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下载App
下载App
简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讯息

社交媒体占据个人网络社交的年代,不熟悉网络生态的朋友,很可能误以为个人在脸书上看到的讯息,就是全世界缩影。但实际上,这些社交媒体只给我们看到我们想看的,每一个人在脸书上看到、接触的世界可能不及真实世界的1%。 2008年以后,许多人以为社交媒体如脸书、推特的崛起,成功推进了民主,但十几年后的今天,我们却骇然发现,社交媒体实际上让社会撕裂加剧、不同群体活在各自的同温层里,背后的原因正是社交媒体的演算法。 演算法是什么?简单来说,社交媒体要赚钱,和主流媒体一样需要厂商打广告,打广告就需要知道脸书用户们喜欢看什么,A喜欢跑车、B钟情美食、C热爱旅游,每一位脸书使用者打开脸书应用程式,点击链接、按赞影片、分享照片、停留阅读贴文多少秒,都成为脸书后台工程师计算每一位使用者个人兴趣、应该推送什么类型广告的参考资料。 任何一位使用者的脸书墙都只代表个人喜好和理解的世界,绝对不是真实世界的全貌。可惜的是,许多人都以为社交媒体上的个人同温层就是世界全貌,脸书等社交媒体为了留住使用者,会减少推送个人使用者没有反应、不喜欢看到的照片、影片、文章,因此,除非个人使用者自己主动踏出同温层,去点击自己不常看、不爱看的群体影音文章,不然,我们实际上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要让社会不同意见群体一起走向中间,我们需要更多在不同温层之间搭建桥梁,并且有更多平和对话的空间;我们可以有不同意见,同时也可以理解为何彼此拥有不同意见,因为我们来自不同的成长背景,语言、文化、宗教、家庭因素让社会上每一个人都可能拥有不同意见,如何让大家可以平和对话,是弥合这个多元社会差距的重要问题。 理解彼此世界观的形塑背景,不代表同意对方的世界观,理解才能对话,对话才有和解。直接否定另一个群体的世界观,等同于直接关上大门,拒绝理解,也不可能产生对话,我们只能老死不相往来。像马来西亚这样的多元社会,我们都必须踏出同温层去理解、对话,才可能有和解,也才能够共生共荣。 更多报道,请留意星洲日报、星洲网。
2月前
“欢,到哪里了?” 年初二,回家的路上,车子多。乘客满满的巴士,徐徐前行。有人浅浅地咳嗽,有人叽叽喳喳聊个没完,也有人睡着了。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刷呀刷地,忽而停了下来,有点累,有点饿,有点尿急。 单人座后面,一只脚从缝隙间伸了过来,我抓住那袜子里边的指甲,捏了一捏,它朝我夹了一夹,被冷气吹凉的手指,温暖隐隐传递过来,回家满满愉快的心,忽然针扎似的,疼了起来。我回过头,朝他一笑,他也报之一笑,——一个让你放心有他在我身边的男人,我们在一起已将近10年,又好似只有三五年,那年你出席我们的注册典礼,唯一一次戴上你的假牙,笑开来,多么满意,多么欢喜。 你双手紧握着我,轻轻使劲一用力,我朝着你笑,“哎哟,痛!”我叫起来。“你看,我还很有力。阿正、阿乐他们那么壮,都不及我有力。”一年一年,他们越长越高壮,你说着疼爱的外孙和你比力一事,老得意洋洋。你这么告诉我,让我以为你依然年轻,依然强壮,依然可以陪在我身边很多很多年,当我永远的巨人,而我,绝不会突然失去你。 已经两年没有回家过年。这将是第一个你不和我一起过的年。你裸着身子,坐在亲手挖凿的池塘边,给我们做盐鸡,你卷起报纸,扇呀扇着那烧得火红的木炭,仔细翻动着瓦锅里的粗盐,好让盐鸡均匀受热;你做算盘子,将木耳、鱿鱼等切成细丝,把芋泥和粉类搓匀,让你的外孙们捏成算盘子,再下锅炒;我们携手做黄梨罗惹,有你买的豆干,你种的柠檬;还有你煎的大鱼,外脆里嫩,淋上你独家调制的酸甜酱…… 很想很想,再次收到你的讯息,问一声,“欢,到哪里了?” 手机安静着,四周没有声音。巴士越开越快,开始震动起来,有点像穿越时空之际,时光机激烈的震动——那是穿越主题的电视剧里,极其熟悉的画面。现实中,我能否穿越时空,再一次握紧你的手,当你微微使劲用力,我一定不再叫出声来,我不再让你生怕当真弄疼了我,而立马松手。我不怕疼,请你再次握着我的手,紧紧、紧紧的,好吗? 我回着家,而你,怎么不发讯息给我?怎么不再问我,“欢,到哪里了?”
