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1-07 19:30:12  1810191
郑丁贤 ·谁搬走了乳酪?
非常常识

乳酪之一
希盟的高教贷款(PTPTN)承诺跳票,无法兑现让4000令吉以下收入者延迟偿还贷款。

财政部长林冠英说,刘特佐是罪魁祸首。

“如果刘特佐没有偷走500亿令吉,我们肯定能够履行承诺。”

唔,有什么问题,都是刘特佐的错,推给他就好了。

这个答案,把问题简单化了;这种态度,也不能协助解决大马面对的问题。

我不是说刘特佐没有错。我和大家一样,相信他偷走了国库很多的钱,我希望警方逮捕他,让法庭将他判罪,然后要他把钱还回来。

但是,一事归一事,希盟政府面对问题,不能老是拍拍屁股,说一切都是刘特佐,以及纳吉的错。

大家还记得经典的财经寓言故事《谁搬走了我的乳酪?》(Who Moved My Cheese?)吗?

两只小老鼠和两个小矮人在迷宫里,找到一大片现成的乳酪,大家幸福的享用。

不久之后,乳酪突然被搬走了。

小老鼠快手快脚,跟随乳酪碎末,找新的乳酪去了。小矮人留在失去乳酪的地点,自怨自哀,怪罪别人偷走了乳酪。

小老鼠很快找到新的乳酪,小矮人不思进取,差点饿死。

回到PTPTN高教贷款。它真正的问题,不在于刘特佐,而在于贷款者的态度,以及政府的政策。

因为拖欠贷款,旧的贷款收不回来,新的贷款就很难发出去;高教贷款基金成为一个大黑洞,政府继续投入资金,也无法填补。

首相马哈迪亲口说过,PTPTN的债务,还多过1MDB的债务。

而希盟竞选宣言,承诺收入4000令吉以下者不必偿还PTPTN,间接鼓励更多人不还钱。而希盟许多领袖之前发表无须偿还PTPTN的政治宣传,也让很多人存侥幸心理,以为希盟上台就可以豁免偿还。

这是民粹政治的后遗症,鼓励年轻知识分子坐享其成,占他人便宜,不需要负责任。

当然,真正低收入的贷款者,无能力摊还,另当别论。

高教贷款已经是一个无以为继的运作模式,即使有办法捉来刘特佐,让他把钱吐出来,也不可能长期维持高教贷款的资金流失。

不要像小矮人般推诿过失,要学小老鼠主动去解决问题。

乳酪之二
2019年财政预算案,拨出1200万令吉给独中,华社叫好。

但是,拨给拉曼大学学院的数目,是550万令吉。而国阵年代,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额,从3000万令吉到6000万令吉。

是不是乳酪被搬走了?

目前还有争议。

马华总会长魏家祥说,拨款的确只有550万令吉。

而有人解释说,550万令吉只是发展拨款,其余的行政拨款,政府还未宣布。

希望林财长可以出声,说明确切的数目。

拉大和优大,是马华带领创建,然而,它们招收的学生,并没有限定来自马华党员家庭,学生入学时,也没有被要求宣誓效忠马华。

它所栽培的学生,是华社和国家的资产;特别是很多中低收入的华人家庭的孩子们,他们的最佳升学管道往往是收费低,素质高的拉大和优大。

拉大和优大,不应该被政治化,成为换了政府之后的牺牲品。

更何况,人们都知道,尽管源自马华,但拉大和优大的学生和讲师,十之八九都是希盟的支持者。

希望不要搬走华社和国家的乳酪。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Who moved my cheese?

作者 : yslee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非常常识‧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1.07 2018-11-07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