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承泽道歉鞠躬.直言“我已被判死刑”

2018-12-07 11:53

钮承泽道歉鞠躬.直言“我已被判死刑”

在警局经过接近3小时讯问后,他出面回应,直言:“因为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现在我只能说,我会尽全力配合调查,希望会是场公正审判,但有场公审正在进行,已经判处我死刑,钮承泽已死。”

(台湾.台北7日讯)导演钮承泽惊爆性侵新片《跑马》女工作人员,强制“指交”导致受害者下体撕裂伤,今早原定面对媒体说清楚,但现身后却是保持微笑一语不发,引起网民不满。

广告

在警局经过接近3小时讯问后,他出面回应,直言:“因为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现在我只能说,我会尽全力配合调查,希望会是场公正审判,但有场公审正在进行,已经判处我死刑,钮承泽已死。”随即道歉鞠躬1次,媒体再次请他鞠躬1次,他疑似因不满此要求,转头快步离开,在走上车的路程还踢垃圾桶、怒甩车门离去。全程仅约30秒,并未对案件内容多做说明,他就迅速离开现场,让全场记者傻眼。

钮承泽5日遭到女工作人员爆料,指出她遭到性侵,而他今日一早8时22分就出现在自家中,可以看见他戴着一副墨镜,理了一颗光头。面对媒体,他相当低调,仅说“借我过一下,让我去大安份局吧!”不过从画面来看,他走路相当霸气,第一时间被询问“要不要为这事情(指性侵疑云)道歉”,“电影后续状况怎么办?”等,他都不语回应,现身不到2分钟便快闪上车,全程没有说明及道歉。

被害人质疑笔录内容被流出

另外,钮承泽性侵新闻铺天盖地,而当事人向台湾媒体投诉,有些媒体所写的资讯错误,也质疑警方把5日做的笔录内容流出去,觉得不妥。

据《联合新闻网》报道,受害者透露,钮承泽事后有道歉,他当时极力想赔偿,跟其主管表达愿意支付受害者半年或1年薪水,女主管以受害人薪水换算后,开出1年60万台币的费用,钮承泽虽然答应了,不过受害人却担心成了“封口费”而拒绝。

广告

受害人也提到钮承泽并未叫她不要告,她强调:“我提告不代表我会污衊对方。”对于会让此性侵案曝光,她希望能达到“警惕”的效果,也盼类似的事别再发生,而非污衊对方。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