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文化空间
分享到 : 

2018-12-04 19:47:13  1818612
【编采手记】梁慧颖·我的“命根子”
文化空间



出外采访有一样东西最怕忘了带,那就是录音笔。虽然只要有纸有笔还是一样可以做记录,但是当遇上很烧脑的访谈内容时,你会很感恩这世上有录音笔这种东西。

很久以前还在跑新闻时,曾经有不只一位前辈说过,做采访不宜太依赖录音笔。他们的理由是,采访工作分秒必争,各个媒体都在抢快,哪还有时间让你重听录音?除非受访者出了名说话不算数,或是讲话口齿不清,那么录音笔才需要派上用场。

不用录音笔的话,那么脑子一定要很清醒吧?我还真见过有一位资深前辈在采访重大的新闻发布会时,大部份时间都双手叉腰,偶尔才在笔记本上画一画。你以为他等下可死定了,但是发布会结束后,他是最快把新闻写好的一位,而且条理清晰一字不差。过程中不见他有使用录音笔,我这才知道原来当记者的最高境界,跟武侠小说的高手一样是“不滞于物”。

我的功力当然远远不及这位前辈,所以到现在依然很需要录音笔,而且比以前更依赖。副刊的采访和新闻的采访很不一样,副刊的采访往往是人物专访,常常一聊就超过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里,难保自己不会偶尔走神,或来不及把受访者的话抄下来,这时候录音就会变得很重要。

尤其如果遇到妙语如珠的受访者,为了不辜负他的金句,我更加需要重听录音,把他说的话逐字逐句誊写出来。

在做采访录音时,常常会遇到一种情况,即受访者要求“off record”,意思是暂停录音,因为他接下来将要透露一些不方便公开的内容。而这些被消音的内容,往往才是精华所在,但基于尊重受访者则只好自己听了就算。

录音其实是很简单的事,反正只要把录音笔递到受访者面前,然后按下录音键就行。相比之下,重听录音则是一件相当费神的事,很多时候那会变成一种自我检讨,检讨自己当时为什么会问那么愚蠢的问题,或为什么当时没有抓住话头继续问下去。有时听着听着,自己都会觉得很不好意思,不过也有一些情况,是访问的当下不太满意自己的表现,可是重听录音的时候,发现情况其实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糟糕。

加入副刊组以来,每一次的录音我都会存档起来,就当作记录也好,纪念也罢。如今虽然手机也可以录音,但我最爱用的还是录音笔。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文:梁慧颖(副刊【新教育】记者)·2018.12.04 2018-12-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