7月前
1年前
1年前
2年前
2年前
那一个晚上,我用了3分钟的时间就成了网红。然而,我只想逃! 那本是一个平凡的晚上。运动后回到家,就接到了一个让我震惊和悲痛的消息。我的一个朋友遭遇了不测,被人杀害,与世长辞了。 身在英国的亲人,与这位不幸遇害的朋友乃多年好友。远在海外的他知道这消息,顿感心如刀割,拨电问我事情的来龙去脉。我问了一个对此事有一些了解的朋友,他向我娓娓道来,我随即在至亲的微信群组(仅4人)内以语音描述事情的经过。接着就沉浸在悼念朋友的氛围当中,与其他人一样,对朋友的遭遇深感悲愤与惋惜。 约晚上10时,我收到了朋友的通知,称我与家人的对话被转发到数百人的群组及社交平台。这消息犹如旱天的雷从我头顶上轰下。当下,我慌了!那对话只有我与3个亲人知道,就是说当中有人截了我的话转发,再被人转到其他平台上。 后来,一亲人承认他截了我的语音,传给信任的5个朋友。他说他不断收到朋友对此事的询问讯息,难以解释,就将我的语音发给了他们,并告知不准转发。但是其中有人出卖了他,且事后并无一人承认是他们发出去的。 亲人很自责,他话音颤抖。本来失去一个好朋友已让他撕心裂肺,再发生这件事他已近崩溃。他声泪俱下向我道歉,说他害了我。此时的我知道,我必须练就一颗大心脏。除了想到他孤单一人身在海外,要如何去让他不那么自责,让他的心情平复,我还必须去说服自己要挺住。这件事尽管错不在我,就因为语音讯息的主角是我,我必须承担所有的后果。也庆幸我并没有出言不逊,但我还是必须面对众人的指指点点,谈话中所提及的名字,我都必须向他们道歉。 转发前,请先思考 那一夜,用一根手指就将我赤裸裸地推向群众的人,睡得得意酣香,我却用一夜未眠与饱受困扰来为他们的愚蠢与自私赎罪。 第一次发现社交平台是那么恐怖,让人不寒而栗。这些年来我们发出去的讯息,包括打字和语音,都是没有隐私的。它随时会成为有心人或无心者陷害你的途径。只要他将你的私讯截图或截下语音,再发送到社交平台或脸书吹水站,再由一群吃瓜群众转发,你就会领悟到当年,艺人如何承受裸照被广传后的心理崩溃与压力。而我们这些普通人,单是一个简单的陈述或对话被广传,都觉得无法承受别人的指点与心理负担。 收到八卦消息或新鲜热辣的第一手消息就迫不及待转发的人,大都是文化浅薄的吴下阿蒙。他们通常手指比脑袋动得还快,还没能思考,就急于行动。他们从不去想讯息转发后,对当事人有什么影响?会不会害了别人?这讯息会为社会带来什么效应?讯息的来源在哪里? 猫头鹰进食时会将猎物整个吞咽下去,再将“食丸”,就是消化不掉的骨头和毛发形成的团状物吐出来。这些转发讯息者还不如猫头鹰,吃人不吐食丸。 《杀死一只知更鸟》中,有一句话说得好:“你永远不可能真的了解一个人,除非你穿上他的鞋子走来走去,站在他的角度考虑问题。” 社交平台这片本是水面辽阔的大海,就是因为有许多浅见寡识的人而变得污浊不堪,臭气熏天。你若要在这里游走,要学会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让人快乐或充满正能量的讯息不妨转发,来历不明的八卦新闻、揭露他人隐私或让人看了不安的消息,你的一次转发,就已杀人于无形。 收到来历不明的讯息、照片、视频,转发前,请先思考。如果你无法联想到你的一个转发会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请把手机放下。不分享,就是功德无量。
2年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