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9-03-28 07:00:00  2029043
气候变迁·水源拉警报·护水刻不容缓
焦点


柔佛巴西古当金金河毒废料事件,导致数百人因吸入有毒气体送院治疗,111所学校被令停课,是我国前所未有的严重河流污染事件。

除了要揪出“毒河”主谋,大家是否也意识到保护水源的重要?若今天受污染的是我们的净水来源或集水区的河流,我们要面对的不只是大费周章清理河流,而是水源短缺的危机。

因此今年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地球一小时”的目标:“实现生物多样性公约(CBD)”,就是一项保护环境的呼吁,焦点区就是吉打州的乌鲁慕达森林,也是北马3州水供发源地。


报道:本刊 张露华

摄影:本报 卢彩霞


【马来西亚“地球一小时”10週年】



3月,有个特别的日子与时辰。在这一天,这一个小时全世界的标志性建筑物都会熄灯无光,全球也会有很多人在这个小时在黑暗中度过一小时,没错,说的就是“地球一小时”(Earth Hour)活动。

2007年在澳洲悉尼发起,2008年熄灯一小时的种子播种到全球35个国家,去年已经壮大至188个国家及地区参与。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是在2009年发动地球一小时活动,今年已经迈入10周年。

地球一小时是世界自然基金会应对全球气候变化所提出的一项倡议,希望大家在3月最后一个星期的星期六,晚上8时30分熄灯及关上不必要的耗电品一小时,以表明大家对气候变化的关注。

10年时间,有人会问,到底熄灯一小时有什么成果?全球暖化问题似乎没有得到改善,到底这项活动还有意义吗?

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表示,这项活动是一项醒觉运动,尽管无法收集到我国的耗电量有否减低,但在这项活动下,却推进了我国一些绿色政策的颁布。

当中包括两项成就,第一项是90万公顷的沙巴敦慕斯达化公园,在2016年宪报公布为我国最大的海洋保护区。世界自然基金会在这项为期10年的争取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也同时印证,地球一小时活动的象征意义并不仅限于每年关灯一小时,而是可以带来对气候变化的醒觉,从而化为行动。

第二项成就,就是吉打州政府去年宣布停止乌鲁慕达森林的伐木活动,以保护贯穿3州的慕达河水源,保障3州,即吉打、玻璃市及槟城人民的日常水源供应。这也是该基金会与其他非政府组织努力多年所取得的成果。

“地球一小时”活动踏入10周年新里程碑,世界自然基金会将2018-2020年的地球一小时活动目标制定为“实现生物多样性公约(CBD)”,帮助实现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以便人们了解生物多样性的价值和我们的地球现状,从而采取行动,以可持续性发展的方式生活,也促请企业与政府采取相应的行动。



实现生物多样性公约

在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丧失的双重威胁下,清洁的空气与澹水也亮起警报,过去的10年里,世界各地的人在“地球一小时”活动上聚集在一起,支持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世界自然基金会认为现在是时候让人们在这基础上创造一个更广阔的自然运动,推动“落实生物多样性公约”。

为什么把目标定在2020年?因为这一年是世界环境一些可持续发展政策工具的关键年份,也就是 “巴黎协定”、“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和“生物多样性公约”(CBD),这些工具将汇集并影响世界各国领导人就环境、气候和环境可持续发展作出关键决策,因此必须抓住机会,确保建立一个保护人民与环境的新政。

保护澹水生态系统,是今年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地球一小时”重点项目之一,焦点放在巴生河流域、吉打乌鲁慕达森林集水区及彭亨福隆港,目标是把这些地方在宪报上公布为保护区。

在“实现生物多样性公约”这一板块上,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2019地球一小时”开展了一项工作,旨在阻止马来西亚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丧失,特别是为了保护我们的澹水供应,提高意识并积极采取行动保护森林保护区。

其中乌鲁慕达森林是焦点区,希望通过“地球一小时”活动,提供人们对保护环境的意识,加强乌鲁慕达综合森林的保护,最终目标是把它颁布为州立公园。

为此,今年的“地球一小时”活动,将于本月30日晚上8时30分,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在槟城乔治市Gurney Paragon购物中心举行,届时将有尊巴舞和夜间瑜伽活动。同时,也会在吉打亚罗士打的阿曼中央购物中心举行夜跑。

同时,该基金会也有史以来首次设立平台,让个人、企业和组织分享他们“Connect2Earth”故事或地球一小时庆祝活动的详细信息,以收集大马人爱护地球的故事。

以上两项活动,可浏览wwf.org.my/earthhour了解详情。

【亲亲慕达河,再也经受不住伐木活动的糟蹋】

对北马不熟悉的人,或许并不知道乌鲁慕达森林的重要性,也不知道吉打州在去年颁布的全面停止在该森林进行伐木活动禁令的标杆性在哪里。为了这项禁令,州政府可能吃上官司,甚至要赔偿木材商几千万令吉。

在3个星期前,槟城州政府发出槟州水供警报,槟州面临厄尔尼诺旱季效应,若没有其他水源,槟州水供只能维持63天,呼吁人们节省用水。

而缺水的原因,就是源头在乌鲁慕达森林区的慕达河水位已经降低一半,使到亚依澹水坝水位减少三分之一。

这也就是为什么吉打州政府不惜赔钱也要停止这个森林保护区的伐木活动,因为乌鲁慕达森林集水区是北马3州的生命之水,除了吉打和槟城之外,玻璃市也是靠这个集水区供应淡水,无论是人或稻田都依赖这个水源,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诺丽詹马兹兰,是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保护大马半岛”计划主任。她说,这项计划是涵盖3个范畴,即确保大马半岛的森林、野生动物及澹水生态系统受到重视、保护及可持续管理,以保障人类与大自然的长期利益。

