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中文结情缘.洁蒂和谭秀容师生53年后重逢

2017-07-07 08:10

学中文结情缘.洁蒂和谭秀容师生53年后重逢

丹斯里洁蒂卸下了身为国家银行前总裁的身份,也卸下了严肃的深色服饰,神情轻松自若。今天的她,纯粹是一个怀着感恩的心,与81岁的恩师谭秀容久别重逢的学生。
洁蒂受访时,用方块字写下自己的中文译名“洁蒂”,那是谭秀容为她取的中文译名。(图:星洲日报)

向来以深蓝色衣着风格为标志的丹斯里洁蒂,今天穿了一身粉色系的直筒裙(Baju Kurung)。眼前的洁蒂,不只卸下了身为国家银行前总裁的身份,也卸下了严肃的深色服饰,神情轻松自若。今天的她,纯粹是一个怀着感恩的心,与81岁的恩师谭秀容久别重逢的学生。

广告

洁蒂小时候学习过中文4年之久,是鲜为人知的事。不久她接受星洲日报独家专访时,透露了这个“小秘密”让大家觉得惊喜。那也是她卸下总裁职务一年后,首次接受本地媒体的访问。

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专访见报后,星洲日报竟无心插柳地,牵起了一段散落了超过半世纪的师生情缘。

能成为师生是缘份,能在失联半世纪后重逢,是难得的缘份。洁蒂与谭秀容相约今后要经常联系,珍惜难得的缘份。(图:星洲日报)

爽快答应教中文补习

1961年,谭秀容在吉隆坡中华女校当老师,那时教育局办公室就在学校对面。某天,一名与谭秀容相熟的教育局官员到中华女校食堂吃饭,看见她就问道:“你要教中文补习吗?”

那年,25岁的谭秀容未婚,觉得自己的闲暇时间甚多,就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原来,是洁蒂的父亲为了给女儿受中文教育,拜托教育局的友人帮忙留意有否合适的中文老师能给洁蒂上中文课。于是左手的友情,搭上右手的交情,牵出了一段难得的师生情缘。

广告

洁蒂母亲亲自接载

谭秀容说:“那时我没有车,洁蒂的母亲亲自开车到我家载我,下了课再亲自载我回家。”

那一段往事,其实已是半个世纪前的陈年旧事,谭秀容今年81岁,当年的小洁蒂今年也将迈入70岁。

2人隔了逾半世纪的重逢画面着实令人激动。这可以从谭秀容健步奔向洁蒂的脚步有多么轻快,洁蒂脸上的笑容有多么亲切灿烂看得出来;2人相会的刹那,甚至在酒店大厅引起了小小的骚动。

广告

谈起往事,2人往往需要互相拼凑,才呈现得出一幅更为完整的画面。

我知道,那不是岁月的冲刷让记忆变得苍白,而是因为那属于两人的共同回忆,只有在你一言,我一语的互动中,才说得明白。

尔今,为了53年后的久别重逢,洁蒂特意让出了自己的私人司机到谭秀容家载老师,一如当年母亲不愿意让老师为交通劳心一样。而洁蒂本身则亲自开车前往相约见面的酒店,尽显了身为学生对老师的爱护与敬重。

相识那一年洁蒂才12岁.称呼谭秀容为“先生”

原来,2人相识那一年,洁蒂才12岁。谭秀容的印象中,她是个非常乖巧的小女孩,对中文的学习态度也很认真,不仅上课认真,就连老师给的功课也认真完成,即便那对中文底子浅薄的小洁蒂而言,并不容易。

洁蒂回忆说,那时候称呼谭秀容为“先生”。

那是对教师的尊称,访谈过程中多用英语的洁蒂,突然以中文发音,喊出了当年挂在嘴边的“先生”二字。语落,2人对视开怀笑了。

其实,数十年来洁蒂对中文已生疏了许多,工作和生活环境都几乎没什么机会练习“说”,但其实,简单的中文对话,她还是听得明白。

1961至1963年,小洁蒂在谭秀容一对一教学下,上了3年的中文课。每周2天,每次1小时。

谭秀容说,那时的教学既不用拼音、也不用注音,而是老师念一句,小洁蒂跟一句,手把手的把方块字的形、声传授给她,像古代的老师傅传授武功一样,一招一式。

亲手写“洁蒂”二字

洁蒂说:“那3年我的中文很流利,可以写、读,甚至每星期都按照老师给的功课交日记;所以每天都要写日记,当然内容是很简单的。

洁蒂在钞票上的签名,马来西亚人熟悉得很。

但她在受访时,却难得亲手以方块字写下了“洁蒂”二字。

写的当下,师生2人仿若回到过去,洁蒂一笔一画,老师频频点头。

边写,洁蒂边问道:“我的笔划对吗?”

