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泽:结合未来及过去.诗人盼生更完美“小孩”

2016-03-27 14:38

杨泽:结合未来及过去.诗人盼生更完美“小孩”

台湾诗人杨泽说,诗人都会生出一个“小孩”,然后自己与此“小孩”对话。

(雪兰莪.八打灵再也26日讯)台湾诗人杨泽说,诗人都会生出一个“小孩”,然后自己与此“小孩”对话。

广告

他说,年轻人都把事情推到未来,而未来中充满的各种梦想,就全都推给了这个“小孩”去实现;而现在的自己则同时拥有未来及过去的“小孩”,并期待这两个“小孩”能共同生出另一个沧桑却有智慧,更完美的“小孩”。

这场“有关时间的几首诗与歌”讲座,是由星洲日报、星洲电子报、马来亚大学中文系、马大中文系.台湾文化光点活动联办,也是由“花踪文学奖”工委会推动的“花踪”系列讲座之一。

阔别20年,杨泽再度来到马来西亚,并在周五晚与大马的读者分享有关时间的诗与歌。星洲日报副刊副主任梁靖芬担任讲座的主持人。

与过去现在对话掌握现在

杨泽利用了近20年的时间,再度推出全新的一本诗集,而里头则都是收录与时间相关的诗。

杨泽是如何看待“时间”?

广告

他说,这是一项难以回答的问题,就如每首歌在不同时间有不同长发,每个人活在自己的时间里,看你是如何与时间玩游戏,又有怎样的对话。

他表示,时间是很飘忽的,每秒钟都可能成为过去,而我们在瞬间与永恒的观念上,若太执着于过去或是未来,就会无法掌握现在。

他指出,若在短暂的瞬间掌握过去与未来,是否让生活变得更有层次;如何掌握“现在”,而我们又能从中又能掌握到什么?

“我们所掌握现在,应该是我们的古典的智慧,再从西方学到一些东西,才能让我们的过去与现在有所对话,面对未来才会有感受力,也能因此有希望及勇气。”

广告

诗歌反映时代意义

杨泽说,诗人会痴情或犯傻地去问好多问题,构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而这个世界是虚虚实实地,与现实生活对照,问的问题是没有答案却是有意思的。

“每个人都是活在人生如戏,戏如梦、痴人说梦里头,而诗人则是里面最痴的那个。”

惟他说,这些诗人所说所问,都反映着时代的意义,就如一首60年代的英文诗歌中,通过如散文式地反复询问,充满那个年代的朝气与青春。

他认为,诗与歌之间的关系是很重要的,而他在这次的讲座也分享有关时间的诗歌,其中2首六七十年代的经典老歌。

两首歌都是以询问的方式,说出时间流逝、事情变迁的内容,其中一首《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与孟浩然的《春晓》有异曲同工之妙,同样利用花落带出情绪。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