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09-19 12:34:54  1795095
刘惟诚·本质不变的新大马
纯粹诚见

虽然2018年还未结束,但我已经可以预想到,我国今年的年度汉字,不是“变”、“换”,就是“新”,而这当然,是由史无前例的第14届大选成绩,所引导出来的选择。我国目前朝野对调的政局,是大马自建国55年以来(甚至是马来亚独立61年以来)从未出现的情况,再加上新政府正在逐一推翻前朝所推行的各种政策,因此采纳“变”、“换”或“新”,都有革故鼎新、改朝换代的意思,与当前局势较为接近。

当然,我无意探讨年度汉字,因为距离2019年还有两个多月,不过既然说开了,我就联想到和这组汉字有关的传统时间观:天干地支。这个被简称为“干支”的时间观,对国内华社而言,是不陌生的,因为我们一年到头都在用的农历,就是按天干支地设计的干支历,而每逢新年时我们所关注的生肖运程,也是命理家用干支算出来的,相传由远古的轩辕黄帝,按天象以十天干(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所创立的天文纪法。

在传统历法中,天干和地支一般需相互配合,因此,在干支历中会有60个单位,以“甲子”为头、“癸亥”为终,按一单位一年的算法,按60年为“一甲子”循环,有着生生不息、周而复始的意义。由于干支历相对精确、文化底蕴深厚,所以在古时除了用来纪年、纪月、纪日、纪时,还可配合阴阳五行,对人事、天事进行占卜,推算事之和谐、兴衰、冲突及其生灭,古时民间甚至深信,世事在经过一甲子后必有变化,只是发生时间的快慢而已。

干支纪法的生灭、始终,也在《周易.系辞》中展现出来,这个因为易经六十四卦而广为现代人知的著作,以“吉凶悔吝者,生乎动者”几个字,说明世事没有永恒不变,只要有动就有变的道理,劝勉后世掌握当下。行文至此,我不禁联想起这个国家。

今年,是大马建国的第55周年,也是马来亚独立的第61周年,取两者平均的话则是58年,已临近干支纪法的60年一转,而刚好,我们就在这一年见证了史无前例的改变,国内政治版图自此洗牌。

当然,我不是要胡说瞎扯地讲大马变天是“甲子命数”,因为说了这么多干支和周易,我只想取其有始有终、有动必变的定律,来说明这个年轻的国家,所缺少的东西。始终,用作现代的语境,是有条理、坚定的意思,至于动变,在现代语境中则有活力、革新的意思,两者合一,则是国之制度坚定、官之治理有序、民之活力涌现,而这是一个循环,因为制度(国)影响治理,治理(官)影响产能,产能(民)影响竞争力(国)。

看回大马,尽管这里已出现政权替换,政治环境确实变得和以往有别,新政府也在尝试改变,让今年的国庆日和大马日拥有双重意义,多少有令人感到欣慰。然而,随着日子的向前推移,国人开始感受到国家并未导入想像中的正轨,反之,种族和宗教议题依旧、政治委任所引发的问题还是一箩筐、新政策缺乏引领民众展望的魄力、民意撕裂朝野支持者水火不容、生活压力越来越重、在朝的在野作风依旧,在野的在朝习性未改,令越来越多国人逐渐感觉焦虑。

显然,这是宗教引领政治、忽视民意咨询、民间监督素养低落等制度和惯例问题。

为官者依然按有问题的制度、惯例办事,所以就算是希盟,也越办越“国阵”,同样的,国人依旧执着于狭隘的种族利益、不愿提高自己的议政和监督素养,如此被动的政治思维,又怎能配得上你心中所期待的新大马呢?9月16日,我为满55岁的大马许了一个愿,期待这个国家能出现真正的改变,因为对我而言,现在的大马变的只是表象,其内里本质的动力不变。不动,怎变?

作者 : bslim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纯粹诚见·作者:刘惟诚·私立大学讲师·2018.09.19 2018-09-1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