她表示,在吉打北部与泰国接壤的地方,有7个森林保护区(面积16万3000公顷),其中一个就是占地10万6000公顷的乌鲁慕达森林,州政府在去年10月宣布停止在这里所有伐木活动。

在这片森林保护区里,包括了2万7000公顷的水源区,而这个水源区是北马3州的水供命脉,除了吉打州之外,也是玻璃市及槟城的水源供应地,当中槟城水供80%都是来自慕达河,所以这个水源区是“动一发牵三州”。

除了淡水发源地之外,吉打也是我国的粮仓,稻米产量占了全国50%,州内75%的稻田都是引河水灌溉,所以这河流是人与农作物的生命之水。


在乌鲁慕达森林区内的柏鲁湖,是集水区之一,建造了柏鲁水坝,若集水区受到污染,也将影响北马3州的水源供应。

随着吉打州政府宣布禁止在乌鲁慕达森林进行伐木活动,对水源保护起着立杆性作用。(图片提供: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 Nur Fazrina)

诺丽詹表示,在上述7个森林里,建立了3个水坝,除了集水区列为保护区之外,进一步扩大森林保护区的面积,禁止伐木活动,也是保护水源的措施之一。

她解释,受伐木活动影响,慕达河的河水变得非常溷浊。虽然它不是一般的工业污染,但却因为清理林地导致泥土都流到河里,加上树木被砍伐后,雨水无法进入泥土,连带泥土也流进河里,使到河床变浅。

“这也会对水坝造成影响,因为水坝就是把河水过滤成为干净水,若河水夹带泥土流入水坝,泥土将会沉淀在水坝,无形中水坝的储水量也会减少,进而影响供水量,所以是环环相扣的关系。”

除了影响水源之外,她也提出大量树木被砍伐后所带来的环境影响,包括空气中的氧气水平降低及水生物生态受影响。

“当树木减少,生物排放的二氧化碳无法被吸收,进而导致全球暖化问题恶化。而森林、河流是各种野生生物的栖息地,森林逐渐减少,河流被污染,都会影响野生动物的生态。以乌鲁慕达森林来说吧,我们都知道东马有犀鸟,但在乌鲁慕达森林却有10种犀鸟,当森林不断消失,牠们的栖息地也将消失,因此保持森林就等于是保障生物多样性的存在。

原本是土木工程师的诺丽詹,在工作两年后,就辞职加入研究员行列,研究海洋保护工作,并在2009年加入大马世界自然基金会,全身投入大马半岛环境生态工作。

她表示,相较于其他州属,吉打没有其他天然资源,所以伐木税收是州政府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一旦减少了这项税收,肯定会影响州政府收入,必须寻找其他收入来源,而该基金会的任务之一,就是探讨如何从保护环境中寻找替代收入,确保可以持续发展森林生态系统。

“例如把它转变为州立公园,推动生态旅游,就是其中一个替代的收入来源,既可以保持生物多样性生态,也可以增加州政府收入。同时,也可以向中央政府要求拨款,或私人企业的企业社会责任计划,都是可行的方法。”

争取把乌鲁慕达列为森林保护区,是该组织努力十多年的成果,虽然迟至现在才成功,但诺丽詹觉得,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意味着州政府也意识到这是个重要水源区,若现在不保护,未来或会影响3州人民的水源供应与品质,希望接下来可以见到更多的森林被列为保护区,维护生物多样性环境。

她表示,今天的一小步(禁伐令),最终受惠的是人民,或许现在看不到开发森林所带来的影响,但我们现在讲求的绩效都是短期的,大量消耗资源,没有为将来设想。

加入基金会10年来,诺丽詹除了乐见更多国家参与地球一小时活动之外,也喜见大马在环境保护方面跨进一大步,如沙巴敦慕斯达化公园宪报公布为我国最大的海洋保护区、乌鲁慕达森林列为保护区,禁止伐木活动。

“第二个目标,是将西马半岛主干山脉蒂蒂旺沙山脉北部,即霹雳天勐莪柏林森林保护区(Belum-Temengor Forest Complex)列为研究、监督及巡逻区,以保护我国的受保护野生动物──马来亚虎。”

她表示,生活在西马半岛的马来亚虎,是受保护动物,然而猎杀是老虎当今最大的威胁,因此希望政府能将森林保护区列为研究森林,同时加强执法,避免老虎继续被猎杀。

第三个目标是扩大现有的登嘉楼士兆湿地公园范围,包括4条河流的流域都列为保护区,确保水源不会受污染。虽然登州政府去年5月已经宪报公布把士兆湿地列为保护区,但基金会希望可以扩大湿地面积,规划为不同保护区,甚至列为州立公园,保障湿地的动物多样性自然环境。

马来西亚世界自然基金会高级公关黄馨仪(左起)、诺丽詹及高级公关呼哈妮丝呼吁民众响应“2019地球一小时”活动。
作者 : 张露华(副刊记者)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3-28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