在遇上谭秀容前,洁蒂其实上过一年中文课,那时她在新加坡华人女子学校(Singapore Chinese Girls School)上学,该校的教学媒介语虽是英文,但却有一科华文科。

后来因父亲的工作而搬到吉隆坡,父亲也看准了不久的将来中国将崛起,并且相信中文将成为很重要的语言,于是希望洁蒂继续学中文。

洁蒂笑言:“我的父亲很有远见,虽然60年代的中国还没有对外开放。”

谭秀容为学生取译名“洁蒂”

“Zeti”的中文译名“洁蒂”,原来也是谭秀容为她取的。

谭秀容说:“清洁的‘洁’很好,而女生的名字‘ti’,就用草字头的‘蒂’,比较秀气。”

“我一直透过报章新闻知道洁蒂的成就,由未担任国行总裁前,到后期的发展我都有关注,偶尔也会跟别人提起她曾是我的学生,但想着大家各有各忙就没有主动联系,后来真想联系时,却发现已经联络不上。”

拨电本报联系洁蒂

直到最近翻看《星洲日报》看到洁蒂谈起退休生活,也已经退休多年的谭秀容才拨电本报尝试与洁蒂取得联系。

星洲日报未敢贸贸然将洁蒂的联络方式告知来电者,于是记下了谭秀容的联络电话,转交洁蒂的秘书。

“我原本也想着可能洁蒂已经忘记老师了,未必联络得上,但后来接到洁蒂约我吃饭的电话,让我很惊喜,也很兴奋。”

其实从洁蒂一直沿用谭秀容为她取的中文译名,可看得出洁蒂并没有忘记“谭先生”。

“其实我看到报纸还在用‘洁蒂’,我也想到她应该没忘记老师。我很高兴星洲日报帮了我找回我的学生,我也很感恩。”

老太太当时的忐忑心情,在言谈间不经意地流露。

洁蒂说:“我得知老师透过星洲日报找回我,我很高兴,所以马上就拨电联络老师。”

确实,洁蒂虽已退休但日常行程仍极为忙碌,但却还是在排开了其他事项,尽快安排了与老师的会面。

谭秀容:我才教她3年.为洁蒂成就感光荣

谈起洁蒂的成就,谭秀容说:“身为老师,我很光荣。她很念旧,还记得老师,我才教了她3年。

“我当年也没想过这个小女孩会有这么大的成就,我只是很单纯的教导她中文。”

由2人见面的第一句话“你好吗?”开始,饭局上她俩谈了家庭、生活、旅行……虽然2人阔别多年,断了联系,生活也起了不少变化,但话匣子一打开,话题细细碎碎,却夹带着满满的关心与情谊。

谭秀容虽然80几岁高龄,但说话中气十足。原来谭秀容除了中英文流利,任教期间其实是体育主任,更曾是雪州乒乓州手,1971年马来西亚第二次举办东运会,谭秀容是当时的其中一名火炬手。离开中华女校后,她在州立华小贡献了数十年的教育生涯直到退休,桃李满天下。

谭秀容(左二)是一名运动健将,年轻时曾是雪兰莪乒乓州手,这是她与队员合影的老照片。

抗癌成功划龙舟跑马拉松

1998年谭秀容患上乳癌,但凭着乐观心态进行治疗,成功抗癌,后期更加入了乳癌福利协会(BCWA)龙舟队伍,成为粉红战士,出战龙舟赛。

谭秀容谈起自己的生活语调兴奋,语速也很快,但洁蒂还是找到了缝隙,为老师补充说:“她还参加马拉松。”

询及当年的互动,她俩笑说:“以前我们都把握时间上课,我都带学校的课本到洁蒂家给她上课,阅读课文就是我们最多的‘谈话’。老实说今天的谈话,比以前的3年加起来都多。”

3年的师生情,确实不太长,但她俩的师生情谊,经过了超过半世纪岁月变迁,却像普洱老茶一样历久弥香、历久弥醇……仿佛每一口都品得到岁月的留香,每一口都尝得到教书育人对生命的烙印。

采访手记:关爱珍重流露无遗

那天见面,洁蒂没带上助理,司机也让给老师,她只身一人前往。访谈快结束时,洁蒂突然站起身,反复翻着自己随身带的手提包,嘴里碎念着“不见了?”

原来,洁蒂和老师互相在白纸上写下了彼此的联系方式,老师还写了些祝福语“丰衣足食”、“爱心”和亲手用颜色纸折了代表祝福语的“上衣”和“爱心”放在信封里送给洁蒂。

洁蒂在访谈开始前,收进了手提包,却因一时找不着而紧张起来。

2人都是女强人,能力上、精神上皆是,因此言谈间不见得会说些特别柔软的话,但关爱、珍重却在一举一动间流露无遗。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