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0-03 11:20:07  1799512
刘惟诚 ·急需结构性改革的旅游部
纯粹诚见

转眼间,我们迈入由希盟主政的“新大马”已有5个多月。在这些日子中,尽管希盟政府在执行和拟定政策的过程中,仍无可避免地犯下顾虑不周、仓促离地的错误,甚至偶尔还让人看到前朝的影子,但说句公道话,希盟各部门首长自上任以来,在管理和整顿自身部门所付出的努力和时间,还是令人有目共睹的。他们都在尽量尝试和履行自身职务,也一直在舆论的监督下调整部门讯息传递的效率,以期提高自身的行政效率,所以,给予些许鼓励还是必要的。

不过,在新内阁组成后的这几个月内,就有一个对我而言很重要,但却没有什么特别表现的政府部门,要不是刚巧听到有友人在讨论“各州学校假期分开放”一事,我甚至还忘记这个部门的存在。对,这就是旅游部。作为大马面向世界、促销旅游产品和引进外汇流入的旅游部,其在政治版图上虽属二线部门,但一直以来都是提升对外国誉、展现国之魅力的重要部门,为国内旅游和文化资产的管理机关,在促进无烟工业发展方面举足轻重。

然而,在新政府班底下,我不懂相关部门首长是否仍在摸索部门运作,因为相比其他部门,旅游部则显得更为寂静,既无显著的新政策,正副部长甚至极少出面,向大众和媒体交待该部的最新工作和决策动向。当然,要说完全没有动向,对旅游部是不公平的,因为该部副部长巴迪亚最近就难得地提出了“各州学校假期分开放”的建议。这项建议在教育界和旅游界都掀起了议论,部份论者觉得提议正面,一些则感觉这主意有点怪,总之就是褒贬参半。

该部会有如此建议,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若各州学校假期不一,可分散国内出游人口,让本地旅游景点常年有如假期般的人潮,可说是用心良苦,但我并不觉得,这是旅游部在现阶段应该想出来的“点子”。这点子比较像是在找教育部的麻烦,而且牵涉过于广泛,必须事倍功半,不过这并不是重点,因为这项建议除了显得旅游部缺乏决策创意,更突显相关部门的首长花了近半年的时间,仍搞不清楚自己所能扮演的角色和职责,令人无法从旅游部中感受到新政府的新景象。

政府在节流方面虽有想法,但在开源方面却显得束手无策。然而,一个国家内的旅游资产和资源向来是一道现成的开源之途,因此世界各国无不积极发展无烟工业。而在我国,谁掌握着这方面的资产和资源?当然是旅游部。我国拥有丰富、多面的旅游资源是众所周知的,这些属于全民的资产只要获得适当管理,再加上旅游部的有效行政和业者的配合,这个领域绝对有机会为我国开拓更大、更直接的财源,也能够很大程度地舒缓国库的财务压力。

然而,作为这个领域的先锋,旅游部因为缺乏创意、结构臃肿,导致行政效率低下,再加上闭门造车的决策模式,其一直来备受业者批评。我不懂旅游部高层是否因为这些行政缺陷,而忽略了该部能为国家财政扮演开源的角色,但有一件事是可以肯定的,就是旅游部这些长年累积下来的行政缺陷,是让我国旅游资源无法有效发挥潜力的根源,进而导致我国在旅游资源创新方面逐渐落后,在本区域先别说跟泰国竞争,就连后起之秀的印尼、越南,也已开始将我们抛离。

对我而言,旅游部与其提出一些莫名其妙、事倍功半的建议,不如先跟交通部学习,先对内部的行政缺陷展开两大结构性改革:其一,旅游部内部架构复杂,旅游局、促进局、海外局,外部还有游理会、旅游参赞、旅游大使,如此臃肿的行政架构务必重组整合;其二,修订不合时宜的1992年旅游业法令,借此调整不合理的导游机制、加强对业者的监督与维护消费者权益,减低本地旅游业的各种弊病。旅游部只有优先处理这两道结构性缺陷,才能让人感觉到该部应有的新景象。

作者 : yslee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纯粹诚见·作者:刘惟诚·私立大学讲师·2018.10.03 2018-10-0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