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补习中心

3星期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新加坡6日讯)被指要学生下跪、用笔打手、赏巴掌和罚站,新加坡一家学习中心的负责人遭多名家长指责,甚至有家长报警,但是负责人否认一切,反指家长骚扰她,已报警处理。 《新明日报》报导,近日有人在脸书专页上载贴文,揭发当地一间专为在新加坡生活的越南孩子补习英文的学习中心负责人,公然在班上辱骂和体罚学生。 首则贴文附有视频,可见女负责人用越南语,不断骂跪在她面前的女学生,还多次用笔打女学生的手。 另一则贴文则附有一名男童头部撞伤,手指红肿和后颈有伤痕的照片,发贴者呼吁在该中心就读的其他学生家长一起站出来,提供相应证据指证负责人的行为。 《新明日报》记者辗转找到学习中心负责人裴氏春(43岁),她受访时指视频中的女孩是她的干女儿,她早与对方妈妈沟通过,同意下才采取处罚。 她说:“她当时早上逃课,我为了惩戒她才如此,或许确实太严厉。” 至于男童头部受伤,她称是孩子贪玩撞上门,后颈伤痕也不是她造成的。那些拿椅子打学生、打到学生逃跑的指责更是无稽之谈。 她说:“如果有这个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多学生愿意来我们中心呢?” 裴氏春甚至透露,有退学的学生家长,要她退还去年9600元(新币)的学费不果,就诬蔑她虐待孩子,以此要求她退钱,否则就上社媒唱衰她。 “这名家长3月时骚扰我,当时我已报警,并向法庭申请庭令防止对方再来闹事,也针对网上贴文报警。” 逾10学生要退学 裴氏春透露,自网上流传这些贴文后,已有两名生意伙伴与她割席,也有不少家长来电问她怎么回事。 她说:“短短几天,不少本来要入学的家长,要求退还押金和退学,甚至逾10名学生要退学。” 她直言那些家长是受他人挑拨,才会信口雌黄,只为了要回学费。 “贴文也不是那些家长发的,而是有人代发的。” 被指骚扰接庭令 家长:孩子身心受创谁来赔? 被指骚扰的家长称,要求退款却接庭令,那孩子身心受创,谁来赔偿? 家长何氏玉鸾(41岁)前晚在协助翻译的越南义工陪伴下受访,她指13岁儿子在学习中心待了数个月后,性情大变,说那地方是“地狱”,甚至想轻生。 她后来才知孩子常被负责人言语侮辱和打耳光,当时气得她让儿子退学,转到另一家学习中心,那里的负责人建议她带孩子验伤,并在护士协助下报警,而新加坡警方受询证实接获报案,案件调查中。 何氏玉鸾之后要求负责人退款,对方只愿退还押金,后来反指控她骚扰,并以防止骚扰法申请庭令。 《新明日报》也通过义工,联系上头部受伤的男童的母亲黄如玉(38岁),她指9岁的孪生儿去年7月去学习中心后,小儿子常哭着回家,说自己被打。 “有次小儿子忘了拿水瓶而折返,结果负责人大力甩门撞伤他的头。” 她也指大儿子常被罚站,有一次长时间罚站,体力不支倒下。 但裴氏春否认她们的指控。 下跪女生母震惊:负责人非女儿干妈 视频曝光,女生母亲感震惊,指裴氏春不是女儿干妈,也不曾授权她打女儿。 记者也通过义工联系到视频里的女生的母亲陈红日(34岁),她指当时年仅12岁的女儿于2021年6月至9月在该中心学习,相信视频在那时拍下。 她称日前看到视频后彻夜难眠,才知女儿受了委屈,也回想起当时女儿曾向她哭诉不想上学。 她不解为何裴氏春称自己是女儿干妈,她曾联络对方了解情况,但对方仅道歉,并表示无意对她女儿造成伤害。 对于拍摄视频者是谁与何人上载视频,目前人在越南的她称不知情,并指已向当局反映此事和寻求协助。 针对此事,裴氏春指那些人如何证明自己就是家长?
