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周刊专题
分享到 : 

2019-02-10 12:00:00  2008556
单身10年,活得自在
周刊专题


刘慧英说,不要因为压力而放弃追求理想生活,需牢记本身的人生价值,也别为了迎合社会标准而改变。(图:星洲日报)



地球上虽有七十多亿人口,但要在茫茫人海中寻觅合适的另一半,并非一件易事,有的人终其一生,都找不到能够相伴到老的对象。


每个人对生命都有个别追求,爱情,甚至婚姻不一定是所有人的终点,只要认清自己的人生价值,社会标准也许仅是制约人们的枷锁。


“我单身应该有10年了吧,认真来看的话,曾有过两段恋情,在二十多岁和30岁出头时,每一段都大概维持了两三年,但最终无法开花结果。”


每段感情都是一次学习的经历,从过去恋情中,刘慧英发觉当时自己与伴侣缺乏沟通,老是认为对方应该理解她,无需把话说得如此明白,因为这样摩擦渐渐变多。


“其实回想起来,很多时候是自己没有真正向对方表达想法,喜欢跟不喜欢又模棱两可,希望他先来了解我,慢慢才理解原来这样行不通。分开当然觉得伤感,毕竟投入过感情,庆幸自己性格乐观,而且时间的确可以疗伤。”


而后日子,她将重心专注在事业上,“我非常热爱我的工作,加上真的很忙,通常早出晚归,就连假日也在工作中度过,根本没心思寻找另一半。”


她当时觉得自己尚年轻,应趁机冲刺事业,姻缘方面还有机会,不用着急。后来随着人生阶段的转变,她逐渐放慢步伐,一年多前转为从事自由业,但与此同时,寻找另一半的冲动亦随时间冲淡。


“爱情可遇不可求,可能有人会特别制造机会,来结识更多人,再从这群人里面挑选合适对象,但我没有这样做。”


她说,少女时代的自己,当然也曾渴望爱情,并抱有美好憧憬,“那时会有喜欢的学长,透过一些举动来吸引他的注意,还跟随他参加学会,不过又小心翼翼,担心被他发现。尽管对方可能不知道,却是甜美回忆。”


踏出社会后,生活反而变得务实,对爱情失去了美丽的幻想,与伴侣相处过程中,亦察觉原来男生跟女生的要求迥然不同,需要相互迁就和磨合。


“久而久之,突然觉得这种结束了一段感情、再重复的过程,对我来说有点困扰,因为那时我事业心确实很重,所以维持单身很久,不想有人干扰我的生活,单身10年一点都不惊讶。”


尝试改变自己,迎合别人



结束第二段恋情之后,她曾基于身边大部份女性朋友都已组织家庭,甚至有小孩,一度怀疑自己是否有不足之处,抑或过于忙碌,所以找不到另一半。


“虽然我的工作有接触不少人,但多数都已有家庭或另一半,我就想可能要改变,所有认识人的管道都去尝试,到最后也无成果。”


过后她再思考是否因外形导致,“朋友告诉我,可能因为我一直工作,造成给人印象强势,让一向短发的我,考虑要不要留长头发,又或者说话不要咄咄逼人,表现得温柔点。”


然而经过努力后,她感觉不舒服,“如果因为这样找不到,或别人不敢前来接触我,也就算了,这的确不是我,而且我还没遇到对象,就已经改变,这种心态好像也不对。”


仍在尝试阶段时,她还参考不少书籍,有建议说要想像理想对象,并列出择偶条件,那个人才会出现。但随着年龄渐长,她审视回过去所列出的条件,发觉其实并不重要。


“现在反而不需要列出择偶条件,当你选择别人的同时,人家也在选择你,要是遇到跟他在一起聊天很舒服,没有包袱的人,说不定就是合适对象。比起列出20个条件,可能永远不会遇到,更重视跟对方的相处和共同人生目标。”



刘慧英说,不要因为压力而放弃追求理想生活,需牢记本身的人生价值,也别为了迎合社会标准而改变。(图:星洲日报)




享受一个人逛街、旅行、吃饭



分手后初期,刘慧英曾经不适应过情人节,“当然会想起之前回忆,有一段时间尽量避免外出,因为可能前一两天起,在商场或走在路上,就看见一大堆鲜花,还有很多商品攻陷着你,而且那天到处都是人。”


不过时间久了,她已当成平常事,把情人节物品当作新年装饰看待,一如往常度过,不再逃避。对她来说,情人节其实是非常商业化的节日。


“我不懂男生在这天会不会特别有压力,虽然女生口里是说不要浪费钱,但心里难免有期许,加上处于科技时代,社交平台活跃,看见别人晒照片,而男朋友竟然什么都不做怎么可以。”


