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0-13 09:44:05  1802554
何俐萍·残校,教育心头刺
绵里藏心

教育部长马智礼日前谈到明年的教育预算会着重在修缮学校的基设及翻新学校,并提及在解决残旧学校课题上,今年已超越维修10%残旧学校的目标,期望明年可达致维修50%残旧学校的目标。

马智礼的期许却遭到砂教育、科学及工艺研究部长拿督斯里麦哥玛因呛声,更直言马智礼的期望根本是妄想!我对麦哥玛因公开打脸马智礼不感兴趣,那不过是政治过招,跟人民的切身利益有何相干?

根据掌握的资料,砂拉越有1020所学校被列为残旧学校,单凭这数目是无法想像问题有多严重。然而,全砂共有1457所中小学,意味相等于70%的学校被列为残旧学校,问题严重的程度在对比之下,一览无疑。

全国有近3000所学校被鉴定是残旧学校,砂拉越就占了三分之一,比例之高以及问题存在更不是三五年的事,为何至今才获正视,令人不解,更难以接受。教育部对残旧学校的评估大致分为3大类,其一是校龄超过50年,70%建筑物损坏,被鉴定为无法再维修,重建是唯一的途径;另两个类别则以50%损坏及25%破损程度作为区别。

在砂拉越1020所的残旧学校,有415所学校的损坏程度是达致无法维修的地步,也即是说,砂拉越有28.4%的学校必须重建。再往深一层探讨,这些必须重建的学校皆有超过50年的历史,意即在砂拉越参组大马的初期,甚至更早的时期已存在。岁月的风霜侵蚀学校的结构,让一所学校从最初的巍然挺立,逐渐褪去新貌,换上的不是新妆而是叫人感慨又伤感的残旧容颜。

若说,华小因为不属于全津贴学校,无论是重建或维修,除了小部份依靠政府拨款,很大程度还需仰赖华社发挥添砖加瓦的精神而使重建或维修工作走在坑坷的路上;但从残旧学校的数目占了全砂总数的70%来看,未能及时获维修以及重建的学校也已包括获政府全额辅助的国小和国中。如此,问题究竟是出在拨款不足以应付工程所需,还是政府对教育的拨款,尤其是关乎学校的硬体设施方面根本未到位,而无论是哪一环节出现纰漏,教育部都有失责之嫌,而原本该以照顾人民为最大福祉的政府,更是愧对人民的托付。

教育是立国之本,华人更世代传诵“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名言,但从残旧学校课题已折射出,政府根本无法给师生提供一个最基本得是安全舒适的上课和教学环境,一些残旧学校凄凉的辛酸史诉说起来唯恐还堪比老祖宗的缠脚布,这是处理不了,干脆采取视而不见的下下策吗?砂拉越北部一所名为弄勿中华学校的微型学校,一栋有超过50年历史的木制校舍因被白蚁蛀蚀而成危楼,两年前更发生时任校长赖昭恬因误踏被白蚁蛀成空心的地板导致大腿陷入破洞而瘀青受伤。这则新闻当时哄动全国,触目惊心的白蚁腐蚀地板的照片还刊登在全国版的封面,但讽刺的是,残校的苦境早已随时间的流逝从大众的视线中淡出,但弄勿中华学校的师生迄今因申请手续的繁琐及耗时把地契从农耕地转为教育用途,加上建设经费不足,迄今仍冒险继续使用危楼。因危楼已不宜再长久使用,董事部冒着教育部批准动工的批文尚未到手的风险,毅然决定先动工兴建。试问,全部又有多少所残旧学校的董事部,敢于如弄勿中华学校的董事部,以师生的利益至上,果断作决定?

马智礼数月前曾到砂拉越数所残旧学校视察,他较后更形容每想到残旧学校的情况便会忍不住想落泪。我真心希望,这不会只是马智礼的一时感触,而是会常常想起、念起,把解决残旧学校的窘境挂在心上再设法付诸行动,若能如此,将是全马师生的福音。至于砂拉越政府,撇开教育权还在联邦的手上的争议,比起已暂被搁置的轻快铁计划,以及准备开跑的氢动巴士,解决砂拉越在教育基施的匮乏,不显得更重要吗?

作者 : gkheng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绵里藏心.文:何俐萍.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2018‧10‧13 2018-10-13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