6月前
7月前
12月前
(新加坡1日讯) 补习中心指旗下老师在课堂上对学生做出不雅举动、临时“翘课”,辞职后又没归还教材等,导致中心声誉受损,流失39名学生,因此入禀法庭索偿。 根据当地法官的判词显示,诉方Writers Studio Pte Ltd是一家位于美世界中心的补习中心,辩方是一名教导英文、数学以及科学的补习老师陈国勇(译音)。 陈国勇于2018年初在补习中心教课,双方于2020年4月25日签署了保密协议(non-disclosure agreement)。不过,之后双方的合作关系变僵,陈国勇在2020年9月16日离职,补习中心约在1个月后发起索偿官司。 案件于去年11月开审,法官在本月25日发出书面裁决。 补习中心称,陈国勇在离职当天提早结束下午3时的补习课,导致傍晚5时和晚上7时的课得取消,离职后也迟迟未将所有的教材归还。 补习中心也指,一名老师在接手陈国勇的补习班后,意外地从学生们那里得知,陈国勇不时在上课时大聊有性含义的话题,以及摸男学生的胸部。老师也把学生们这段针对陈国勇的谈话,录了下来。 此外,补习中心指陈国勇违反保密条款,私下用手机或通过社交媒体与学生联络。 补习中心认为,陈国勇的行为有损补习中心名誉,造成损失,并透露中心在2019年只有11名学生退学,但陈国勇离职后,就有39名学生退学。这种情况“前所未见”,全因陈国勇的所为所致,因此要求对方承担责任。 法官:硬把错怪罪老师   未免太过讽刺 陈国勇对指控反驳,指补习中心多次拖欠薪水,他在2020年9月16日是因身体不适,才会提早下课。 他也否认对学生做出不当行为,称补习中心传单里印有他的手机号码,自己也被加入家长群里,家长或学生若要主动联络他,就不能控诉他违反保密条款。 陈国勇也说,补习中心没有注明要他归还哪些教材,而且中心抄袭课外书习题用作教材,因此不是所有的教材内容都受到保密。 法官在判词中提到,陈国勇多次被拖欠薪水,为此感到气愤情有可原,若硬要把他在经济压力下崩溃,而决定提早下课或取消补习课的错怪在他头上,未免太过讽刺。 针对行为不检一说,法官对录音的补习老师以性相关字眼,引导学生叙述如何被陈国勇“摸”的提问方式有所质疑,最后没有将录音当呈堂证据。  
1年前
从副校长这一“行业”退下来后,我开了一家补习中心,开始了实体课的教学,没想到碰到了冠病肆虐,政府宣布全面封锁,中心被迫关门。当时只能干等,不愿意做网课,只因看到孩子学校的网课,心里有数,知道网课的成效与我对教育的理念相差很远。 后来疫情缓和了,可以重开,可惜没多久又宣布要封锁,再一次面对冲击。无计可施下,我只好试做网课。刚开始不熟,很不习惯,对自己要求又很高,所以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做好一堂课。虽然已开始网课,但是依然站在反对网课的阵线,心中盼望可以早日恢复实体课。 后来的后来,疫情没有转好,网课却越做越顺,也抓到技巧,更知道如何把自己的想法放进教学,之前认为的不可能,如今都可以在网课做到,而且还可以管理好上课情况,对我而言没有了太大的阻碍,开始看到网课的方便、看到网课的好,甚至看到网课的安全。 现在政府已不再封锁社区,实体课也可以进行,但是我知道一旦孩子生病,那是多么折磨人的事,我不希望、也不想看到孩子生病。我知道对一些双薪家庭来说,可以把孩子放在中心让他上课是比较方便的事,但是对于距离、交通、时间较紧张的一族来说,网课无疑是更佳选择,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手中有一台手机、手提电脑或者家中有电脑的、有网络的,就能让孩子学习。 网课,唯一让家长操心的是孩子可否专心上课。其实只要网课可以吸引孩子,教学的老师懂得如何管理好“课堂”、知道如何与家长配合监督孩子上课的情况,这样的担心是可以免除的。一堂好的网课,除了有精心准备的教材内容,最重要的是教学老师的用心,会关注孩子们的需要,与他们一起营造一个有氛围的教学环境。虽然电脑冷冰冰,电子世界好像很无情,但是只要我们有情,我们有心,课堂就会是暖的,网课世界是有温度的。愿同行一起好好经营网课世界,不要让它成为廉价促销的一门生意,虽然要赚钱吃饭,但也不要忘记教育的初心仍可并行,有良心的饭还是比较好吃的! 【星云】长期稿约/我们这一行 电邮:[email protected] 来稿请注明:我们这一行 •文长勿超过1000字,可附上相关照片。 •请于稿末注明中英文姓名、身分证号、联络地址、银行户头、电邮等作者资料,否则恕不录用。 •文章经录用,除了在平面媒体刊载,本报也拥有作品上网、录影、录音、改编等其他使用权。
2年前
2年前