她认为,情人节或许是个好时机,给情侣共创甜蜜回忆,“当然有人会说,相爱的话,每天都是情人节,可是有时候时机要特意制造出来,两个人可以趁这天一起做些特别的事情,可能也是一年里较为甜蜜的时刻。”


目前一个人的生活,基本上早上完成工作后,下午若无下雨,便会带上狗狗到附近公园溜达,再到咖啡馆看书、喝茶,之后回家吃晚餐。


“我的生活规律,现在要重拾看书习惯。之前工作忙碌,爱好仿佛变得奢侈。当你一个人,尤其单身时候,看书很重要,无论是什么题材,都有助于提升自己。”


除此之外,她喜欢在晚上母亲休息后独自观赏电影,“不管任何题材我都看,尤其喜欢恐怖片。观赏电影期间能完全放空,我非常享受这样的独处时光,单身独处时要避免感到寂寞的方法是,做自己开心的事情。”


刘慧英从来不会因单独做任何事情,抑或到什么地方而不自在,从很久以前,就非常喜欢一个人到电影院看电影,但有些朋友却接受不到。


她个性随性,加上工作时间弹性,可能在商场出席活动后,不用回公司,就即兴看电影消磨时间,“其实也因为身边少了能够马上出来的朋友,干脆自己去,无需一个个朋友或在群组里问谁有空,早已习惯,也很享受,还会一个人吃饭、逛街、旅行等。”


刘慧英曾多次单独旅行,到过纽约、荷兰、胡志明市等地方。




刘慧英曾多次单独旅行,到过纽约、荷兰、胡志明市等地方。




刘慧英曾多次单独旅行,到过纽约、荷兰、胡志明市等地方。



独立自主,凡事靠自己



单身日子里,免不了遭遇长辈催促脱单的时候,“以前妈妈常问我,担心我因之前恋情留下阴影,不相信爱情。我每次给她同样答案,就说没有,想先专注事业,感情迟点再谈,她也慢慢淡忘这回事。”


但最近母亲再度提起,并换了一个方式问她,“她让我找个伴,我回答她好像不需要,她就紧张起来。老人家总是认为,有一个伴可以互相照顾,要是日后她不在了,还有人照料我,对于独立生活存有疑问。”


对刘慧英而言,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就算拥有不同关系,如亲人、恋人、同事等,但在每个人生阶段里遇到的问题,都要靠自己处理,无法凡事依赖别人,说自己独立并不是因为逞强。


“认清事实后,会发觉自己处理和解决问题是应该的,也不会对此感觉疲累,每个人本来就这样。我独自生活亦能照顾好自己,尽管我不是什么都懂,也不是生活万能,但总有办法解决,基本上许多问题都必须先自己处理。”


她发现亚洲社会里,女性单身承受的压力比男性还大,“男人还有黄金单身汉称呼,女人到了一定年纪却被赋予负面形容词。不过千万别因为这样放弃追求理想生活,要牢记本身的人生价值,也别为了迎合社会标准而改变。”


选择单身对她来说,是现阶段最舒服的生活方式,并不认同单身与寂寞划上等号,“别因此随便寻找对象凑合,寂寞其实是由内心恐惧或不安引起,与孤单不同。”


她认为,单身人士最重要懂得照料好自己和强大内心,并不是为了逞强。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很好,生活从来不是表现给别人看。他人可随意批评,但人生最终由自己负责。


“之前有一两年,身边有不少年轻朋友,因各种缘故离开人世,让我感触良多。人生不长,下一秒都不懂会发生什么事情,与其谈以后,不如把握现在,不用理会别人看法。”


她说,要是每个人平均寿命有80岁,她已过了一半,“其实不用活太久,有没有活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及过上有意义的生活更重要,我想每天过得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别人对于我单身的想法,我都不会听进去。”


相比起爱情,她觉得还有更多值得的事情可以去做,有爱情当然美好,因的确给人带来快乐,不过要是把它当成生命全部未免太可怕。


“爱情非常牵动个人情绪,若掌握不好,其实也无法精准掌握,情绪会每天被牵引,相当令人讨厌,一直受人影响,做任何事情,也要考虑对方感受。我的生活目标是free,不只是自由,还代表自在,不给任何东西牵绊着。”


对刘慧英而言,每个人都是独立个体,在不同人生阶段里遇到的问题,都要靠自己处理,无法凡事依赖别人。(图:星洲日报)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0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