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主页 > 星云
分享到 : 

2019-02-11 16:47:24  2008564
【书法与文】何国忠·吃茶去
星云

有的时候一事接一事,忙得很,无意中发现若在这时刻喝一口茶,可以让心情安定,将心灵上的尘埃清洗,茶与水的结合竟然如此美妙。


工作永远做不完,一盏茶的时间提醒身心平衡的重要。


我喜欢“一盏茶”的意境。“盏”,有人说是10分钟,也有人说14.4分钟,反正不长,没有超过15分钟。人不一定得把每一分每一秒捉得紧紧的,脚步稍微放慢,将时间这么一舍,最终发现原来是一得。即使只是品到片刻安宁,那是生活中不可缺的调剂,如此方可走得更远。凡尘中人,内心要洁净,不惹尘埃,就得需要时时勤拂拭。达不到六祖慧能“本来无一物”的境界,学其师兄神秀循序渐进的方式,可能是不错的选择。


但也不是天天都忙,有的时候还是有两三个小时的清闲时光,那时喝茶,开着音乐,偶尔也会看书,那是周六或周日下午,阳光猛烈,若有微雨更好,要不然就自开空调,兴致高时,也点了檀香,自己替自己制造风雅。在茶香中将自己密闭起来,将手机设置静音,不看脸书,不上网,不去听闻种种无关紧要的闲言杂语,没有急着要做的事,外面的世界跟自己毫无相干。这种悠闲和淡定,一个月总有机会享受二到三次。


我确实希望追求茶禅一味的境界,但一有“追求”这个概念,即知欲望尚存,表示离禅远矣。要消除我执却也不易,此刻喝茶心喜,而“心喜”又是从前不见,于我就将之视为境界稍有长进了。茶禅一味的追求过程中,的确让我觉得趣味无穷。从壶到杯,倒出来的是人间烟火的香气,也是惬意舒心的香气。


茶和禅紧密不可分


禅学史中有一个出名的公案。有两位僧人向赵州禅师问禅。赵州禅师问第一人,“以前来过吗?”那人回答:“没来过。”赵州禅师说:“吃茶去!”轮到第二位僧人,赵州禅师问了同一个问题:“你来过吗?”第二僧人说:“我曾经来过。”赵州禅师说:“吃茶去!”站在赵州禅师身边的监院忍不住嘀咕:“来过的让他吃茶去,未曾来过的也让他吃茶去,有何分别?”赵州禅师立刻叫了一声监院的名字,监院回应。赵州禅师对他说:“吃茶去!”


赵州禅师说“吃茶去”,背后完全是清澈的心境。“吃茶去”是极为平常的语言,无论是新人旧识,还是朝夕相处的后辈,他都以平常心对待。他说吃茶,因为心和茶没有差异,茶从来不会为了喝茶者的过往历史和沧桑经历而味道有别。


该喝茶时就喝茶。心一自在,茶立刻含着浓浓的情意和禅意。喝茶的过程中,亲切的内在热量在全身散发。茶在唇齿的刹那,心和味觉都更敏感,脑中不存谋虑,人就不执着于外界的繁华及纷争,会伤人的棱角也无影无踪,心灵的慰藉和清滑的口感成了第一需求。茶的恬雅和人之向往的淡泊是一致的,很多茶馆都挂了宁静致远的书画,用清幽的乐声相伴,说的其实是同一个故事。


“吃茶去”这段公案,我不只读了一次,也忍不住从中涉猎其他相关书物。张中行在《禅外说禅》中说赵州禅师虽没立宗,但名气大,“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赵州禅师说了3次“吃茶去”后,从唐代到现在,不断有人帮他分析其中内涵,茶和禅更加紧密不可分了。


每一年的大年初二或初三,我一个学生开车从家里往北回金宝工作时,会特意出白沙罗收费站到我住家。他迷普洱茶,送了不少茶叶给我。我喝茶不若他的讲究,虽也最喜普洱茶,却不痴于收藏。知识虽然有深浅之分,但喝茶更重要的是享受心如明镜,人我和睦,一边面对自己,一边面对志趣相投的朋友,外加冉冉檀香,谈话内容可以天南地北,也可以只笑,什么都不说。


茶滋润有缘之人,人因茶变得古朴高远,既然“吃茶去”这3字趣味无穷,这位学生下回开着他的丰田猎犬来我家时,必让他知道最近经常出现喝茶读禅的喜悦。


书法与文:何国忠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2-11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