主持人: 您好。 最近我和朋友一起开了一间补习中心。 合伙的朋友就建议我用校长这名称在名片上,我非常犹豫。 我总是觉得自己不配这个名称,觉得自己不够经验和资格当校长。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不够好,很多方面都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像别人一样达到卓越的表现。 我还在犹豫是不是应该接受校长这个职位。 主持人,你有什么看法呢? 我也发觉到“觉得自己差,自己不够好”是我一直以来内心的声音,我是不是有问题呢? 这个感觉一直让我觉得自卑以及不敢接受挑战。你有什么建议吗? 不够好的女人 上 认真评估自己 别低估自身价值  不够好的女人: 您好。 谢谢你的来信与信任。从来信中可以感受到你的犹豫与不安。特别是那种担心自己不够好而不能胜任校长职分的担忧与不安,我也更深的感受到你内心深处对自己的不满意与不足,甚至不能接纳自己,这也导致你不敢接受新的挑战,因为总觉得自己不配。 让我告诉你,我在博士班的一个故事,这是我在讲女性课题常常都会讲的故事,希望给你另一个角度与体会。 当我第一天上课的时候,教授就给我们一个活动,就是每个人互相称呼彼此“博士”。我还记得当时的情景,我们这些博士班的新女生腼腆、不好意思、说不出口、尴尬地笑……总之就是那种不自在。 活动完毕,教授叫我们分享感觉,几乎所有女生都说,觉得自己不配、没有资格、这帽子太大等等。这些感受是不是很熟悉?是不是也是你内心的声音? 我想要表达的是,其实你不孤单,这是一般女性常面对的课题。 活动之后,教授语重心长地叮咛,“请你们毕业后,务必用‘博士’这称呼,因为你们已经通过严谨的学术训练,是配得起这称号的。虽然你们还是会觉得不配、尴尬,但请克服这些感觉,逼自己接受这称呼并习惯这称呼,成为其他女性的榜样。” 多数女性低自尊 在研究女性议题,其中一个最普遍的议题就是自我形象与自尊的课题。 你会很惊讶的发现,全世界的女性,不论国籍、民族,多数都面对低自我形象与低自尊的课题,就是认为自己不够好、不配。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说,“你并不孤单”。很多的因素造成,社会坏境、文化、教育、个人的特质、原生家庭等等。 一般女性看及评估自己都是低于自己实际的能力与情况。 意思就是说,多数女性都没有很好的发挥她100分的能力,因为她以为自己只有60分或更低。当然,当我说一般的时候,是有一些例外,但准确性至少75%。 别让内在声音阻碍成长 了解了这个角度,希望你可以再次认真的评估自己,我是不是低估了自己的能力?至于内心的声音,“我不够好!”是不是因为从小到大身边,家人的声音、自己的体会内化成你的核心信念。 这个声音就成为你这个人的信念。听起来这“觉得自己差、自己不够好”的信念是不合乎理性的,是你要对付的一个内在的声音,因为这个声音拦阻了你生命的成长。 接受不完美 挑战成长 另外一个角度,你是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呢?你是不有很强的信念你必须要完美,不可以犯错呢?完美主义是许多压力及精神疾病的来源。 没有人是完美的。人生之所以精彩及有趣就是因为我们不完美,所以总有不断进步的空间与挑战,这也是自我成长的重要性及趣味。 如果人生已经没有了成长的空间,那又是一个怎样的乏味情景呢?我要表达的是,你应该发挥100分的能力接受校长的挑战,而不是60分。但同时,你还是可以不断的成长、上课、学习、向有经验的前辈学习,让自己的能力不断成长,还可以进步达到120、130分等等。 有了这样的了解,如果你还是觉得没有办法接受校长这个称呼,欢迎你寻求辅导的帮助。 主持人敬上 ■小启: 生活中,难免有不如意、不愉快;人生的道路上,偶尔会跌倒、甚至受伤。《让心亮起来》愿意听你的细诉,并安排辅导机构为你排忧解难。 读者无论在亲子、生活、学习、职场、家庭、爱情、友情、感情、人际关系等方面,遇到困扰或感到迷惑,都欢迎写信来交流,寻求心灵咨询。 不过,《让心亮起来》并不是一个来函必答,有求必应的专栏。主答机构有绝对权力拒绝答复不宜在报上讨论的议题,或是性质类似的问题。希望读者予以谅解。 来函请寄: 《让心亮起来》负责人 12, Jalan Maju, Taman Maju Jaya, 80400 J.B. Johor. 或电邮至:[email protected] 博爱辅导中心新山分会 地址:02-45, Jalan Masai Jaya 1, Masai 81750 Johor Bahru, Johor 脸书:新山博爱 电邮:[email protected] 电话:016-275 9195 工作时间: 星期二至星期六(9.00am-5.30pm ) 服务收费:半津贴制 如有任何疑问, 欢迎您拨打 016-275 9195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