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留台

5月前
2022年可谓留台马华文学与文化出版丰盛的一年。尤其值得关注的是,麦田出版社于9月推出“台湾@南洋书系”的第三本编著,即由学者王德威、高嘉谦主编的《南洋读本:文学、海洋、岛屿》。本书让我们得以一览明清以降南洋世界的华文书写样态,进一步认识“南洋”古典与现代文学的叙事肌理,以及文本背后所涉及的地缘政治、地理风土文化的多层次思辨。 《南洋读本》分为四辑“半岛”、“海峡”、“海洋”、“岛屿”,一共收录来自中国、香港、南洋、台湾、欧美的83篇华文/中译选文,文类横跨旧体诗、现代诗、小说、散文、歌谣、剧本、传记。根据高教授对读本编选的想法,他指出:“在岛链、群岛的脉络里,透过文学切入历史社会,打开华人/华语文本的生成与环境生态,走进人文语境下的南洋水土、风俗,识别自我与他者在文化接触与相遇的轨迹性(trajectivity)。”换言之,读本并非只关注马华文本,而是从更广阔的华语语系论述角度观看南洋华人南下北往的繁复移动、互动叙事,试图勾勒华“文”的多元认同关系。 正因如此,我们可以发现《南洋读本》的选文之间其实隐藏着有趣的对话可能。例如从林景仁的旧体诗作、张福英的〈娘惹回忆录〉、杜运燮的〈峇峇〉可思考南洋岛与岛之间土生华人的关系网络;从李永平的〈黑鸦与太阳〉、张贵兴的〈野猪渡河〉、黄子坚的〈神山游击队:1943年亚庇起义〉可一探婆罗书写中的南洋历史记忆;从左秉隆、黄遵宪、康有为、丘逢甲、邱菽园的旧诗对读,可摸索出关于晚清民初“南来知识分子”寓居、短居、移居南洋期间,中原—南洋文化认同的冲突关系;从王安忆〈漂泊的语言〉、王啸平〈南洋悲歌〉、黑婴〈帝国的女儿〉、田汉〈再会吧,南洋〉、许地山〈商人妇〉可窥探中国现代文学视角中的南洋语言/民族身分定位讨论等等林林总总,展现“南洋”作为阅读方法的蓬勃生命力。 或许我们可以说,《南洋读本》引领我们返回南洋“现场”,审视南洋华夷风土的流变、感觉结构以及多元表述方式。王德威教授提醒我们透过读本可以认识“华夷之‘变’的观念带出华语世界分殊内与外,文与野的流动性” ——重新思考南洋中文文学场域“中心—边缘”、“华—夷”之间的“辩”与“变”。我想,这也是《南洋读本》的价值与魅力所在。
11月前
12月前
若细数马来西亚留学台湾的历史,它已有70年的历史。不过,这段历史鲜少被完整地叙述或形成文字般流传。除了常见的学术抽象化或依附学术框架的讨论,更多的是来自于学长姊与学弟妹般私底下的经验交流,而且常带有传承的意味。目前,以多人共同撰写的两本回忆文集《我们留台那些年》与《我们返马这些年》,应属市面上相对拥有完整叙事的留台人故事。 今年6月,杜晋轩第二本著作《北漂台湾:马来西亚人跨境台湾的流转记忆》可算是完成留台人故事的另一张拼图。作者留学台湾,其新闻与学术专业的训练,也在台湾的媒体行业寻得发挥之处。早前本着对留台故事的好奇与热情,也从历史的废墟与档案中,挖掘出政治受难者的故事,撰写了第一本著作《血统的原罪:被遗忘的白色恐怖东南亚受难者》。这本书也荣获2020年《星洲日报·读家》的十大非文学类选书。 有别于《血统的原罪》明确的写作意识及其严谨文字,《北漂台湾》的行文叙述更接近说书人的口吻。从导论的一开始就阐明自己的留学台湾,以个人经验照映出这段历史的轮廓——哪些因素、哪些影响以及后续作用等,后面则开始说明历史背景与相关政策(第一、第二章),而从第三章开始介绍不同领域与相关的人物出场——当然,这自然是作者的分类。 书籍采取说书人口吻的报导式叙述,或许也与作者的新闻专业有关。这样的行文可以让读者快速进入状况,同时它也能让写作门槛降低。虽说如此,纵览整本书也能感受到作者对于某些章节是较能够掌握,而有些章节则是写起来吃力,也较不自信。甚至,作者连基本的事实陈述也都搞错了。 “难免囿于此时此地的偏见” 以笔者相对熟悉的第九章〈泛文化〉,其中写到台湾的星座诗社是这么描述的:“1963年成立的‘星座诗社’,是由当时就读于各大学的东南亚和港澳侨生所组成的”(277)。这一描述完全把它当成是外籍学生的诗社。实际上,诗社的活动范围都在北部,而且多集中在台大、政大以及师大3所大学,也不局限于外籍生。“而且,与早期星座诗社、神州诗社时期追求“中华属性”(即视来台为回归‘中国文学’)的马华作家相比,……”(281),这即是把前面误解为“外籍生诗社”是对于回归中国文学的追求。 从基本事实的错误到诠释偏误,这可能是此书的一大毛病,但也尽显说书人的本色。主编高嘉谦教授作序,他也说到,“当然也难免囿于‘此时此地的偏见’,或靠近台湾政治光谱的另一端。”或许,读者在阅读过程中也应当留意书中的意识型态,是否具有基本事实的诠释问题。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