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任校长影响深远.华中取回严元章逾千藏书

2012-03-28 10:39

曾任校长影响深远.华中取回严元章逾千藏书

对于峇株巴辖华仁中学的师生与校友,“严元章博士”的名字一点都不会陌生。曾经担任华中校长的他所主张的“成人成才”教育理念,多年来一直为华中带来深远的影响。

广告

今年是严博士逝世的第十二年,华中几经波折与努力,终于有幸追查到这位备受华中上下尊崇的校长,在过世时所留下的逾千本藏书,并在不久前辗转运回学校。

如今,华中师生除了可从纪念严博士的书籍及特刊认识他,更可透过他的大批藏书,更为了解他的思想模式及办学理念,甚至是一窥他平时的兴趣和嗜好。

沈志坚:赴港探知已运回大马

追查3个月向董教总取书

受到峇株巴辖五校董事会委托,负责收集华中校史资料的沈志坚透露,他之前在整理校史资料时,对严博士当年在香港逝世后所留下的遗物感到很好奇。

就这样,他抱着要到严博士故居“朝圣”及追查严校长遗物的目的,于去年只身飞往香港,并且找上严博士生前的居所。

广告

说到旅程中所经历的曲折,他透露,虽然他顺利找上了门,但是房子的新主人刚好不在家,他在房子外等了一个上午,又淋了一身的雨。

他笑说,不谙广东话的他与房子内的外籍女佣交谈起来就像是在鸡同鸭讲,还好最后他想到用马来话请她转交字条给她的主人。

他透露,房子的主人在看到字条后拨电给他,他才知道,原来在严博士逝世后的隔年,严博士当年在南大的学生沈象扬,就已把严博士遗下的9箱藏书运回大马。

他指出,回到大马之后,他花了大约3个月的时间四处追查,最后才得知这批书籍原来已经送到了董教总,而他已于上个月亲自前往董教总取回这批书籍。

广告

拟赴港找严博士前看护

沈志坚透露,据他所知,严博士向来有写日记的习惯,他也曾听说严博士生前已完成一本名为《仁者智者》的著作,但如今日记与初稿皆下落不明。

他认为,严博士对华中,甚至是华教发展的影响重大,哪怕是严博士生前的眼镜、笔或来往信件等,都很有保存与研究的价值。

他说,他会继续寻找严博士生前留下的遗物,并计划在今年内再到香港一趟,希望能通过当地教会的协助,找到恰好是教徒的严博士前看护黄小姐。

陈大锦:华中要设图书馆及校史馆

峇株巴辖五校董事长陈大锦表示,其实董事会自一年前就已有构思,要在华中校内设立一座现代化图书馆,同时也设立一个校史馆。

他说,董事会希望藉由校史馆,完整呈现先贤在过去72年来,为华中所做出的贡献,而这个校史馆将不只是华中的文化历史标志,更是峇县华社的资源。

他透露,一旦校史馆的计划获得落实,董事会将考虑把它开放给华社。他希望华中历届校友及公众人士,能踊跃捐献相关的文物或资料给校史馆。

陈蔚波:盼更完整呈现严博士一生

峇株巴辖华仁中学校长陈蔚波表示,校方此次能追回严博士生前留下的藏书,是件令校方非常雀跃的事。

除了肯定负责人沈志坚所付出的心思,她也很有信心后者将会继续追<8e2a>下去,以协助校方在未来掌握更多有关严博士的资料。

她说,校方不只希望找回具有意义的实物,也希望能拼凑出过往的点点滴滴,以把严博士的生平更完整地呈现出来。

老校友侃侃而谈忆往事

分享严校长相处趣事

提到严校长,华中的老校友林钰海、周隆凯及邢福荫在受访时,娓娓说起他们在华中求学的经历,还有在与严校长相处时的趣事。

周隆凯:曾叮嘱不可叫错学生名字周隆凯透露,他是华中的第一届高中毕业生,当年,严校长很大方地跟毕业后一样投身教育界的他和其他同学,分享教学秘诀。

他笑说,刚开始教书的他们全无经验,严校长千叮万嘱他们在为学生点名时一定要有“技巧”,千万不可叫错学生的名字,否则学生日后将会看不起他们。

林钰海:传“飞机票”召见学生

第三届高中毕业生林钰海忆述,当年严校长要召见学生时,就会把学生的名字写在之前已书写好的召见纸条上,然后要求老师转交给学生,当时学生总把这纸条戏称为“飞机票”。

他说,严校长也坚持要在学生上课时到各班级巡视,任何校外人士要见校长都得事先预约,当年曾有州督学突然到访,严校长坚持如常到各班级巡视,就连州督学也不卖帐。

邢福荫:校友回校访严校长要预约同是第三届高中毕业生的邢福荫说,校友要回校探访严校长也同样需要预约,严校长在收到预约后,一定会以简短的书信回复校友他是否有空接见。

他也透露,很多校友都有寄贺年片给严校长的习惯,而严校长也一定会逐一回复,即使后来严校长移居香港,双方仍然不改这样的习惯。

认识严元章

维护教总被政府禁止入境

严元章于1909年出生于中国四会县,先后考获金陵士文学士、中山天学教育硕士、伦敦大学哲学博士。

他早年曾担任四会中学校长、广州国光中学教务主任、中山大学教育研究所研究员与研究院办公室主任、师范学院副教授兼管训部主任、南宁师范学院教授兼教务主任。

他于1949年获得英国文化协会的奖学金,到英国留学3年,并于1951年学成归来后,到马新重新投入教育工作。

在马新期间,他曾任槟城韩江中学教务主任、麻坡中华中学副校长、峇株巴辖华侨中学(华仁中学)校长、南洋大学教授兼文学院院长、学生福利委员会主席及教育学系主任。

此外,他曾担任教总教育顾问多年,后因维护教总而被马来亚政府禁止入境(禁令后于1993年获得解除)。

他于1965年转赴香港,在中文大学教育学院担任讲师,直到1970年才退休。1996年7月27日,他在香港逝世,终身未婚。

严元章与华仁中学

推行新制带来新景象

虽然严元章执掌峇株巴辖华仁中学只有短短的4年时间,而且那已是半个世纪前的事,但他对华中的影响却很深远。时至今日,华中仍有许多制度及活动保有严博士办学的影子。

华中是严博士第一次正式掌校的学校。当年,他以他的文章“梦境里的中学”为蓝图,大刀阔斧地推行了多项新制度,为华中带来一片新景象。

其中,作业展、助学贷金、爱校献金及荣誉考生制度等,都是严校长在掌校期间所首创,还有至今仍获校方保留的同乐会及课室布置比赛,它们都在每位华中人的心中留下无限美好的青春回忆。

此外,由于采用了透明化的优渥薪酬制度,华中当年吸引到不少良师前来执教,鼎盛的师资阵容令华中声名远播,除了本地学生,更吸引到许多外坡学生前来求学。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