。 小时候,兄弟姐妹众多,父母很难让每个孩子购买自己的风筝,风季来临时,妈妈就到林间找来小竹子刨成细条,用缝纫的丝线扎着竹子,再用制作糕点的白纸制成大小不一的风筝。自制风筝上画了各自喜爱的彩绘,一个个妈妈的经典之作便随风在空中翱翔了。
11月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正当我开始拿起针线,想要进行这几年一直想做的绣花时,我发现许多朋友也开始了他们一直以来都想做,而之前却没有时间做的事。 比如我的朋友B,在槟城开始了她无日无夜的木工活。她给自己做了一张椅子和一些木架子,有时候还因为过于投入而废寝忘食。比如我的朋友L,在新加坡跳起了钢管舞。L每天花两个小时做运动,周末练舞,把身材练得相当火辣。比如我身边的羊男和朋友花,他们开始每日打坐。每天用30分钟的时间,静静地坐在一个角落一动也不动。 也许现在不能外出和人吃饭喝茶,多出来的时间越积越多,就可以开始进行一些自己原本没有时间做的事吧。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就很向往刺绣这玩意儿。不过那时哪怕自己有一点时间,都应该拿来工作。管理两家咖啡馆已经忙不过来,两家店从早开到晚,员工轮班制,可是老板哪里有轮班这种事,所以更加没有闲情绣花。总不能跟团队说,抱歉啊,本人要刺绣,不能来当班。对了,还有谁谁谁,帮我去一趟银行,我要刺绣不得空哦。所以刺绣这回事,打从一开始都只是想想而已。去年看见妹妹刺绣刺出栩栩如生的森林小动物,有时候是灰色的兔子,有时候是小鹿,就感到十分光荣。反正自己也做不到,妹妹做得很好,就好像自己也沾了一点光。 总不能一直在工作 几年前没有时间做的事,现在就有了。于是我开始网购刺绣材料包,从基本的各种针法慢慢绣。一开始刺绣的时候,脑袋里总是在想,绣好了一幅图又能干嘛呢?可以做成什么呢?对将来有什么好处呢?一边绣花一边思考到底这东西做好了我要怎么处置,我既不会做包包、手帕、钱包之类的手作,也对这种作品没有兴趣。也许也只能做好挂在墙上让自己欣赏了。这样绣了两个作品之后才想到,绣花本来就只是一个消遣活动,就如看一套戏,听一首歌,让自己放松并且投入另一件工作以外的事,得到的是过程中的一种宁静,这样感觉也挺好。 这么一想,即刻提醒自己不可以再把消遣变成工作了。因为我们总不能一直在工作。就如很多人原本只是喜欢在家烘焙小蛋糕小点心,突然在疫情来袭的这段期间,却开始做起网购烘焙生意。本来喜欢的事情,变成一份工作的时候,就会变成另一件事。在家做一两个小蛋糕和大量生产本来就不一样。以前可以随便agak-agak撒一小撮的盐,要生产多的时候就得找个微量秤来测了。不然客人会投诉为什么这一次这么咸,为什么上一次这么甜。当然情势所逼的时候也没有办法,无论如何都必须拿出自己的小生活变成赚钱工具。可是如果可以选择,还是让一件快乐的事原原本本不受其他因素打扰继续单纯地快乐比较好。 我想这是我这一年来学会的事。像我这种脑袋里一直只有工作工作,学会放下并且做一件“什么都没有”的事,并且好好享受过程中带来的小宁静,也算是这个疫情带给我的收获哦。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