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文化空间
分享到 : 

2018-10-14 19:32:24  1803084
【编采手记】陈缅壮·拍拍拍!
文化空间



剪剪剪!

我是编辑,今天不谈编版,要聊拍片、剪辑的事。

是啊,最近偶尔会“出外景”拍东西呢。

之前和几个同事才上几堂课,如今真的要个别实践了。【养生】版编辑芷桑已经领头为副刊披荆斩棘,摸清拍片途上会遇到的磨难,累积宝贵经验,并交出不错的片子了。

我呢,初次出外采访时,合作小伙伴是副刊最新的菜鸟记者慧贤(她刚过试用期,可喜可贺!),大家都笑说是菜鸟带菜菜鸟出门,果然状况连连:出门差点没带充电宝;好不容易试听小麦克风成功后不小心扯掉耳机插头,必须重来;摄录回来的几个片段竟沙沙声;也试过没带部份零件而无法好好收音。

也遇过一些有意思的人。印象最深的是到茨厂街做街访,一个站在书局外用火柴点手卷烟抽的文青:卷长发头上顶着画家帽,鼻梁则挂着圆框眼镜,白净脸上有秀气的胡须,浑身仙气。我忍不住趋前说你好我是星洲日报记者…………(我竟自称记者?!)“你是勉壮?”他劈头第一句竟叫出我名字。问他是否从我编的【读家】认识这名字,也得知是专栏作者光头佬跟他提起过我。简访后,我向他邀稿,说下次【读家】拍片会找他(此人何方神圣?片子出街了告诉你)。

辛苦是有点,出外景其实蛮好玩。但就如同记者,采访回来尚未完事,而是才刚开始,因为要写稿、要剪片啊,这是最伤脑筋。

主编俊麟“施压”要拍出高品质的“一条”、“二更”、“土炮”,我很听话,一个多星期来都还在剪着第“一条”片,每晚熬到“二更”(晚上9点半左右),就快要吐泡了。

目前难产的片子标题是〈坚韧之美:藤艺背后的故事〉。我共剪了两个版本,第二版本把原版的开头移到片尾,受访重点内容则挪前,毕竟网民没耐性啊(包括我),怎会等你娓娓道来?据说影片前3秒就定生死了(继续看,或一指滑过,从此相忘于江湖)。到底最终是哪个版本会在本月15日在脸书露面?我们也还不知道。

为了剪片大概重复看了几十遍的影片了吧,虽然变得有些麻木,但很多缺点是了然于心的,毕竟半路出家的拍片人嘛,眼高手低,功夫还不到家。

趁才刚开始拍片,还有热忱,就说几句大言不惭的话吧。老实说谁没发过导演梦?(好吧可能你想当影帝)现今做着类似“拍电影”

的东西,有时觉得像换了个人,在经历着不一样的世界,这感觉有点超现实。好吧不多说了,到时片烂别笑我。人家心灵脆弱。

编按:怕怕怕!艰艰艰!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陈缅壮(副刊【读家】编辑)·2018.10.14 2018-10-1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