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7-07-04 15:46:00  1658658
知足 ‧ 〈死亡不留痕〉有感
星云

年初报名参加了“深耕文学创作课程2”。

我选择了散文这一堂课。这届的负责导师是方肯。时光飞逝,已过5个月,原来散文的写法不只是着重于叙述生活上的点点滴滴,在各方面都可以深入的去探究,用文字去把它给写出来。尤其是饮食散文这一块,方肯老师在课堂上做足了功夫,让我收获不少呢!

日前为了“深耕2”课业,我拜读了李忆莙在《凌花照影》一书里头,其中一篇名为〈死亡不留痕〉的篇章,它让我感触极深。文中主要是叙说了作者到西藏旅游时到过的其中一个景点————天葬所在地。作者是非常想亲眼目睹传说中的天葬仪式是如何进行的。但,最终作者还是选择到另一个景点参观色拉天葬台,原因是作者担心目睹天葬的仪式,会令她做噩梦。

文中提到的天葬仪式,为何西藏的人们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处理尸体,对我来说是蛮残忍的。读着读着,就让我想起了3年前爸爸因病入院,翌日就离开我们而去的那一幕,确实伤感起来。在爸爸离开前一晚,他还好好的,而且还吃了汤圆呢,代表团圆,代表平安健康。但,人生无常,爸爸还是扺不过死神的召唤,就在冬至的那一天,病情发作,赶紧入院,之后,爸爸就在医院与世长辞了。

当时的我哭成泪人,不能自已。虽已过3年,但,每每朋友触碰关于我爸爸的事情时,我还是会眼泪直流,就是走不出来。朋友要我面对自己,不要逃避,可是,我还是无法走出来,因为当天晚上,是我载着爸爸去诊所,接着一路上陪着他到医院。载着活生生的爸爸去诊所,翌日,却陪伴着冰冷的遗体回家。一路上,我只能哭,因为我还是无法忘记当天爸爸病情发作的那一幕,无法忘记爸爸已进入弥留状态时的情景。相信爸爸当天有好多话想对我们说,但,爸爸就是无法开口。我见了这样残忍的一幕,心里真的好痛,好痛。

感恩我不是生活在西藏地带,我怎么忍心让自己亲人的遗体放着,让成群的鹫鹰狂吃着爸爸的尸体呢?鹫鹰毫不留情地一丝一丝吃着尸体,骨头也会被砸碎喂鹰,不留下一点的痕迹,确实是死亡没有痕迹啊!你说,这不是很残忍吗?

文中,作者提及“人嘛早晚也是同一个结局。

身体无非是盛载生命之皮囊,怎样处理也不过是一个仪式罢了”,这句话确实没错,但,我不赞同用这样的方式进行,对往生者,对生者来说都是件痛苦,残忍的事。人已去,就该让他好好地离开,不必再被鹫鹰这样的折磨吧。

作者 : kychia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副刊 ‧ 文:知足(雪兰莪)‧ 2017.06.27 2017-07-04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