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1-31 16:13:43  2006010
张庆禄.从IPCMC谈政治意愿
风雨看潮生

多年前,政府计划要成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不过却因为面对阻力而退缩,束之高阁。


原以为IPCMC会落寞地瑟缩一隅,悄悄消失之际,希盟上台,重现生机。去年9月,首相马哈迪宣布设立IPCMC,而刚在周二出炉的国家反贪蓝图(2019-2023)亦倡议将执法机构廉正委员会转型成为IPCMC。


IPCMC从“受孕”到“难产”,再至“复活”的过程,揭橥政治意愿的重要性。有些事情,不是做不到,而是因为缺乏强烈的政治意愿,一旦面对阻力,就妥协让步,改革只能沦为轻盈的花言巧语。


阿都拉于2004年设立皇家委员会探讨改善警方表现,翌年,委员会提出125项建议,当中包括备受重视的IPCMC。


结果,有跟进新闻的人都知道了,警队强烈反弹,政府退一步海阔天空,IPCMC宣告“难产”。


阿都拉在2004年率领国阵创下最辉煌胜利,在219个国会议席中,赢得198席,几乎把在野党赶入穷巷。掌握如此雄厚政治资本的国阵政府,竟然无法促成IPCMC的诞生。


再看看希盟政府的实力。虽然希盟在509大选击败国阵,但也只赢得113个国会议席,即使加上亲希盟政党与议员的支持,也没达到国会三分二多数优势。这与阿都拉2004年的纪录,相差甚远。


然而吊诡的是,在政治上占据绝对优势的阿都拉政府无法落实的措施,希盟却能拍板进行。何解?


政治很复杂,原因不止一个,但当中肯定包括“缺乏强烈的政治意愿”。


任何对现有状况进行的变更都极可能招致反弹,政府或政治领袖必须清楚了解改变的必要,并拥有强烈与坚定的政治意愿来抵御反对声浪;否则大浪一卷过来,立场摇摆,意志动摇,就会轻言放弃。


马哈迪在2003年退位之前推动英语教数理政策,遭到如浪拍岸一波接一波的反对,但他却以烈火般的强烈政治意愿,强行推动政策。


可以说,强烈的政治意愿,是政府与政治领袖推动改变的先决条件。要反贪,没问题,政府可以办到,只要有强烈的政治意愿,并落实有效的措施;要走出种族政治的泥淖,当然能,只要政党坚定立场,不要因为一时的选票流失,就慌张地向种族主义屈服。


最关键的问题是,政府与政治领袖有没有这种强烈的政治意愿?


(星洲日报/风雨看潮生·作者:张庆禄·专题作者)


作者 : 张庆禄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1-3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