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不只看商业趋势.阿斯兰:想想要解决什么问题

2016-08-17 16:56

创业不只看商业趋势.阿斯兰:想想要解决什么问题

大马全球革新与创意中心(MaGIC)首席执行员阿斯兰建议,年轻人创业时,不应只看当今的商业趋势,更应想想,自己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
扎里夫阿凡提(左一)分享马来西亚高级时尚品牌零售概念店LOKA的创业过程,左二起为里扎乃尼、主持人兼大马创新机构(AIM)首席执行员玛克罗再里奥、阿斯兰、吕伟立和吉克里可里尔。(图:星洲日报)

(布城17日讯)大马全球革新与创意中心(MaGIC)首席执行员阿斯兰建议,年轻人创业时,不应只看当今的商业趋势,更应想想,自己到底要解决什么问题。

广告

他今日在国际蓝海策略会议的“创业”讨论会上说,商业环境迅速变化,年轻人创业时不能只看短期和潮流,无论科技或非科技,最重要是自己的企业要解决什么问题。

他说,MaGIC的创造力和创新实验室能够让企业家快速测试他们的构思,犹如企业家的游戏场,MaGIC相信实验室加上价值创新工具就能产生的低成本高影响力的可持续企业。

“我们是一个功能类似于创业公司的政府机构,来和我们一起做实验,看我们如何大规模打造卓越的企业家。”

除了阿斯兰以外,“创业”讨论会还邀请了大马中小型企业机构(SME Corp)副首席执行员里扎乃尼、大马日出茶太(Chatime)创办人吕伟立、大马LOKA首席灵感员扎里夫阿凡提(Zhariff Afandi)和Incitement全球联合创办人吉克里可里尔(Zikry Kholil)主讲。

里扎乃尼:放眼中小企贡献GDP 41%

里扎乃尼指出,马来西亚的目标是,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时,中小型企业将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1%,出口增至23%。

广告

他说,目前,全国有97.3%的商业机构属于中小型企业,在2015年,中小企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6.3%,出口方面的比例则是17.6%。

中小企业贯穿所有经济领域,其中服务业占了90%,其他是制造业(5.9%)、建筑业(3%)和农业(1%)。

国行总裁:业务成功4启示
“不质疑小创意”

国行总裁拿督慕哈末依布拉欣表示,他从国行推动的代理银行和伊斯兰银行业务的成功得到4个启示,即从不怀疑小创意的影响、不要害怕做出改变,以及高价值的成果来自高性能的组织,和永远保持耐性。

广告

他今日在国际蓝海策略会议小组讨论会上分享,不断尝试,从不低估自认为不相关的创意的影响力;也不要惧怕改变特定做法,即使计划已走到一半,因为计划可能赶不上变化。

他也说,若要高价值的成果,就需有高性能的组织,正如国行常常主动提升内部人才,在聘请顾问时,国行确保顾问在项目中仅作为协助的角色,而非主导,如此才能让技术和知识得以转移。

国际蓝海策略会议小组讨论会由大马策略及国际研究院(ISIS)前主席兼首席执行员丹斯里莫哈末佐哈主持,其他主讲人包括财政部秘书长丹斯里莫哈末依尔旺、国油(PETRONAS)总裁兼首席执行员拿督旺朱基菲尔和世界银行实践经理加尼甚拉沙甘。

吕伟立:画漫画出租
“一年级就赚1千”

吕伟立分享创业历程时说,身体流着企业家的血,自小就想着做生意,在一年级就赚了1000令吉。

他说,他出生于霹雳一个做销售冷气机生意的家庭,楼下是店,楼上是住所,所以他自小是在看着生意如何运作的环境下成长。

他分享,一年级的时候,他总想要吃两令吉的炸鸡饭,可是他只有一令吉的零用钱,所以就想如何赚多一令吉。“我那时发现自己有画画的天份,所以就画了很多漫画,一集一集地画,然后租给别人读,到了年中,我已赚到500令吉。”

然后,他说,他带着500令吉到文具店,那时流行电力别动队(PowerRangers)周边产品,每张卖25仙,他就用那500令吉买完那些产品,然后卖给同学,又赚取了1000令吉。

吕伟立在25岁那年,将台湾茶饮日出茶太引进马来西亚,到今年全马已有200间分店。

扎里夫:LOKA应运而生
助本土品牌拓商机

扎里夫阿凡提是马来西亚高级时尚品牌零售概念店大马LOKA的创办人。他说,很多年轻的本土品牌都展示创新,但大部份商场都以国际大品牌为主,本地青年时尚产品拥有非常有限的零售平台,LOKA因此而生,要为本土时尚从找出解决方案,创造机会。

LOKA的第一间分店于在去年12月在N USentral开张,目前共有45个品牌进驻。

扎里夫指出,在帮助本土品牌时,他发现企业家在申请贷款时面对各种障碍,让他们疲于奔命,最后放弃并依靠自资。

这包括批准过程短则2个月,长则6个月,工作人员对时尚行业缺乏了解;以及贷款期限不符合零售业所需,一些贷款期限长但利率高,一些贷款批准的金额少于所需,也有的贷款要求预先支付现金抵押等。

总裁:通过节省计划
国油成本削减34亿

国油(PETRONAS)总裁兼首席执行员拿督旺朱基菲尔则指出,通过节省成本计划(CORAL),国油至今成功削减了34亿令吉的成本。

他说,2014年,油价超过100美元,今天午餐时,油价是48美元。石油公司不得不祭出对策,担心现金流、削减预算、优化人力,国油也不能例外。

“国油今年已削减150亿令吉的资本和营运开支,4年内将达到500亿令吉。”

为了对应油价下滑,他表示,国油目前着重现金流、成本、工艺简化、项目交付,以及人才管理、技术、文化转型等。

他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国油的组织越来越大,也变得越来越官僚化,很多单位各自为政,所以国油必须改变企业文化。

他说,经过与一家小公司合作及向年轻员工征求意见后,国油现已推出6大新的企业文化,即提供卓越成果、不责怪别人、专注于执行、建立信任、征求反馈及分享成功。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