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广告

分享到 : 

2018-11-09 12:10:21  1810806
郑丁贤 ·公正党诡异的关键时刻
非常常识

公正党的党选,进入最后的关键时刻,也来到最诡异的时刻。

阿兹敏和拉菲兹的决战就在明天(11月10日),而砂拉越是最后一个投票的州属;砂拉越的票一开出来,可以决定谁是公正党署理主席。

而砂州中部一个偏远,人口稀少的地区──如楼(Julau),或许将决定阿兹敏和拉菲兹的命运。

如楼虽小,但是,这里有1万3549个公正党员。这1万多票,比重太高。

想想看,公正党竞选如火如荼在全马打了一个多月,阿兹敏和拉菲兹是肉搏战;最近的统计,阿兹敏只领先3321票。

如果1万多票投给拉菲兹,那么,拉菲兹即刻翻盘,赢得署理主席位子。

这是很可能的事。如楼的公正党,掌控在年轻华人孙伟瑄手中;而孙伟瑄已经表态支持拉菲兹。

几个月前,孙伟瑄甚至不是公正党员。

孙伟瑄的父亲孙志桦曾经是砂州人民党(之前是国阵成员党,目前是执政的砂拉越政党联盟之一员)的党要,后来父子退出人民党,成立了砂州工人党。

砂工人党在2013年大选全军覆没,孙伟瑄在今年大选卷土重来,结果以独立人士身份,中选如楼国会议员。

之后,他加入公正党。那是5月12日的事。

一个公正党新人,一手控制1万多党员票,显得突兀。

而如楼的1万3000多公正党员,也让人惊奇。

如楼总人口大约3万多人,大部份是伊班人,参杂小部份福州籍贯的华人。扣除未成年人口,当地几乎人人都是公正党员,应该可以列入世界最多单一政党党员的健力士纪录了!

砂拉越公正党共有29个区部,党员是5万3000人。古晋市区人口这么多,公正党区部成立这么久,党员也还不到600人。

即使和全国比较,如楼党员的人数,是异数,也不寻常。

更不可思议的是,根据记录,其中近1万3000千人,是同一天,也就是6月27日加入公正党。

阿兹敏派系当然怀疑,也很不满,向党中央检举,也向反贪会报案。

党中央表明这些党员是经过合法程序加入公正党,而且符合投票资格。

而反贪会介入调查,向孙伟瑄问话,以及调查一些党员的真实性。他们之中,一些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公正党党员,一些甚至还是其它政党的党员。

如楼党员资格问题尚未尘埃落定,投票结果也将产生争议。

公正党主席旺姐在敏感时刻,前往如楼访问,也引起揣测。旺姐被指支持拉菲兹,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她以副首相身份访问如楼,被认为是在关键时刻为拉菲兹撑腰。

公正党党选从第一天起,就出现种种争议。从丢椅子的群众事件,到电子投票发生状况,以至一些地区的选举被取消,必须重新投票。

看来,最后的结果,不会让各方信服。这个选举,不会结束公正党的内部份歧,相反的,或是一个党争的开始。

作者 : yslee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非常常识‧作者:郑丁贤‧《星洲日报》副执行总编辑·2018.11.09 2018-11-09


广告

其他新闻
广告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最多评论

广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评论